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好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王者天下 > 分卷阅读16
    到我长大了,自以为懂事了,以为父亲对我的狠心,只是对作为一个君临天下的王者所施加的磨练,结果我还是错了。

    原来在射箭比赛那天,用鼓声操控靶出现的时机,是他早就算计好让我输给刘备的方式;原来他告诉阿香我失聪的事情,也只是一种把阿香留下来的手段而已。

    大乔,你知道吗?

    原来我,什麼都不是。

    我不是孙权,不是父亲眼中的仲谋,也不是你眼里的权,我只是一个棋子,而且是一颗悲哀的棋子,这样的我,凭什麼作主宰世界的太阳?凭什麼许江东父老一个未来?

    大乔?惊觉背后的衣衫似乎湿了一片,孙权狐疑地开口问道:你……哭了?

    废话!

    孙权终於转过身,看见大乔红红的眼眶,红红的鼻头,睫毛上还闪著几颗晶莹的泪珠,他以拇指拭去大乔的泪水,无奈地道:你哭什麼。

    我哭你这个大傻瓜!

    别哭了。结果最该伤心的人反过来安慰别人。

    我就是要哭!大乔啜泣声不断,还有空闲回嘴。

    大乔。孙权的声音带上几分宠溺和哀求。

    你这个傻瓜、笨蛋、蠢死了!大乔一口气骂了孙权三次。

    孙仲谋,你为什麼什麼苦都要一个人默默吞下,不肯和旁人分担呢?大乔骂人火力全开,但是泪水也如瀑布般倾泄不止。

    你不是孙坚的儿子又怎麼样?你还是你阿!

    难道没有孙坚这个父亲,你就一无所有了吗?难道孙伯父养育你这麼多年,你对他一点感情都没有吗?

    就算如此,你不要忘了,你还有我阿!

    大乔霹雳啪啦一连串,总算肯喘口气歇歇,她自己粗鲁地擦乾眼泪,红肿的双眼瞪著孙权。

    大乔……望著眼前为了他眼泪鼻涕直流的女人,孙权觉得自己的心好像没有痛的时间。

    呵。自从听见孙坚亲口说出自己不是他亲生儿子后,先是强忍著悲痛悄然离开孙家,然后自暴自弃一个人躲了起来孤独地品尝锥心之苦,没想到大乔骂他几句,所有的难过和不甘竟然都瞬间烟消云散了。

    笑,你笑什麼啦!控制好力道的一拳打在孙权胸口,却被对方反手抓住。

    大乔,谢谢你。我知道,你是故意骂我,想要骂醒我的,我想,只要有你在身后,我就有面对未来的勇气。

    大乔象徵性地挣了挣,发现挣脱不了孙权的魔掌,也就放弃了,只是嗔道:你这个傻瓜、笨蛋、蠢死了。

    同样的一句话,说出来却是不同的风景,气氛甜腻的让人舍不得打坏,夕阳西下,残红的余辉染红了两个人的背影,原来安静也是一种沟通的方式。

    偏偏就有不识相的人硬是要闯入:没想到堂堂一方江东霸主,竟然和一个女人打情骂俏,忘我到连有人接近都不知道?。穿著一袭黑色衣衫、黑色长裤的男子出现,朝孙、乔两人讪笑道。

    你是谁?孙权将大乔往身后一塞,警戒地看著对方。我?来人指著自己的鼻子,一脸不正经的灿笑。

    第25章

    我叫陈武。

    放屁,陈武早就死在我的手下了。孙权斥道。

    那个不中用的家伙,死了也好。冒著我陈武的名讳,净干一些蠢事。自称是陈武的男子笑道。

    你才是真正的陈武?大乔在孙权的身后问道。

    没错。陈武露出洁白的牙齿,朝大乔痞痞一笑。

    孙权不知道为什麼看见陈武的笑容就觉刺眼,二话不说运起烬狼焰一掌轰了过去。陈武的反应倒也算快,眼见孙权神色不善,早就留神戒备,藉著腰力一弹险险避过孙权的攻击。

    喂!孙权,你没有必要用这麼热情的方式和我打招呼吧?

    热情是吧?我还有更热情的你要不要试试看?说到抬杠,孙家二少可是从小就和古灵精怪的妹妹练就一嘴好功夫。

    不必了,不必了,我对你们真的没有恶意阿。夸张的挥著双手,陈武又再往后退了几步。

    司马家的东西还会有什麼善意不成?睥睨著陈武,孙权摆明不信。

    谁说我是司马家的东西?陈武大声反驳。

    你不是吗?这回换成大乔发问。

    我当然不是,我是人哪,怎麼会是东西?陈武说的理直气壮。

    孙权眼见这家伙不三不四的态度,这样下去讲个三天三夜也讲不出个所以然,他的耐性既然都用去等大乔了,对其他人等当然是没有什麼好脸色可以给,他沉著脸不发一语,烬狼焰的架势已经蓄势待发,就等陈武再吐出一句废话,马上让他死在自己掌下。

    陈武当然不是笨蛋,知道孙权果真如同资料上的没耐性,收敛了玩世不恭的脸皮,正色道:其实呢,我来找你是想治好你的失聪。

    怎知此话一出,孙权煞气更重,要不是大乔适时扯了他一下。恐怕陈武早已死无葬身之地。知道他失聪这件事的人竟然越来越多了,看来原先混进孙家的假陈武,和这个自称自己是真的陈武,也脱不了关系。

    权。大乔摇摇头,示意孙权把话听完。

    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先给你看一样东西。陈武说罢伸出手,掌心有两颗火红色的药丸滴溜溜地转动。

    这是……这是公瑾昨天早上给我的东西。你怎麼会有?

    因为这东西,是我布的局,让他得到的,我知道他一定会把这转到你手上让你服下。

    说到这里,陈武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他想向孙权表示他有能力治好孙权失聪的耳朵,就看他肯不肯接受了。

    你,为何要帮我?孙权自然之道陈武用意,但他得问清楚原因。秘密。看到孙权态度有些动摇,杀人的气焰也收了不少,陈武又回复之前的不正经。

    孙权似乎早就料到是这种答案,冷哼一声,说道:你想治,我就一定要给你治吗?

    阿?陈武嘴巴张的大大的,脸上写满错愕。没想到这孙权的脾气还真是难以捉摸……

    孙权懒得再搭理来路不明的陈武,拉著大乔想要离开,刚走了两步却被拉住。

    权,试试看嘛?大乔劝道。

    大乔,那个陈武也不知道从哪蹦出来的,他说对我们没有恶意,你就相信吗?

    我不相信。

    那你还……

    但是我更不愿意放弃任何可以治好你失聪的机会。大乔抢在孙权发问前先说出自己的决心。

    更多担心的理由都还没说出口,在大乔坚持的目光下,孙权也只有妥协。

    相视而笑的两人都没有多余的空闲去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