三好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王者天下 > 分卷阅读24
    了!本姑娘都低声下气在向你告白了,你好歹也表示些什麼吧?问到最后大乔有种被耍的感觉。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孙权脸颊上出现两粒小小的酒窝,他一生的恒心都在等待月亮正眼凝望著他的爱情,如今他想说的也就只有那句:大乔,我对你,从来就没有改变过。

    你不但是在我的圈圈里,而且是圈圈中,唯一的圆心。

    *********

    结果在大乔的告白后,孙权离开江东的时间被推迟,因为他的行李,还多了一个大乔。

    这一日风和日丽,大乔神神秘秘地想带孙权去一个地方,前者一脸兴奋,后者一脸无奈。

    大乔,说好了今天要偷偷启程,万一耽搁时间回去碰上周瑜他们,很烦耶!孙权抗议地道。

    权,这件事情很重要,一定要在离开江东前完成啦。大乔的手拉著权不放,很坚持。

    突然,孙权紧急停步,把大乔往后一拉靠在自己身上,用嘴型道:有人跟踪。

    大乔看懂权的唇语,同样也不出声音:谁?

    你留在原地,我揪他出来。孙权用这种没有声音的沟通方式,打算给跟踪的人迎头痛击。

    大乔很配合,软软地依偎在孙权怀里,就在孙权手上烬狼焰往跟踪者躲藏的地方挥去,一声惨叫同时把两人吓得分开。

    妈呀!孙权!你武功是这样用的喔?

    那你电灯泡是这样当的吗?孙权看见陈武狼狈地从草丛里滚出,下巴一抬,不屑地道。

    你跟著我们干嘛?大乔庆幸刚才没和权做出什麼太亲密的事情。

    我没地方可以去阿……陈武双手一摊,故做可怜状。

    你可以回你的司马家阿,我说过我不会去当那什麼司马朗,你死心吧你。孙权一心想把这烦人的家伙赶走。

    不管你想当阿猫还是阿狗,我都只认你一个主子阿。有一种形容词叫做白目,陈武大概就是最贴切的例子吧。

    第38章

    ……看在陈武忠心耿耿的份上,孙权的火气上来又下去,用手指著陈武说道:你,去帮公瑾的忙,他要你做什麼就做什麼,办不到就给我滚。

    是!陈武右手五指整齐地放在额际,双脚并拢应道。

    大乔,我们走。不想再多说废话,孙权解决掉一个麻烦精后,心情大好。

    大乔偷偷朝陈武扮了个鬼脸,再度拉著孙权去她口说所说重要的地方。

    十年前,大乔、孙策、孙权三人把自己的心愿写下,放在瓶中,埋在一棵大树底下,沧海桑田,往事就如过眼云烟,十年的时间并不算短,但也不很长。也许人都会随著年龄的增长而有所改变,但是有些人、有些事,却是十年如一日的永恒。

    大乔,你带我来这里干嘛?回忆涌现,孙权有些感慨地道。

    哪,你看。大乔亮出掌心的东西,赫然是孙策送他的戒指,也就是孙权为了找它跳下海导致失聪的玩意儿。

    孙权满腹疑惑,不懂大乔为什麼要挑这个时间、这个地点拿出这样东西。

    大乔朝孙权笑了笑,解释道:我要把这枚戒指,和十年前的心愿,一起埋葬在这里。把我十年来对阿策的感情都埋葬在这棵树下,做一个焕然一新的自己。

    大乔的言外之意再清楚不过,孙权感动地握住大乔的双手,澎湃的情绪一时无法平息。直到此刻,他才能完完全全肯定,眼前这个女人是真的爱著自己。

    拿出早就藏好的吉他,拨弄了几个单音,大乔笑得灿烂,说道:权,我说过要唱歌给你听的,对吧?

    嗯。轻轻应了一声,孙权享受地听著大乔的歌声。

    ---你是天使是英雄---

    夏日虫鸣时候的夜风

    有一种忽远忽近的朦胧

    鹊桥载著我的心跳怦怦

    思念早已向你靠拢

    冬日落雪时候的冰冻

    有一种沧海桑田的匆匆

    白霜映著我的脸庞微红

    眷恋早已与你相逢

    你是天使是英雄

    是我陶醉缠绵的美梦

    你灿烂的笑容能融化所有忧愁

    你是天使是英雄

    是我珍藏呵护的悸动

    紧握双手一辈子享受你的别扭

    最后一个音符结束,大乔一字一顿地说道:有人说,相爱容易相处难,权,也许我们的相爱从这一刻才开始,但在过去相处了十个年头的岁月里,我们都没有错过彼此。

    一曲唱毕,孙权把脸凑向大乔,两个人间的距离连心跳都能听清楚,大乔害羞地不敢看著权深邃的眼睛,目光飘移的转来转去。

    大乔,没有人告诉你,这种时候不要分心吗?坏心地轻吐一句,孙权吻上了大乔的唇。

    这是一个真正的吻,孙权霸道却又温柔地汲取大乔的芳香,小心翼翼地品尝这个让他等了十年,痛了十年,爱了十年的女人。

    发觉大乔呼吸有些急促,孙权退了开来,打算让她稍微喘口气,再继续完成这个深吻,大乔脸色红晕,两只细白地双手却诚实地紧紧抱住权的身体。

    好事多磨用在权乔的身上实在是恰如其分,sian的声音偏偏响起,孙权有些尴尬的看了大乔一眼,烦躁地接起来吼道:我不是说了不要来烦我吗?

    二少爷,此事,非同小可。虽然早就习惯孙权的喜怒无常,不过周瑜接通后还是吓了一跳,有点怀疑他是不是打扰到了二少爷的好事?

    有屁快放!孙权不耐烦地皱眉。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周瑜长话短说。

    修带来的消息,如果孙权当真撒手不管,放任孙坚的野心增长,银时空的秩序将会崩坏,回归到初始的荒芜。

    孙权消化了周瑜带来的内容后,为难地看了大乔一眼,他真的很想任性地远走高飞,不管任何事情,但是周瑜说的后果,让他不敢冒险。

    大乔将孙权的双手握住,放在自己胸前,笑道:权,不论你到哪里、要做什麼,都有我。

    是的,永远在一起的感情对我们来说都太过遥远,但是,握住你的手,却是眼前最简单的幸福。

    大树上嫩绿的枝芽带来春的暖意,尚未完成的吻,还在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