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好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神谱 > 分卷阅读16
    体越有益,因为雪莲的作用是治疗,越是冰的地方,雪莲的功效越得以发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这是我在冰牢里得来的经验,在冰牢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我的伤势愈合的很快,虽然在外面三师兄也为我找了很多珍贵药材,但明显没有在冰牢时的效果好。当然,若给我在选择一次,愿意蹲在冰牢还是愿意三师兄将我带出来,那我愿意三师兄将我带出来,因为如果继续登在冰牢,我无法保护我的孩子。起先我不明白为什么灵帝与晶后为什么一定要我的孩子死去?后来听三师兄说,因为在天灵上山孕育出来的孩子定会天赋异禀,而且温藏的潜力也要比其他人大百倍千倍,一般的孩子无法授予,而三师兄说当时太医拔出我是喜脉的时候,却发现胎位惊奇的稳定,而且在不断的吸收外面灵气,然而这是灵帝与晶后不愿看到的。

    想想也对,记得我与五位仙座比武的时候有多么激烈,却丝毫没有感觉到任何不适,后来要不是那个红衣花仙座使诈,我为救曼陀罗花而碎了属于身体部分的花凝剑也不至于导致后来的昏晕。

    我手抚上凸起的腹部,下定了决心往北走,途中我一直往森林里走,以免碰到人类及力隐藏身形,我真的怕三师兄会找到我,因为若他真的找到我,我怕是再也没有离开他的勇气。他真的太好太好,每次想到他我都依恋不已。

    这一路我整整走了两个月,这两个月真真是苦不堪言,带上的衣服因为走森林的缘故,几乎被我穿的破乱成片,令我不安的还有围绕在我身边虎视眈眈的野兽,不过碍于我身上的药粉汁液不敢接近我。

    令我郁闷的还温饱问题,吃的都是些野花野草野菜,还好我读过医术,知道了哪些能吃哪些不能吃,要不然我怕早已死翘翘了,只要碰到能吃的东西我不管味道如何,尽量多吃,我现在可不只是一条命。

    肚子已经很明显了,走路像是抱着一个大球,现在身子已经接近皮包骨了,然而令我惊喜和是我的肚子好像不受影响,反而一天打似一天,我想应该是受到法术的保护缘故。

    我现在现的样子我师傅师兄们一定认不出来,我望着圆滚滚的肚子,却也异常欣慰,我微微一笑,“孩子,妈妈这个样子是不是很狼狈,呵呵,你会笑话妈妈吗?算算这样的速度,再过两个月我们就到达极北之地的冰雪地区了,到那以后再两个月你就该出生了吧?听说那里有很多聚足灵气雪莲呢,妈妈是花中之皇,那些小雪莲都会听妈妈的话,到时候妈妈叫它们释放灵气给你补补,”我顿了顿继续柔声道“是不是觉得妈妈很自私,妈妈很坏?其实妈妈承认是自私了点,但妈妈可是一点也不坏的哦,你不知道,其实妈妈的身上有两种气息,是花中之皇与花中之王结合,妈妈只要释放这两种气息就可以让它们的成长速度提升到百倍以上的修炼速度,所以它们一点也不亏,相反还赚了呢”这路上我没事就对着肚子说话,记得在前世的时候,邻居家的阿姨常常对着肚子说话,我好奇的问她为什么要对着肚子说话,那时她笑的对我说,眼里却满是我不明的因素望着肚子,说因为里面躺着很可爱的小弟弟或妹妹,她这是在进行胎教,说那样的话等弟弟或妹妹出来的时候会很聪明。而此时此刻我终于明白她眼里那股不明的因素是什么了,是幸福,此时我正在沉侵在这种幸福当中,愉悦浴满了我的全身,为人母的感觉真好。

    刚走几步我的笑容顿时疑住,一股不祥的预感突然传遍前身,就在这时,一个巨大的身影便出现在我的面前,当我看清这个巨大身影的时候心已冰凉彻底

    “老天,你这是要亡我吗?”

    那是个只很大的兽类,有公牛一般大,形状却不像牛,倒像是狮子,全身毛发,凶猛的盯着着我,眼睛特别的兴奋又明亮,仿佛下一刻,我就是他食物。

    我后退两步手的拐杖我的一紧再紧,聚精汇神的注视是着这只魔兽的动作,另一只手紧抱着我的肚子。魔兽也注视我的动作,口里的口水直流,

    突然,它冲了过来,每踩一步,淤泥塌陷,肥大结实的身体宛若山岳般,直向我攻击,我闪身躲过,她又向我冲来,像头疯牛横冲直撞,我值得尽力的去闪躲,可我因为大着肚子,半丝也不灵巧不来,几个回合下来,我和魔兽都气宇残喘,

    它突然不耐烦来,仰天长啸,我一惊,不好,它这是在叫救兵,思前向后,我只得尽快逃离,我闪过一棵树,从树闪逃跑,又听他又长啸了几声,不一会儿出现七八只同样的魔兽从四面八方向我围来……我逃无可逃,遁无可遁,绝望之感充斥脑海,我苦笑,伸手扶抚摸肚子,我的孩子,这里有我的孩子,我用尽力气才保住的孩子,还没出世就得与我命决于此,人世间万事万物修炼多久才能有一次投胎的机会,可是你却投错到的肚子,要是你们投胎在别的人家,或许是在是家人满心期待中降生,可是如今却苦难不断。

    你没有一天休息好,没有一次温馨享受过,为什么你要那么命苦,做我的孩子。

    想起,我其实也是有着令人羡慕的身份,拥有花皇与花王的灵魂,百花之精华的结合体,人类中五祖先中逍遥祖先唯一女弟子。

    突然觉得好不甘心,看着一群向我的魔奔来兽禽,怒气从心中爆发,“来吧!既然那么想死我就成全你们,孩子,要死也不能便宜了这些可恶的混蛋,人死没关系,但要死的骨气。强者食,弱者肉,人如刀俎,我为鱼肉,今日你母亲我偏要反了这句古人语。生何亦欢,死又何惧,大不了十八年后又一条好汉,”

    我瞬间腹部功力外泄,周围瞬间排山倒海,天崩地裂,兽禽还没反应过来便于埋没在着烈土中,过后,我已无力瘫倒在地,全身除了疼痛还是疼痛,特别是肚子,我想抬手最后一次摸摸肚子,可是已经抬不起来了,却隐约感觉下身有温热的东西在从体内流出。

    要死了吧!解脱了吧!

    突然间,我觉得死已经没那么可怕了,

    可是……为什么我还是想见他一面?

    为什么他的面容在我的记忆里如此清晰?也不知道这里和我的前世是否一样,是否如母亲说有一条望川河?

    若有,那我想见一见那奈何桥上孟婆婆。

    我要向她一碗能让人忘掉前尘往事的孟婆汤。

    我要忘掉那个男人,那个在人前从不和我说话,却让我爱之入骨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