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好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王者天下 > 分卷阅读15
    小倩,发生什麼事情,不要急慢慢说。周瑜安抚地劝道。

    阿香刚刚打sian给我,说孙权、孙权……小乔话没说完,大乔紧张地抓著妹妹问道:权怎样了?

    孙权失踪了,下落不明。

    姊!小乔喊了一声,扶助大乔因为晕眩而摇晃的身子。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先是阿策,然后又是权,权---大乔嘶声喊道,挣脱小乔的搀扶,冲了出去。

    小乔原本扶著大乔的手抓了个空,原本想跟著追出去,却被周瑜拦了下来,周瑜整理了混乱的思绪,喊了阿蒙进来吩咐他追随大乔暗中保护,随即向小乔道:小倩,我必须立刻回孙家一趟了解情况,你能送我回去吗?

    小乔点头,周瑜冷静的态度让她也平静下来,说道:我在这边等我姊回来,你先去吧。

    话说冲出营地的大乔,先是无头苍蝇般地乱闯一阵,她活了十几年第一次发现自己也有为孙策以外的男人担心过的时候。

    权,你绝对不能有事。大乔在河边停下脚步,用冰凉的溪水想要清醒一点。

    她不该这麼鲁莽地冲出来,要找到孙权就一定要先搞清楚状况,他是在什麼时候失踪的?在哪里失踪的?失踪前发生了什麼事?

    对,我先回去找妹问清楚,再让她用微风阵阵送我去找权。洗了一把脸后,大乔混乱的情绪清晰许多。

    大乔迈开了步伐,循著原路回去。

    从小乔那里得知最新的消息,孙权在到孙家后和孙坚谈过话,然后就离奇地消失了。

    孙家方圆十里都没有任何挣扎、打斗过的痕迹,所以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孙权被敌人悄悄潜入抓走了,而且这敌人强大到权跟本无法抗衡,才会连挣扎的迹象都没有,二是权自己躲了起来。

    但是为什麼呢?

    大乔想不透,如果是前者,是谁要对权不利?如果是后者,依权这麼倔强的个性,躲起来这种弱者才有的行为他是打死不肯做的。

    除非,事情真的让坚强的权,无法承受。

    原本想要打sian试图联络权,不过却是关机没有讯号,妹,送我去东吴书院吧。大乔沈思半晌,开口打破死寂的气氛。

    姊,送你去是没问题,可是那个孙总校长……小乔担心孙坚对姊姊的敌意,而且现在又没有孙权护著她。

    没有关系的,我不怕。以前的大乔,因为有孙权在所以不怕,现在的大乔,因为孙权不在了,所以更不能怕,她还要找到权,还要亲口骂骂敢让她这麼担心的权。

    小乔了解姊姊的坚持,只道:那你一定要小心。

    给了妹妹一个坚定的眼神,大乔的身影消失在微风阵阵中。

    在还没改制成东吴书院前,江东高校有几处偏僻的场所,是小时候大乔、孙策和孙权,会偶尔躲起来嬉闹的地方,大乔不知道为什麼就是感觉孙权会在那边,於是碰碰运气潜入校园找过一个又一个地方。

    为了与曹操开战,学校已经全面停课,偌大的建筑空荡荡,半个人影都没有,明明该是充满年轻笑声的地方,如今死气沈沈,安静的连呼吸声都分外清楚。

    权?大乔终於在一颗大树下,看见似乎是孙权的身影。

    树荫被风摇晃,连同孙权的背影都有点颤抖,大乔慢慢地靠了过去。

    走开!穷凶恶极的声音吼声来自树荫下的男子,大乔吃了一惊,权是不会对她乱发脾气的,她停顿了一下,背对著阳光,犹豫片刻还是朝著大树缓缓走近。

    第24章

    随著身后大乔的影子越来越靠近,孙权吼道:我叫你不要过来!痛苦的声音,清楚透著难过。

    权,你怎麼了?终於确定是孙权,大乔跟本听不进他的拒绝,快步奔过去。

    原本跪坐在树下的孙权倏地站起,还是不肯转身对著大乔,只道:烦死了,你让我安静一下好不好?

    大乔错愕地停住脚步,印象中,孙权从未拒绝过她的靠近。就连失聪的时候,权也只是淡淡地说:我闭上眼睛的时候,只有你能靠近。

    而现在,权到底是怎麼了?

    从鼻中哼了口气,大乔大声怒道:孙仲谋,我知道你现在听的懂我在讲什麼,你敢凶我?你敢对我发脾气?我就是要接近你!说罢,大乔从孙权背后抱住他,让他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大乔双手圈在孙权腰际,再道:怎样!不喜欢你可以推开阿!

    在某些方面来说,乔玮的个性和孙权也有重叠在一起的地方,就好比说,倔强。

    根据大乔事后的说法,她当时其实害怕孙权真的推开她,所以她的手搂的死紧不肯放开。

    孙权料不到大乔会这样做,可是他得承认这招很有用,他舍不得,推开大乔的手。

    大乔,我真不想让你看到,我现在的样子。

    权,我们从小就一起长大,你还有什麼样子是我没看过的?大乔想让气氛变的轻松一点。

    我,不叫孙权。

    大乔只觉这句话没头没脑、莫名其妙,她扳过孙权的身子,强迫他面向自己,担心地道:到底发生什麼事了?你快说阿。你这个样子,一点都不像我所认识的孙仲谋!

    孙权低著头,再度转过去用背对著大乔,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道:我本来就不是孙仲谋。

    大乔不解,问道:什麼叫作不是孙仲谋?

    我……孙权不知道该不该把心里的秘密说出。

    权,我不是因为好奇才问你的,我是因为关心你。如果你不愿意说,那就算了。老是没什麼耐心的权,最讨厌别人说话吞吞吐吐,所以他也严格要求自己,说话要简洁俐落,看到怪里怪气的孙权,大乔不是生气,只是难过。她郁闷的想起以前的岁月,总是孙权在替她分忧解劳,而她在权有危难时,为什麼连分担心事的资格都没有?

    大乔,如果你愿意听,我当然愿意说。最见不得大乔伤心,孙权的态度骤然软化。

    好,我愿意听,你说吧。大乔重新燃起了希望,狡黠的眨了眨眼。

    我听见父亲……不,听见孙坚在书房说,我不是他的亲生儿子。孙权缓缓地开口说道。

    其实他不仅仅听见这句话,他还隐约听见叔公对著孙坚说:如果让仲谋知道他的身份,他还会对你忠心耿耿吗?

    大乔没有出声,只是又搂住孙权,企图将自己的疼惜用最原始的方法表达。

    小时候,我一直以为父亲对我的严厉,是为了让我比别人更优秀。

    所以,在大哥和阿香因为一件新玩具而开心的时候,我只能在一旁重复的练武。

    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