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好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王者天下 > 分卷阅读11
    ,别来妨碍我处理事情ok?孙权皱著眉头,一心想把阿香赶出去。

    臭二哥,我好心想来帮你忙,你怎麼还是这麼机车。

    帮忙?你能帮什麼忙?终於将注意力放在妹妹身上,孙权满脸的不屑。

    二哥,你可不要小看我喔,虽然我很讨厌那些打阿杀阿什麼的,可是说到聪明才智,我可是一点都不输给周瑜喔。孙尚香指著自己的脑袋,显的非常有自信。

    你到底是哪根筋不对了?你以前不是对这种事情最反感的吗?

    既然,我都决定要留下来了,而且大哥不在,你又那麼辛苦,身为孙家的女儿,我当然想要帮忙阿!孙尚香满脸你很笨的回道。

    孙权楞了楞,冷漠地道:不必,我不需要你的帮忙。

    孙尚香气结,抬出了压箱宝道:你不让我帮,好。那我去找老爸,说不定到时候你还管不著我呢!

    不用白费心机了,父亲一定不会答应你。孙权连假装紧张都欠奉,只是淡淡地道。

    你怎麼知道?孙尚香不太服气,不想承认被二哥肯定的口气说服。

    因为,双手沾满血腥的人,我一个就够了。孙权平静地道。

    眼看孙尚香还想再说,孙权抬起一掌示意对方安静,以难得和煦的口气道:阿香,我知道你一直很重视这个家,不过你真的,不用勉强自己去做一些你跟本就很讨厌的事。

    孙尚香有些动容,沈默半晌终於让步,灵活的双眼眨了眨,有些苦涩的笑道:好,我听你的。但是二哥,你又何尝不是在勉强自己呢?

    孙尚香的声音低低的,却如同在平静的湖面扔下一颗石子,让孙权心中泛起一阵涟漪,他久久都说不出话来。

    他很想回嘴道:我哪有勉强自己?可是这句话却哽在喉中,说不出口。

    孙仲谋!你的眉头越皱越紧了,小心老了变丑没人要啦!孙尚香抵不过尴尬的气氛,还是露出了爱与二哥斗嘴的本性,红了红脸夺门而出。

    却差点撞倒在门外正要找孙权商量事情的周瑜。

    大小姐?周瑜头上冒著问号,看见同样满脸尴尬的孙权。

    进来吧。敛去方才忍俊不住的笑意,孙权换上公事公办的冷硬口气。

    二少爷,公瑾来是要与您讨论,与曹操开战的事情。周瑜也进入工作狂的状态,敬业地报告。

    第18章

    一触即发的窒息感,弥漫在江东的山水间。

    曹操的军事能力虽然令人刮目相看,但是曹家军大多长年生长在北方,对水上作战比较不擅长,如果这次兵戎相见的场地是在水上,对我孙家的地利将大大增加。周瑜经过多方面的计算与考量,作出最后的决定。

    孙权当时点头同意,周瑜的分析很有道理。

    滚滚的长江水流冲击散落的礁石,都要与我一起分担吗?

    小倩,战场上刀剑无眼,很危险。

    我有保护自己的能力。小乔用不容置疑地口吻答道。

    可是……周瑜还待反驳,却被孙权栏了下来:小乔,你要跟著公瑾去打仗,那就跟吧,但是现在我们在开会,你在这边罗哩八唆的,很烦。

    哦……那就这样了喔,我、我走了。小乔结实吓了一跳,孙权一句话就让周瑜没有反对的余地,她关上门微笑离去。

    二少爷,你为什麼要答应让小倩去?周瑜十分不满孙权的插手。

    难道,你把小乔一个人留在江东,就会比较安全吗?淡淡地瞥了周瑜一眼,孙权道。

    周瑜没有办法给肯定的答案,於是,事情就这麼定下来了。

    其实孙权的想法很简单,他还记得大乔曾经说:如果你再敢伤害我妹或是东汉书院的任何一个人,我一定跟你拼命。

    大乔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他都没有忘记过呢,包括最后一通sian。

    大乔从小呢,就喜欢喊他作权,这个字让他感觉到有一分亲昵感,所以他不许别人这样喊他,权是专属於大乔的。如果大乔生气,而且是只针对他的生气,就会把权改成孙仲谋,虽然他不常惹大乔生气,但是看见大乔气呼呼地喊出孙仲谋三字,对他来说也是别有一番滋味。

    可是大乔最后对他的呼唤,却是孙权。

    完完全全的充满距离,就好似两个人没有半分交情,只是初次见面的陌生人,孙权征征地发呆,知道自己不该在这麼紧绷的气氛儿女情长。

    二少爷,前方斥侯回报,在我军左翼有大约五万兵力似乎鬼鬼祟祟接近,目前看不出来来者是何人。周瑜掀开主帐,告诉孙权最新的军情。

    区区五万兵力,就想来进犯我军,未免将我江东瞧小了。孙权白了白眼,说道。

    二少爷打算如何处置?周瑜问道。

    公瑾,就由你带领仲王部队出兵,将敌军一举歼灭。孙权思考不到半秒,立即作出决定。

    是,公瑾领命。

    *当夜*

    天色一暗下来,就是孙权最矛盾的时候。

    他讨厌夜晚,却又同时喜欢著夜晚。

    自从失聪后,他只能用双眼去读唇语,那是他与外界仅存的沟通方式,但是黑暗却会让这个能力大打折扣,可是他又很喜欢夜色,因为在一片墨黑色的天际,有一轮淡淡月晕的光芒,俯瞰大地。

    也只有在这时,月才不会偏心於任何角落,只是那样高高地存在著,温柔地映出脚下人们的脸庞。

    突然营帐外,一阵骚动,他可以感到人来人往的惊惶与恐惧,风的气流溢满不安。

    怎麼回事?孙权揭开帐幕,问正气喘呼呼冲过来的小乔。

    敌人、偷袭。

    哼。孙权咬牙,倒不怎麼意外。

    怎麼办?瑾他白天才带走大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