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好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王者天下 > 分卷阅读19
    。

    如果父亲答不出来,就请恕仲谋,无法从命。孙权说著就要切断连讯,区区破虏部队想要留下他,恐怕不是那麼简单。

    慢著。孙坚急忙阻止,一开口就是残酷的恫吓:你可以不要回来,但是你有办法永远陪在乔玮身边,随时保护她的安全吗?

    什麼意思?不敢相信孙坚竟然用大乔的安危威胁自己,孙权问道。

    仲谋,做父亲的等不到自己的儿子回家,自然会想尽办法把儿子流连在外的原因找出,然后铲除祸害,不是吗?孙坚说完,随即关掉sian不给孙权抗议的机会。

    你!孙权一股怒意往上冲,正要发作却转念一想:万一惹恼孙坚,依他狠心、过份的作风,一定会找大乔麻烦,眼下大乔又不知所踪,我还是暂且回去,静观其变吧。

    也该是把这一切做个了断的时候了。

    好,我跟你们回去。孙权点头,毫不反抗地在孙坚派来的手下包围中,再次回到孙家。

    *孙坚房*

    知道我为什麼找你回来吗?孙坚挥退了手下,房间内只剩下孙权一个人和自己。

    孙权显然不愿意再与孙坚说话,闭口不语。

    我要你成为王者,掌握这片天下。孙坚不介意孙权的态度,自言自语地解释道。

    也许我真的能成为一个王者,但却是一个傀儡般的王者,真正掌握这片天下的,是父亲您。孙权总算开口,但一出口就是忤逆之言。

    看来,你对我的成见很深哪。孙坚难得的好脾气,没有发火。

    伯符已经走了,现在我与你重新做个约定如何?你为我取得天下,我就不干涉你和乔玮之间的事,你要和谁在一起,我绝不再插手。

    想替您卖命、效力的人多的是,又何必非我不可?沈默半晌,孙权提出他的质疑。

    你不答应?

    枉费您还是将我养育长大的人,难道不知道,我、最、讨、厌、被、威、胁。孙权露出倔强的笑容,看著孙坚脸色一变有一种报复的快感。

    你答应过我好几次不再伤害大乔,却一次又一次的食言,要我怎麼相信你说的话是真的?

    我若真要杀那个女人,你连一点阻止我的机会都没有。

    哼。

    不相信是吧?我说,乔玮现在应该是跟著陈武去找替你治病的药吧?

    孙权吃了一惊,省悟道:陈武是你的人?

    孙坚不答,把手下喊进房内,命令道:二少爷累了,送他回房休息。在孙权被押走前,又道:刚才的提议,你好好考虑。

    第3o章

    孙权被困在自己的书房中,静静看著有点熟悉又陌生的地方。

    没有想到连陈武都是孙坚的人,看来这场仗还没开打,他就已经输的一塌糊涂,现在既被限制了行动自由,连sian也没办法对外联系,他到底该不该答应孙坚的条件?虽然一旦答应了,就是身陷万劫不复之地的处境,可是他真的能拿大乔的性命来反抗孙坚吗?

    有些烦躁地抓了抓头,孙权内心深处很不争气的服输,他知道,他会答应的。

    心一动,孙权感到寂静的空间突然插进不寻常的气流,原本关的死紧的门被悄悄地打开,他惊讶地望著出现的人影,喊道:阿香?

    孙尚香手一指,嘘了一声,轻声地道:二哥,我是来救你出去的。

    孙权读出来的唇语,看到二哥两个字,自嘲地笑道:我跟本不是你二哥,那天你应该听的很清楚吧?

    孙尚香皱眉,自己好不容易找到机会摸进来,怎麼孙权一开口还是这麼惹人厌。

    孙仲谋!说你聪明你有时候怎麼这麼笨?孙尚香暂时忘记紧张,指著孙权的脑袋骂道。

    我笨?我看你才笨吧!为了一个不相关的外人,犯的著跟疼爱你的父亲作对?孙权近几日一直被骂笨,真不知道是骂他的人有问题,还是他真的有问题?

    还说你不笨?不相关的人?你和我,怎麼会是不相关的人?孙尚香说到你和我,还重重地往自己和孙权身上一指。

    你就这麼在乎那个亲不亲生的问题,在乎到可以忘记过去将近二十年的岁月里,你和这个家的感情?

    我没有忘记。孙权气势刹时弱了下来,无奈地道:可是我不能假装自己没有听到,继续欺骗自己父亲做的一切都是为我好!

    那是老爸那个臭老头的问题,你干嘛扯到我身上?

    我哪有?

    你哪没有?你说,你还认不认我这个妹妹?孙尚香把握难得可以把二哥压著骂的机会。

    孙权伸手往孙尚香脸上一捏,笑道:阿香,你愿意当我的妹妹,我当然求之不得阿。

    阿香听见孙权这样说,探手往他头上一摸,想看他有没有发烧,却被孙权一手拦下,只见对方笑得灿烂:有一个自愿被我欺负的妹妹,我怎麼会拒绝呢?

    捏脸、捏鼻子,架住阿香闹著玩,孙权好怀念以前和妹妹吵吵闹闹的日子。

    孙尚香嘟嘴道:就知道你不可能这麼好心。

    笑了一阵,孙权想起正事,放下与阿香打闹的喜悦,正色道:阿香,你还是别搅和进这场我和父亲的战争吧,我会自己解决。

    可是……孙尚香害怕自己的爸爸伤害二哥,也怕二哥从此与孙坚为敌,她的挣扎、矛盾促使她想偷偷放走孙权。

    放心啦,我会有办法的,嗯?知道也许是最后一次能和阿香和平相处,孙权放软语气哄道。

    嗯。孙尚香点头,选择再相信一次这老是嘴硬心软的二哥。

    阿香听了孙权的话,又悄悄退出二哥的房间,门口躺著被她放倒的两个守卫,她瞄了一眼,打算偷偷离去,下楼梯时好死不死地碰上孙坚。

    老爸。孙尚香觉得自己真够倒楣。

    阿香阿,见过你二哥了?孙坚心知肚明地问道。

    点点头,孙尚香不知道该怎麼开口,她也知道这次并不是单纯的家人间争吵,怯怯的问道:老爸,你跟二哥……?

    阿香,我要你去益州看看那刘备到底是在搞什麼鬼?孙坚显然不愿意谈起孙权的事情。

    老爸!你想故意调走我干嘛?是不是想伤害二哥!孙尚香对孙坚的态度非常生气。

    你误会了。难道你认为我就真的这麼狠心,舍得伤害自己养了近二十年的儿子?就算仲谋不是我亲生的,也是我养大的,我怎麼可能去害他?孙坚安抚著阿香。

    那你干嘛把二哥软禁在房里?

    你以前跷家的时候被逮回来,不也被我下令关在房里好好反省吗?阿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