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好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王者天下 > 分卷阅读18
    ,清啜一口才道:陈武人呢?

    到外面去收拾了。大乔答道。

    孙权又是一口将茶喝了一半,笑道:大乔,这是什麼茶,还蛮香的。

    大乔耸肩,说道:我也不知道,陈武拿给我的。

    孙权呛了一下,差点没把茶喷出来,问道:他给的东西有没有问题阿?

    应该不会吧?我看他的样子不像是对我们有恶意。脑袋往旁边一歪,大乔想了想之后回答。

    孙权无奈,从位子上站起道:大乔,不是每个坏人脸上都写著我是坏……

    权!孙权一句话没说完,忽然倒下,大乔向前伸手扶住孙权软倒的身子,大喊道:陈武!快进来帮忙!

    陈武不知道何时半倚在门边,冷眼地袖手旁观,听见大乔的呼唤声,竟冷冷地道:没想到这招还挺有用的嘛!孙权对你给的东西,还真是一点怀疑都没有呢。

    第28章

    你搞什麼东西!大乔努力撑起孙权的重量,想让他躺的舒服一点。

    喂喂!我是好心帮你耶,不这样做你一辈子都别想去找什麼灵雪草。陈武不服气地咧咧叫。

    大乔恍然大悟,还是不放心地道:你给权下了什麼药?

    只是一点安神茶而已啦,等他睡一觉起来,明天我们就走远罗。朝大乔露出灿烂的笑容,陈武很得意放倒孙权这件事。

    把权一个人留在这里,安全吗?觉得陈武说的也有几分道理,大乔换了个问题。

    拜托,这里偏僻的鸡不拉屎鸟不生蛋,还有什麼好不安全的?陈武怪叫道。

    ……大乔无言。

    陈武,你说反了。安顿好孙权,大乔对陈武翻了翻白眼,才道:那我们就赶紧走吧?

    你确定你想清楚了吗?这可不是闹著玩的喔,雪山的路况非常不稳,要是出了什麼意外,死在那里都有可能。陈武试探性地问道。

    洁白、松软的雪,是最美丽的致命杀手,再加上狂风与严酷的寒冷,这将会是一趟玩命的旅程。

    我确定我要跟你去,而且我相信,我一定可以的!大乔没有低估此趟的风险,但是却义无反顾。

    陈武点点头,把早就准备好的行囊往身后一背,走了几步却忽然停下来,害大乔差点就撞上。

    你干什麼?大乔吓了一跳,拳头举起。

    你干嘛跟孙权一样动不动就揍人哪?我是想到你要不要给他留张字条什麼的,免得他一醒来还以为……是我拐走他老婆。

    大乔听到陈武用老婆这个词,有些不自在地道:你别乱说话,我们还不是。不过,这样也好,你等我一下。

    大乔转身进了屋内,瞥见孙权熟睡的脸庞,温柔的笑道:权,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恢复听力的。然后,我要亲口告诉你,我对你的感情。

    在得知孙权失聪的原因后,大乔才惊觉到这个男人有多爱她,而且爱的是多麼辛苦,她不能再犹豫不决,既享受权对他的好,却暧昧的不予回应。

    提笔在纸上交代了自己的去向,大乔像是忽然想到什麼,又耽搁了一些时候,等到终於写完才把纸条塞进孙权的手心,有点心虚的看了眼在门外等候的陈武,趁著对方不注意,偷偷地吻上孙权的唇。

    很轻很轻的一个吻,大乔自己笑了笑,偷香窃玉虽然不适合用在权身上,可是她在心里坦承,权的味道真的很好。不同於醒著的权,沈睡的孙权看起来温驯许多,吻起来的感觉,很乾净、很舒服,有一种独特的温暖。没有多余的时光再蹉跎,大乔抿了抿嘴唇,看了权最后一眼才舍得离去。

    *隔日清晨*

    孙权揉了揉眼,他好像很久没有睡的这麼安稳,刚醒来的他有些迷糊,忽然发现右手的掌心多了什麼,摊开一看,是大乔的字迹:权,能够为你冒险,对我来说也是一种幸福。请你不要为我担心,耐心等候我回来。底下这首歌,是我们再见时,我将为你唱的。我相信那时你一定可以亲耳听见,我的声音。

    ---你是天使是英雄---

    夏日虫鸣时候的夜风

    有一种忽远忽近的朦胧

    鹊桥载著我的心跳怦怦

    思念早已向你靠拢

    冬日落雪时候的冰冻

    有一种沧海桑田的匆匆

    白霜映著我的脸庞微红

    眷恋早已与你相逢

    你是天使是英雄

    是我陶醉缠绵的美梦

    你灿烂的笑容能融化所有忧愁

    你是天使是英雄

    是我珍藏呵护的悸动

    紧握双手一辈子享受你的别扭

    大乔,你实在是……无法去形容此刻的感受,孙权摇了摇头,细细地读著字条上的词,一遍又一遍。

    第29章

    孙权有些失落地收好大乔的字条,不是完全明白大乔歌词写著的是什麼意思,但是连下药这种事都做出来了,他清楚大乔心意坚决,要去找为他治病的药引。

    孙权脱离了孙家后,一时间竟不知该何去何从,随性走出陈武的屋子,漫无目的地乱走一通。

    唉,生长在极寒的高山吗?我还是往北方走,去碰碰运气吧。印象中陈武好像是这麼说的,孙权想到。

    一个人走了大约七日,知道正值战乱时期,孙权大都走的是荒郊野外、人烟稀少的小路,但就在第七日他发现遇到了阻拦,原本该是荒僻的小径上,竟出现一组手持武器的人马,大约有十来人,他扫了一眼后,停下脚步任由来人将自己团团包围住。

    二少爷,孙总校长请您回家。带头的男子道。

    孙权不屑地瞥了他一眼,才道:这种请法,是他的意思?分明就是请君不成就之毙了的阵仗。

    孙总校长担心您孤身一人在外的安危,特地派遣我们保护二少爷回去。

    孙权看见他们仍称他为二少爷,心下有几分了然,知道自己在孙坚眼里还有利用价值,所以就算他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世,孙坚也不打算放过他了。

    我要是不愿意回去,你们能拿我怎样?出言挑衅,孙权笑道。

    带头的男子还来不及答话,孙权手上的sian已经响起,孙权以为是大乔打来报平安的急忙接起,没想到却是孙坚。

    孙坚的影像说道:仲谋阿,我知道那天你在门外听见了我和你叔公的谈话,但有什麼话回家再说,为父不能没有你这个儿子阿。

    ……父亲。犹豫半晌,还是开口唤了声父亲,孙权眼神有著明显的拒绝:有些事情,你我都心知肚明,若你能给我个为你继续卖命理由,我就回去。

    ……孙坚沈默,像是不知道该怎麼回答这看似简单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