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好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神谱 > 分卷阅读10
    仙座,我四师兄被封三品书郎,五人跪拜灵帝,灵帝亲自给他们发了官牌位服,看着它们拿着官派位服的时候我真为他们高兴。

    到我了

    师父拍了拍我的肩,我走过去跪下,果然不出所料,我被封了花仙座,可令我想不到的是,花仙座既然是官级一品,还有各种好处,比如说有属于自己的宫殿,丫鬟侍卫,还有很高的俸禄,当然,这些我到不怎么在意,值得我高兴的是,这个职位有在天灵山内自由行动的特权,这样我就可以随时见到珏了。高兴坏了接过官牌位服后起身太快,我顿时脑子一黑,晕了过去……

    模糊之中,听到几个声音。

    “师父,不是我的!”

    “师父,也不是我!”

    “大家都知道,我和师妹平时连话都不说,怎么可能……!”

    “师父,师妹一直是我们的小妹,我们怎么可能与师妹做那等,那等……”

    我费力地睁开眼睛,入眼的是师父如玉的半边脸,这才发现自己正躺在师父的怀里,坏境仍旧是天灵殿中,师父的脸在看着师兄们,一只手还搭在我的手腕上,旁边一个太医打扮在跪着,脸朝着正位上的灵帝晶后,

    “师父”我开口唤师父,却因为花凝剑被之故所发出的声音细若蚊子。

    可是师父听到了,因为他低头看我了。

    我一惊,师傅的眼睛里何时出现过如此多的情绪?

    师父道“阿凝,你怎么那么糊涂,怎么能犯如此错误?”

    我一听,愣住了,我无法明白师傅的话,他说我糊涂犯了错误,可是我到底犯什么错误?何时犯了错误?

    慢慢的我想起来,我在受职时晕倒,可那也是因为花凝剑毁了我太累了呀。

    可是师傅说话的感觉,却像是不可饶恕似的。

    在我的不解中,师傅叹了口气,咬了一下牙,竟抱起了我转向对灵帝“二哥,我这弟子顽略,实在不适留于天灵山,小弟这就带回去教育,给二哥添麻烦了,”说完转身就走。

    我一惊,师傅这是怎么了?干嘛要这么说?我不能天灵山了,那我和珏岂不是……

    “师傅?”

    “住嘴!”师傅一声低吼,我吓到了,因为师傅从来没有那么对过我。

    “四弟,你不能带头走她,她可是受了封拿官牌位服的,已经算的上是仙族的一员了,如果你就这么带走她,如何说得过去呢?”晶后站了起来,对师傅说到。

    师傅转身“我们不要官位,不行吗?”

    “四弟,这话就儿戏了,官位若说不要就不要,那天灵山的条约,还有谁回去坚守?”晶后又道

    师傅没有理会晶后,而是直直的看着灵帝眼眸中有万般恳求。

    灵帝的眉头也深深皱起,似乎纠结着天大的事一半。还没待他说话,晶后先了口,却是对着正在跪地的太医。

    “仙医,本后问你,花凝腹中之子可是康健?”

    这话一落,师傅的身子一僵手也一紧。

    “疼”不觉说出身子的信息。师傅却仿若未闻,手也不见松一下,只是脸苍白了许多。

    “回晶后,胎儿并无不是。”太医回答,生意有些颤抖,可能是因为晶后问话的语气过于气势。

    我愣住,反映出了问题所在。

    我怀孕了?

    我有孩子了?

    我看着肚子。

    自从和珏好了以后,我就常常幻想着,将来我们能有一个孩子,那小小的人儿就坐我和珏的中间,我们三个人在草丛上看日月结晶的星星,无数的亮灵子围着我们飞舞……珏的眼中不在有忧伤,有的只是幸福的悠光,他会揽着我入怀,伸手摸摸孩子的头。温柔地看着我们两,会给我们讲他的故事,然后我唱着前世的歌谣给他们听,我们之间不再有秘密。

    那样的日子真的这么快就来临了吗?想着就忍不住伸手扶上肚子,顿时想起珏刚说的话“大家都知道,我和师妹平时连话都不说,怎么可能……!”猛地抬头向他望去,却被师傅的肩膀挡住。

    我心里凉到了极点。这就是他对我怀孕所说的表态?

    我用力闭上眼睛,这不是真的。一定是我幻听的,那也不是珏的声音。

    猛然记起,在日月结晶书房里,曾看过一本关于天灵山的记载,书中言,“天灵之山在于灵,护灵唯有洁,不可污!不可秽!不可摧!”

    不可污!不可秽!不可摧!”那么现在的我岂不是?

    在灵界,女人月红为污,排则净,孕妇之污不能排,堆积在腹则成秽,所以孕妇有时候会被为成为污秽,为不洁之身,像那种比较圣洁之地,孕妇向来不能近的。

    天灵山上的洁规不可污!不可秽!不可摧!先污后秽再到催。

    而孕妇占了两,排在前的两。

    而天灵山之护洁,人人有责,话说当年晶后准备受孕之时,都要跑到她之前自己的灵域中去受孕,并且生下公主之后才回天灵山,可见其对天灵山之护洁有多么的看重。”

    可是我!现在的我,在这些人的眼里则为不洁了!

    想到刚刚师傅要带我走的行为,我心中一暖,师父竟然如此疼我,哪怕我现在丢尽了您的颜面,你却没有想要将我丢弃,深怕我在天灵山受难而要带我走,心中无言以表,此生有此师傅,夫复何求。

    可是珏呢?他不承认,他竟然不承认,他否认了我,否认了孩子。

    突然听到一声跪地的声音,紧接着晶后道“天灵山,山之灵,请恕我等之罪过,不知花凝乃是有带污秽之身,还让其踏入圣地污您之圣洁实乃罪过。”

    紧接着,“碰碰碰!”声中,除了金轮座上的灵帝和师傅还有师兄们,所以人都跪在了地上,包括那和我们一起考过来的男子。

    然后晶后对我师傅说道“四弟,天灵山有规天灵矩,恕二姐真不能让你带走她。”说话间晶后一致师傅身前与师傅对视,他们的眼中有无数的言语在相互飘出,可惜我一句也看不懂。师父喃喃道"不可能的……”人却瞬间颓废,仿佛一下老了几十岁一般。

    然后晶后没有理会低喃的师傅,对我说道“花凝,你如此年轻,还未成亲,就干出如此道德败坏之事。有辱师门,你对得起你师父吗?你还带着如此污秽来我天灵辱我圣洁之地,你可知罪?”

    我咬着牙,一个字也没说,在师傅的怀里挣了一下,可是师傅无放手之意。我再一次重重的闭上眼睛。

    晶后又说道,“花凝,现如今,你罪孽深重,你还不快说出,腹中之子之父为谁,是谁让你怀孕,让他和你一起承担,方减轻你的罪孽。”

    师傅手松了松,低头“阿凝,告诉为师,可是三儿的么?”

    眼皮又收紧了一下。或许都会这么认为吧,也难怪,平时三师兄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