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好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王者天下 > 分卷阅读21
    直以为陈武是孙坚的暗棋,可如今情势却又不像,还有他的身世到底有什麼秘密?

    孙坚老头,你这话可就不对了。真要说司马家的余孽,应该是你可爱的养子,孙权吧?陈武自己笑得灿烂,往场上随便一抛,就是一颗震撼弹。

    你少胡说八道!孙坚否认。

    孙权征住,从孙坚的反应看来陈武说的话并不假,他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要冷静,向陈武问道:把话说清楚一点。

    是!陈武对孙权倒是毕恭毕敬,开始解释道:我先自我介绍,我的名字叫做陈武,陈武的陈,陈武的武,出生的目的就是为了司马家的大少爷。想到我命运多舛、可歌可泣、曲折离奇的一生阿……

    说重点!孙权不耐地打断陈武的废话,怒道。

    呃……是。发现孙权杀人的目光,陈武吞了口口水,续道:总之呢,司马家的长老们会为每一位即将出世的少爷培养一名影卫,让他们从小就一起长大训练默契、信任感,而我就是大少爷的心腹。孙权,你的原名叫做司马朗,字伯达,是我陈武宣示一生效忠的人。

    这一套独特的影卫系统是司马家独创,培训的过程由司马家长老负责,一旦影卫训练完毕,其展示忠诚的对象就只有一人,就算主子的命令与司马家利益有所冲突,也必须绝对服从。

    你有什麼证据?孙权的态度比想像中还要冷静,只是淡淡地问道。

    证据?陈武想了想,说道:没有。

    孙权碰上陈武实在很难不发脾气,扯开嗓门吼道:你有完没完阿?

    第33章

    陈武颈子一缩,指著孙坚道:我还要去问问长老们才知道有没有证据嘛!事情发生的时候你才三岁,我才六岁,谁会记得阿?你要知道真相,不如去问问孙坚老头。

    孙权顺著陈武手指的方向,看向孙坚。

    孙坚在重重包围下不见惊慌,悠悠地道: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又怎样?我养了仲谋近二十年,他早就是我孙坚的儿子了。孙坚暗笑陈武搞不清处状况,以为凭这点关系就能诱拐仲谋叛变,却不知道仲谋早就发现自己并不是他孙坚亲生的儿子,还不是在刚才允诺会为他打天下?

    等等,那为什麼之前那个陈武自称自己是司马家的,还想要杀权?不知道何时偷偷溜回来的大乔问道,之前假陈武在礼堂暗杀权的事情她是最清楚的人。

    那当然是因为,大少爷失踪后,我们一直到近几年才确定他人还活著,而且变成了孙家二少。司马家的二少爷自然不希望这个横空出世的大哥回来争夺大权,所以才会派人假冒我的名讳,打算除之后快。陈武解释道。

    所以,我真的是司马家的人?孙权听陈武的话信了七八成,但寻问的对象却是孙坚,同时悄悄把大乔挪到自己的保护范围内。

    还不止呢,孙坚老头,你当初为了把大少爷带走还做了什麼丧尽天良的事要不要一并说说阿?陈武打蛇上棍,仗著自己带来的兵力有恃无恐。

    孙坚脸色终於有些不自然地道:那不叫丧尽天良,那叫替天行道!

    孙权疑惑的目光飘向孙坚,等待他解释。

    十七年前,叔叔建议我收养一个司马家的小孩做养子,所以我就找上了司马家的当家司马防,没想到他的夫人第一胎就生下一对双胞胎,司马家的长老深信是受到了上天的诅咒才会生下双胞胎,决议在那对双胞胎三岁时,由他们的母亲亲手结束其中一个孩子的生命来祭天,请求神的原谅。我没有想到在银……在这里也有这麼荒谬的事,所以我杀了在场的长老,还有双胞胎的母亲。可惜的是,司马防竟然不在,否则我连他也一起杀了!知道就算他不说陈武也会说,孙坚说起这件事,出奇地和仇恨又该如何计算?

    如今孙家的战力几乎全部用在跟曹操作战,仅留下少数的破虏部队在本家待命,而且因为刘备暂接益州高校的校长,孙坚前两日才派兵驻扎在益州与江东的边界,此时此刻正是孙家防御最弱的时候。孙家外围司马家的袭击者全神戒备,只要孙权一声令下就动手毁了孙家。

    孙权不知在想什麼神情竟有些恍惚,出神的站在原地不发一语,孙坚不是坐以待毙之人,时机稍纵即逝这道理是他的座右铭,就在这一瞬间,他一个闪身,近乎偷袭地想当场杀了孙权。

    却没想到有一道身影比他更快一步,挡在孙权前面,是大乔!

    第34章

    大乔早就死死盯著孙坚,深怕他一个暴起伤害孙权,结果当真被她料中,知道自己功力过浅敌不过孙坚的掌力,大乔没有多余的时间思考,毫不犹豫地用自己的身体护住孙权,终於有一次,是自己能够为权做点什麼了。

    大乔!等孙权回神,只剩下满腔的悔恨,他都没说要找孙坚报仇,为什麼对方养了他近二十年,却一点也不懂他?

    周瑜!就在那电光火石的刹那,又是一道斜影闪身而过,替大乔承受孙坚的攻击。

    周瑜口中鲜血狂喷,身后的大乔和孙权急忙扶住他,就连甘宁和阿蒙也是一个箭步将周瑜护在身后,陈武一抬手,所有手持武器的司马家精锐扣下扳机,眼看一场混战就要开始了……

    孙权确定周瑜暂时无碍后,被刚刚那一幕吓出一身冷汗,想到捱这掌的要是大乔,那肯定是当场香消玉殒。他挺直身子,缓缓地走向孙坚,在与他距离三不后,停下,喊道:陈武!

    孙坚偷袭不成,暗忖情势不对,一时之间却也无计可施。

    孙权命令道:带著你的手下,撤离孙家。

    阿?陈武掏了掏耳朵,以为自己听错。

    还有,把公瑾带下去疗伤,要是他有半分差错,我唯你是问。孙权再补上一句。

    不是吧?我的大少爷,你开什麼玩笑?不趁这个时候动手,等以后你想宰了孙坚就没这麼好的机会啦。陈武出言提醒,深怕孙权的脑子在孙坚的教导下出了问题。

    这点,我比你还要更清楚。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