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好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的色狼女友 > 37-43
    37-43

    ☆、第三十七章

    「你在做什麽?」林凯文不满地皱起了眉头。这个小女人又在搞什麽?又想勾引他?本以为她会安分一点,没想到还是另有目的。林凯文忍不住又烦躁起来,这几天的好印象也一扫而光。

    「没什麽,就是练习一下啊。」许依人按照许可人的指示背起台词,「我觉得钢管舞蛮好玩的,所以就学习一下。」

    「你学习这个做什麽?」学习?林凯文嘲讽的勾起嘴角,「是要去勾引男人嘛?」

    「什麽?」许依人迷惑地看着他,不懂他在说什麽。这男人是怎麽了?不是还好好的,为什麽忽然就变脸了?真是搞不懂哎。男人果然很麻烦,而且还是这种说变脸就变脸的大冰山!

    「没什麽,我只是看这个不顺眼。」林凯文冷冷的说道,「你是打算用这个勾引男人吧。」

    「怎麽不顺眼了,我觉得蛮好的。」许依人不满地跟他争论,「我够不勾引男人好像不管你的事情!」

    听见许依人的话,林凯文的眸忽然一黯,对许依人大声喝道,「够了,马上把这个扔掉!」指着客厅内的那根钢管,林凯文的瞳孔中迸出两道yīn霾的光。

    「为什麽要丢掉?这是我新买的!」许依人护在钢管的前面,不懂为什麽一瞬间这个男人为什麽又翻脸了。

    「如果你不把它扔出去,我就把你扔出去!听到没有,如果以後再让我看见这样的东西,马上给我滚!」冷冷的宣布完,林凯文转身进了房间,「砰」一声关上房门。

    死人脸!大冰山!许依人狠狠握拳,努力压制下心中的怒气。该死的!要不是为了活命我才不会这样讨好你!气死我了!啊!快要气炸了!

    看着那扇紧紧关着的门,许依人再次在心中宣誓。林凯文你这只大沙猪,如果勾引不到你我就不叫许依人!啊!气死了!把钢管拖回房间,许依人也赌气地把门「砰」一声关上,似乎在向林凯文表示她的不满。房间里静静地,好像什麽都没有发生过,但是,已经改变的却有很多……

    第二天……

    许依人与林凯文坐在餐桌上,气氛异常的诡异。两人各吃各的,根本不把对方放在眼里。

    「少爷,如果今天没有应酬的话,希望你早点回来,晚饭我会……」沉默许久,许依人还是开了口,毕竟她还是要活命,还是要督促林凯文把所有的坏习惯都改掉,可是,话还没说完,林凯文就冷冷地打断了,「我晚上不回家吃饭。不用等我了。」

    「可是……」

    「不用可是!我说不回来就是不回来。」林凯文重重地放下筷子,「我吃饱了。」起身拿包,开门离开,根本就不管许依人的感受,冷漠的态度好像是要划清两人之间的界限。

    「大冰山!死人脸!不等就不等!我还怕你吗?」许依人啐了一口,端起碗筷走回厨房。可是,为什麽xiong口闷闷的,这麽难受,好像被人打了一拳,憋屈的喘不过起来。

    窝在沙发里看着电视,许依人无聊的都快睡着了,继续百无聊赖地换着台,许依人完全对电视没了兴趣。就在许依人快要睡着的时候,她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啊?」许依人一下子从迷糊中惊醒,然後七手八脚地摸索着自己的手机,「喂。」

    「喂,依人啊?我是姐姐。」许可人的声音从手机那头传来过来,能听的出来她很高兴。

    「姐姐啊,有事吗?」许依人迷迷糊糊的,只想着好好睡一觉。她实在是太无聊了!

    「你赶紧回家,姐姐给你准备了一个惊喜。」

    「惊喜吗?」许依人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什麽惊喜?」

    「什麽惊喜我就不跟你说了,不过,你要把晚饭准备好!」许可人舔舔嘴唇,「姐姐好怀念你的那个味道。」

    「好啦好啦!」许依人没好气地向上翻了个白眼,「我知道啦!真是的,给我惊喜还要我做饭!」

    「乖啦,那就这样说好了,晚上见!」高兴地挂了电话,许可人可是非常期待这顿晚餐了。

    而这边的许依人挂了电话就跑回房间换衣服,高兴地奔了过去。

    「将片下的鱼肉鱼皮朝下,斜片成厚约o.5厘米的鱼片,鱼排剁成长约5厘米的块,鱼头剖成两半。」许依人轻声念叨着,侧头看看食谱,过一会儿又看看切好的鱼。

    「开始做五香油,这个油会使水煮鱼特别香,可以多做一些,平时拌菜用。锅中放入油,将八角、花椒、干辣椒、山奈、桂皮、香叶放入,用小火加热,直到把香料炸成棕黄色,捞出香料不要,油待用。」

    ☆、第三十八章

    「锅中烧热水,放入适量盐,放入豆芽煮熟,捞出铺在一个深盆的底部待用。炒锅烧热,放入3汤匙的五香油,放入剁碎的郫县豆瓣炒香。加入1o克干辣椒段、1o克花椒、蒜末、姜片炒香。加入鱼头和鱼排炒匀。加入酱油、料酒、糖、胡椒粉一起炒。加入清汤(或者开水),没过鱼肉。」许依人把鱼放进锅里,高兴的在一边等待着。

    「依人……」妖娆的豆沙喉在厨房门口响起,许依人探出头去,却只看到许可人窃笑的脸。

    「四姐?你回来啦!」许依人高兴的扑了过去,下一刻却又抬起头来,一脸无知的问道:「为什麽我会听到三姐的声音,难道是我幻听了?」

    「当然不是!」许媚人从许可人的身後钻了出来,娇笑着说道,「因为姐姐我真的回来了!」

    「三姐!」许依人惊喜的叫道,拍拍身边的许可人,「四姐啊,三姐回来啦!她不是在巴黎旅游吗?为什麽回来了?我不是做梦吧?」不敢相信地捏了捏自己的脸,许依人痛哼一声,「好痛啊,这是真的!」

    高兴的扑进许媚人的怀抱里,许依人又叫又闹完全就像个没长大的孩子。

    「好了好了,别闹啦,让三姐看看你最近还好吗?」许媚人把她拉开,让自己能好好看下她。

    「你不对哦!」许媚人冲她摇摇手指,「比我走之前要瘦好多!」许媚人板起了脸,「你是不是没有好好吃饭?」

    「哪有啊。」许依人心虚地反驳,「姐姐走的时候我还没变成人呢,那时候的猫咪根本就是只猪嘛!(咦?!)哪里看得出瘦不瘦?还有啊,我现在不是在煮鱼吗?不就说明我是个按时吃饭的乖宝宝?」

    「真的吗?」许媚人还是不相信,凑近了问道。好像要从许依人的眼中看出些什麽。

    「当然啊。」许依人心虚地不敢眨眼,「不信我发誓。」

    「好了,我不逗你玩了。」许媚人放开许依人,往厨房里挤,「姐姐相信你啦,不过,能不能让姐姐也吃点水煮鱼啊?」许媚人舔舔舌头,一副饿到发慌的样子。

    「好啊。」许依人满口答应,笑容灿烂如花。

    许可人却轻声咕哝着,「刚才在外面里都吃过了,现在回家还要吃,真不知道你的身材是怎麽保持的?」

    「你说什麽?」许媚人靠近许可人小声说道,言语里有咬牙切齿的意味,脸上却微笑着,不让许依人发现异常。

    「我没说什麽啊。」许可人打着哈哈,一脸的无辜。她所有的气势到了许媚人这里就化作虚无了。

    「看在小妹的面子上,这次就放过你!」许媚人狠狠飞过一记眼刀,转身又对许依人温柔的笑笑,「依人啊,你的鱼汤滚了。」

    「啊?哦。」许依人急忙跑回厨房,拿起菜谱又念了起来,「烧沸以後,将腌制好的鱼片一片片地放入,用筷子拨散,待鱼片煮变色以後关火。将鱼片和汤汁一起倒入铺好豆芽的深盆中。」

    「锅洗净,将剩馀的五香油倒入(油的量以能覆盖鱼片为准,可以根据容器的大小决定油的多少),烧至5成热,放入剩馀的干辣椒段和花椒,用小火将辣椒和花椒的香味炸出来,注意不要炸糊了,辣椒的颜色稍变就关火。」

    「最後一步啦,将热油浇在鱼片上即可。」许依人像个小孩子一样欢呼起来,「大功告成啦,我们吃鱼吧。」

    「嗯。」许媚人也配合着她的孩子气,帮忙摆碗筷。

    「姐姐啊,你还会走吗?」饭吃到一半,许依人忽然抬起头来,傻愣愣的问道,「跟以前一样忽然就消失不见了?」

    「怎麽会呢!」许媚人温柔一笑,「姐姐这次会留得久一点,所以啊,你就放心吧。」

    「真的吗?」许依人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那姐姐一定要陪我!不能再消失不见了!」

    「好。」许媚人微笑着点点头。

    「呐呐,姐姐你多吃点。」许依人高兴地往许媚人碗里夹着菜。

    许可人看着一脸高兴的许依人,有点耍赖的说道,「依人,你怎麽只给三姐夹不给我夹,我可要生气了哦。」

    「哪有啦。」许依人急忙夹了一筷子菜放到许可人的碗中。「姐姐你也吃。」

    「嗯,这还差不多。」

    一顿温馨而满足的晚饭就在这种欢快的气氛中度过。

    「我回来了!」许依人高兴的奔进家,可是,看到冷清的屋子後忽然失去了笑容,失望的垂下头,许依人喃喃自语,「真的没回来啊。」低头苦笑,许依人安慰自己,「有什麽好难过的?他又不是第一次这样了。你还有什麽好难过的?」抬头给自己一个肯定的微笑,许依人转身走进房间,「加油许依人!你一定可以的!」

    ☆、第三十九章

    第二天许依人还是没有见到林凯文,不知道他是没有回来还是回来了又早早出去了。谁知道呢?许依人低头苦笑,他就这麽不想见到她吗?

    换好衣服,许依人还是出去找许媚人。好不容易她回来一次,一定要好好让她陪自己玩几天!

    跟在许媚人的身边,许依人很高兴地逛了一家又一家商店。两人又去餐厅吃了顿大餐,几天下来,两人都有点意兴阑珊了。

    坐在飘香的咖啡厅里,许依人很无聊地拨弄着果汁里的小冰块。

    「依人,你怎麽了?」看出许依人的兴致缺缺,许媚人也不点破,只是静静地看着她,轻声问道。

    「没什麽,就是……有点烦。」许依人把玩着吸管,很是心不在焉。

    「是为了感情的事吧。」许媚人一语点破。

    「是啊。」许依人还是无聊地摆弄着吸管,「姐姐有什麽办法吗?我真的是没办法了。」

    「我倒是有个办法,不知道怎麽样。」

    「有办法?」许依人一下子变得精神起来,急忙凑到许媚人身边,「姐姐有什麽办法?赶紧跟我说吧!」

    「很简单啊。」许媚人轻呷一口咖啡,「酒!」

    「啊?」许依人的头上冒出了n多个问号,「酒?」

    「没错,只要有酒,还怕他不冲动?」

    「真的吗?」

    ………………

    又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许依人严肃地看着自己面前的那一堆酒,等着林凯文的归来。

    没多久,门口就传来了声音,许依人正襟危坐,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

    「你有什麽事吗?」林凯文刚进门就看到了严肃的许依人,皱眉看着桌上的那堆酒,林凯文冷声问道,「你又想搞什麽?」

    「没什麽。」许依人煞有其事地摇了摇头,「只是这几天我们都没什麽你们交流,我觉得这样不好。於是呢,我就决定今晚我们喝酒,好好谈谈心里话。」许依人不知从哪拿出两个酒杯,对比了下之後拿了一个递给林凯文。

    「你又想搞什麽?」林凯文没有去接杯子,反倒是一脸高深莫测地看着她。

    「我没想搞什麽啊。」许依人心虚的低下头,眼珠子不停地四处乱转,完全就是一副做了坏事的表情。

    「你不说就马上滚出去。」林凯文冷眼一扫,许依人急忙投降,「好!我说还不行吗?」

    放下酒杯,许依人不情愿的说道,「为了多了解你嘛。我本来是想如果我们谁喝酒输了就告诉对方一个秘密,可是,可是……」看了眼林凯文,许依人笑声嘀咕道,「谁知道你这麽难搞!」声音很小,但是林凯文还是听见了,而且听得很清楚。眯着眼冷哼了声,林凯文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许依人。许依人有些不自在地缩了缩脖子,然後转过头不看林凯文。

    就在许依人快要受不了而逃跑的时候,林凯文忽然冒出了一句话,「好!」

    「好!~~~」许依人有些不敢相信地转过头,意识到林凯文性味的目光急忙过头,「好啊,那我们就开始吧!」

    林凯文扔掉手里的电脑包,坐到了许依人面前,他倒想看看她又在搞什麽鬼花样?

    拿起酒杯,两人都气势万分,拿着酒瓶就使劲往嘴里倒。没多久,许依人就有点受不了了,她本来就不怎麽会喝酒,现在怎麽可能拚得过林凯文?

    「怎麽了,这麽快就不行了?」林凯文冷淡地看了她一眼,「不是说要跟我拼酒的吗?你这麽逊,情况可不太乐观。」

    「才不会!」许依人小白眼一翻,梗着脖子又拿起酒往嘴里倒。不多时,两个人都有点微醺了。许依人看着林凯文,小脑袋忍不住凑了过去,「你喝了多少了啊。」

    林凯文不动声色地往後退了一点,然後看着她粉红的小脸发呆。

    「说话啊。」许依人有些迷糊了,撑着快要阖上的双眼更加凑近。

    「……」林凯文还是定定的看着她,没有说话。气氛有点变了,淡淡地透着一股暧昧,两人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近,空气中都带了点酒味的甜蜜。

    「吻吧,赶紧吻吧!我不会拒绝的!」许依人在心里呐喊着,双手也紧张的捏着衣角。闭上眼,许依人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

    「呕……」

    「这算……什麽?」许依人看着趴在自己肩头的林凯文,一脸的恐惧。

    没错,林凯文是凑近她了,也想要吻她。可是,在即将吻上的那一瞬间,他吐了……

    侧眼看着自己後背上的呕吐物,许依人简直要疯了!怎麽会搞成这样啊!!!疯掉了疯掉了!

    在洗手间里狠狠揉搓着自己刚换下来的衣服,许依人简直就要疯了。为什麽这个男人这麽难搞啊!

    再次闻闻衣服上的味道,许依人厌恶的皱起了眉头。恨恨地扔下手里的衣服,许依人不干了!「要死了要死了,这个男人是不是正常人啊?为什麽美色当前没有一点反应啊!!」

    丧气地坐在没放水的浴缸里,许依人真的想放弃了。忽然,有个想法从脑袋里一闪而过,许依人头上立马闪现一个灯泡,「磁卡磁卡」散发着几百瓦的电力。

    ☆、第四十章

    看着床上沉睡的林凯文,许依人「嘿嘿」奸笑着。林凯文,看你明天要怎麽办!

    满意地看着自己身上的性感睡衣,许依人不由得高兴起来,还好姐姐聪明,事先准备了这一套衣服。只要他明天醒来,就会看见我睡在他身边,然後……他就要对我负责,接着……随便找个借口再来一次!那就可以离开了!哈哈哈……我真是太聪明了。

    想到就做,许依人快速爬上床,在林凯文身边睡下。

    哎呀呀!明天就会是我的出头日啦!许依人高兴地幻想着。忽然林凯文一个翻身……

    「啊!」尖叫一声,许依人很不幸地掉落在地。

    许依人坐在地上,一脸地的哀怨。娘啊!这个男人到底是怎麽回事?!她都怀疑他是不是故意这麽做来整自己的!看着依然沉睡的林凯文,许依人无奈地叹口气,起身走向自己的房间。姐姐,这个男人没想像中的好解决……

    第二天……

    坐在早餐桌上,许依人很是幽怨,一直狠狠地戳着碗里的饭不吃,还一脸不平地直盯着林凯文的脸,嘴里念念有词。滚蛋,大沙猪!死人脸,冰山。声音很小,几乎可以跟蚊子媲美。林凯文全然忽视,继续冷淡地吃着自己的早饭。

    吃完饭後林凯文不发一言,拿起公文包就走。许依人郁闷地看着桌上的碗筷,不知下一步该怎麽办。

    走进总裁办公室,林凯文立刻进入了工作状态。可是,今天的陈可似乎有些不对劲,就连平时的必做工作都有些分神,倒咖啡的时候还险些把文件都毁了。

    「陈可,如果你不舒服的话可以请假,我会让李亮来帮助我。」林凯文眉头紧紧的皱起,几乎可以夹死一只苍蝇,「可以请你不要碍手碍脚,我需要安静地工作环境。」

    「我很抱歉。」陈可委屈地低下头,「我会做好我的分内工作的,总裁您可以……」话还没说完,陈可忽然一阵恶心,捂着自己的胃就要吐出来。

    「你怎麽了?」看着陈可的反应,林凯文眉头又是一紧,心里有不好的预感浮现。

    看着床上沉睡的林凯文,许依人「嘿嘿」奸笑着。林凯文,看你明天要怎麽办!

    满意地看着自己身上的性感睡衣,许依人不由得高兴起来,还好姐姐聪明,事先准备了这一套衣服。只要他明天醒来,就会看见我睡在他身边,然後……他就要对我负责,接着……随便找个借口再来一次!那就可以离开了!哈哈哈……我真是太聪明了。

    想到就做,许依人快速爬上床,在林凯文身边睡下。

    哎呀呀!明天就会是我的出头日啦!许依人高兴地幻想着。忽然林凯文一个翻身……

    「啊!」尖叫一声,许依人很不幸地掉落在地。

    许依人坐在地上,一脸地的哀怨。娘啊!这个男人到底是怎麽回事?!她都怀疑他是不是故意这麽做来整自己的!看着依然沉睡的林凯文,许依人无奈地叹口气,起身走向自己的房间。姐姐,这个男人没想像中的好解决……

    第二天……

    坐在早餐桌上,许依人很是幽怨,一直狠狠地戳着碗里的饭不吃,还一脸不平地直盯着林凯文的脸,嘴里念念有词。滚蛋,大沙猪!死人脸,冰山。声音很小,几乎可以跟蚊子媲美。林凯文全然忽视,继续冷淡地吃着自己的早饭。

    吃完饭後林凯文不发一言,拿起公文包就走。许依人郁闷地看着桌上的碗筷,不知下一步该怎麽办。

    走进总裁办公室,林凯文立刻进入了工作状态。可是,今天的陈可似乎有些不对劲,就连平时的必做工作都有些分神,倒咖啡的时候还险些把文件都毁了。

    「陈可,如果你不舒服的话可以请假,我会让李亮来帮助我。」林凯文眉头紧紧的皱起,几乎可以夹死一只苍蝇,「可以请你不要碍手碍脚,我需要安静的工作环境。」

    「我很抱歉。」陈可委屈地低下头,「我会做好我的分内工作的,总裁您可以……」话还没说完,陈可忽然一阵恶心,捂着自己的胃就要吐出来。

    「你怎麽了?」看着陈可的反应,林凯文眉头又是一紧,心里有不好的预感浮现。

    「没什麽……只是……呕……」陈可摆摆手,示意自己没关系,但是话还没说完又是一阵乾呕。

    「对不起!」向林凯文抱歉的轻鞠一躬,陈可捂着嘴跑了出去。

    真的还好吗?林凯文不禁皱起了眉头,难道……

    在厕所里吐完了之後,陈可总算是好多了,状态也明显比刚才的好很多。扶着墙走回办公室,林凯文已经处理好了桌上的所有文件。

    ☆、第四十一章

    「总裁?」陈可疑惑地看他一眼。

    「你还好吗?我陪你去医院看一下。」林凯文起身走向陈可。

    「我没事。」陈可急忙闪躲,「总裁您还是忙您的吧,不用管我……呕……」话还没说完,陈可又是一阵难受,匆忙地跑到自己的办公桌边,慌张地取出一包东西就往嘴里道。

    「你在吃什麽?」林凯文眉头一皱,那好像是什麽药。

    「没什麽。」陈可心虚地想把手往後放,可是,还是被林凯文抓了出来。

    「酸梅?」林凯文的视线忽然移到她的小腹上。真的是……

    「那又没什麽!」陈可急忙把酸梅抢了回来,转身背对着林凯文,「那只是我的零嘴,根本就没是没关系,我的身体很好,不用去医院,如果总裁真的很担心我,那就让我休息一天吧。」

    「好,那你就先下班吧。」林凯文点点头,「回去要好好休息,这里的工作我会叫李亮来帮我的。」

    「好的。谢谢总裁。」陈可心虚地拿起包跑了出去。等到出了黑格集团坐上了回家的出租车,陈可才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真好啊,一切都在计划之中。林凯文,我说过你迟早会是我的!许依人,你这个不懂世事的小女孩怎麽可能斗得过我!哈哈哈哈……

    正趴在桌上郁闷的许依人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依人,你怎麽啦。」许媚人放下手里的咖啡杯,关心地问道。

    「没什麽,就是有点冷。」许依人搓搓手臂,怎麽感觉**皮疙瘩都竖起来了?

    「对了,你坐在这里两个小时了,到底有什麽事情想问我啊。」许媚人不满地飞过一记白眼,「有话就说,又不是外人,你这样太让我伤心了。」主要是太烦人了,坐在这里两个小时了还不说话,周围的苍蝇都快烦死人了!

    「不是。」许依人尴尬地挠挠後脑勺,「我不知道怎麽说啊,这太不好意思了。」

    「有什麽不好意思的,有话就说,我们是一家人,没什麽好见外的。」许媚人大方说道。

    「那好吧。」许依人点点头,开始和盘托出。

    「然後呢?你想怎麽做?」许媚人端起桌上的咖啡壶再给自己添了一杯。

    许依人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双手也紧张地绞在一起,「我……我就是……想让姐姐你……教教我,怎麽……去……去……勾引男人。」

    许媚人云淡风轻道:「那很简单啊。」

    「啊?」许依人傻眼。很简单吗?那为什麽每次她都不成功啊?是她太笨了吗?应该不会啊,姐姐说她都成功的。难道……是林凯文真的太难搞了?

    没有理会许依人的傻眼,许媚人自顾自的说道:「男人嘛,一般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只要你勾起了他的欲望,还怕他不喜欢你吗?」

    「应该吧……」

    「那麽,要怎麽勾起男人的欲望呢?」许媚人凑近许依人,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要怎样啊?」无知的小笨猫凑了上去,就这样,又一次掉下陷阱。

    晚上……

    林凯文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因为已经跟许依人打过招呼,所以许依人没有做晚饭,也没有等他。

    走进浴室,林凯文随意地冲了一个澡,披上浴袍,大步走向房间。可能是太累了,林凯文连被子都没掀,直接就倒向大床,根本没发现床上还有一团不明物体。

    忽然,身侧有一大团东西在蠕动,想要挤到自己怀里。因为太过疲惫,林凯文都没在意到底是什麽东西,只是伸手把它按了按,搂在怀里继续睡觉。

    「嗯……」不明物体忽然发出嗯嗯的声音,着实把林凯文吓了一跳。可是他真的是太累了,不想,也没有力气跳起来,直接用手伸进被子去摸不明物体。软软的,滑滑的。林凯文摸到後的第一反应是这样的。

    「咯咯……」不明物体忽然笑了起来,「不要挠我啦!好痒哦!嘻嘻……」

    林凯文诧异地掀开被子,许依人的小脑袋就冒了出来。「凯文,你终於回来了,人家等了你好久。」一把搂住林凯文的脖子,许依人就像只小猫一样在林凯文的脸上磨蹭了起来。

    「你怎麽把自己裹成这样?」林凯文帮她把被子拉开,露出粉嫩的小脸。

    「我一直在等你啊,可是,你好久都没有回来,我等着等着,就睡着了。」许依人揉揉惺忪的睡眼,在林凯文脸上又蹭了几下,「现在你终於回来了。」

    「嗯……你今天怎麽了?」林凯文把许依人从自己身上扯下来,身体上起的变化让他有些不适应。

    「凯……文……」许依人又粘了上去,「人家就是喜欢跟你睡觉啊,好温暖。」

    ☆、第四十二章

    林凯文不自在地想把许依人扯下来,可是,越扯许依人就粘的越紧。

    「凯文,不要拉我啦!」许依人开始撒娇,在林凯文的耳边吹着气,让林凯文的耳根渐渐红了起来。

    「凯文……」许依人的声音像是有魔力般,从耳边进入身体,引起一阵热流。林凯文觉得自己被迷惑了。

    看到林凯文的反应,许依人狡黠一笑,看来姐姐说的方法有效哦!

    轻轻含住他的耳朵,许依人用小舌头舔弄着他的耳垂,林凯文全身僵硬,一动不动。

    放开了林凯文的耳朵,许依人沿着脖颈一路往下。在喉结的地方停滞不前,让林凯文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许依人坏坏一笑,没错没错!这样他真的会有感觉!姐姐说的方法真有用哦。加油!高兴的一路往下,许依人伸手解开他的浴袍带子。

    「依人。」林凯文的手忍不住攀上她的肩,声音也变得沙哑起来。

    「嗯?」许依人停止动作,挑逗地看着他,根本就不像那个带点单纯又带点小妩媚的小管家婆。

    「你今天好美。」林凯文眼神迷离,伸手捧起她的小脸吻了上去,许依人也配合着他的节奏,一双小手在他背後不断游离,点燃两人之间的火花。

    「嗯……」闭上眼,许依人轻吟一声,林凯文的手已经伸到她的性感睡衣里面。她身上的睡衣本来就单薄,再加上躲在被窝里的时间长,已经变得凌乱不堪,根本遮不住一点春光。现在的林凯文已经有些把持不住,看到这样的情景更加热血沸腾。一把就扯下她的性感睡衣,於是,洁白的上身就这麽暴露在空气中。

    「啊!」许依人有些慌张地睁开眼,伸手想掩住自己的xiong部,可是小手却被林凯文一把扯下。

    「现在才後悔,是不是有点太晚了?」林凯文的声音带着沙哑,在许依人耳边痒痒的响起,许依人忍不住瑟缩了下脖子,这害羞的小动作却更让林凯文起了挑逗之心。

    坏心地在她耳边吹着气,林凯文满意地看着许依人耳根开始变红,然後渐渐遍及全身。白皙的皮肤透着一股淡淡的粉红色,更显得诱惑难挡。

    大掌握住那一对美好的绵rǔ开始揉捏,林凯文的唇在她颈项不停游走。

    「嗯……凯文……」许依人有些难耐地抚着他的後背。

    「别着急,我们慢慢来。」林凯文邪笑着在她耳边轻语,低头对着她白嫩的肩又是一阵啃咬。

    「啊……」许依人害羞地转过头。好奇怪的感觉,但是……不讨厌。害羞地捧起林凯文的脸,许依人送上自己的热吻。林凯文含住她主动送上来的粉唇,手上也没停下。

    一个鹞子翻身,林凯文把她压在了身下。许依人已经是浑身瘫软,根本没有力气动弹,软趴趴地躺在床上,任由林凯文在她身上舔吻着。

    林凯文的唇一路向下,尽情享受着她的美好。忽然,有些东西在脑海里一闪而过,让林凯文忍不住一惊,脑袋也清醒了很多,情欲退去。

    有些迷茫地翻身,林凯文没有继续下去,反倒是直接睡在了许依人身边。刚才他脑子里闪过的东西是陈可今天呕吐的画面,那天早上的事情他还记得很清楚吗,尤其是,床单上的那块血渍。虽然他没有说,但是,陈可和他的心里都明白。

    咦?意识到身上的重量减轻,许依人有些傻傻地睁开眼,看到林凯文睡在自己身边後温柔一笑,主动翻到他身上。

    「依人。」林凯文握住她的肩,把头埋在她的绵rǔ内。

    「嗯?」许依人低头看他,不知道他要说什麽。林凯文用力深呼吸,几次之後终於伸手,一把把她推开,让没有准备的许依人摔了个四脚朝天。

    「我们不能这样!」林凯文从床上跳了起来,不顾一旁还在呻吟的许依人,匆匆丢下一句「我很累了,我去隔壁睡觉」就一溜烟跑了。

    许依人躺在地上,直直地晕了过去。怎麽会这样?这世界上怎麽会有这种人啊!!!姐姐,你教的办法也没用啊!!!好讨厌啊!!为什麽我的生活会是这样啊?啊!要疯掉了……这死冰山就是故意整我的吧!啊啊啊!~~~~~

    挽着许媚人的手,许依人百无聊赖地踢着路上的石子。

    「怎麽啦,很无聊吗?」许媚人回头,宠溺的看着她。逛了这麽久,无聊也是正常的。

    「没有啊。」许依人急忙解释,「姐姐你继续逛就好,我没关系的。」

    「累了我们就休息下。」许媚人体贴地拉着她走进一家咖啡厅。

    「呃……这里的环境真不错。」许媚人满意地打量着咖啡厅,「我们找个地方坐下吧。」

    「好。」

    ☆、第四十三章

    许媚人高兴地点了蛋糕跟奶茶,兴致很好地想享用一桌美味的下午茶,而许依人则是无精打采的,懒趴趴的不想动弹。

    「不舒服吗?」许媚人关心地摸了摸她的头,「也没有啊。难道是事情不顺利?」

    「没有……」许依人懒懒的应了一声,连根手指头都不想动弹,她还是不解释了,都做得这麽绝了,为什麽还是搞不定林凯文啊?要死被姐姐知道了,肯定又会笑翻的。那样很丢脸,才不要呢!

    不高兴的皱皱鼻翼,许依人开口,「姐姐啊,怎麽样才能够让男人……」许依人的话还没说完,一个尖利的女声就打断了她们的谈话,「哟,这不是辰东身边的贱人吗?怎麽这麽没精神啊?该不会是被甩了吧?」说完身边就响起了一阵讥笑声。

    许依人侧头,懒懒地盯着声源,「姐姐,你有没有听到有狗在乱吠?」

    「嗯,还吠的很大声呢!」许媚人配合的点点头,「真是想不到啊,疯狗竟然大白天就会跑出来,也不知道是哪家的,竟然不好好看牢,万一咬到人怎麽办?恐怕赔不起吧!」

    「就是就是。」许依人得意的一抬头。有姐姐在,她什麽都不用怕!还会怕这个女人嘛?不要以为她好欺负。

    「你说什麽?!」邵宁火大地冲上前,「你竟敢说我是狗!你不想活了!」

    「姐姐啊,真的好难得,有些人知道自己不是人,这麽主动就承认了,真是有觉悟啊!」

    「不一定吧,要不是我们提醒怎麽可能有这个觉悟。」许媚人优雅地呷一口咖啡,叉起一块蛋糕送到许依人嘴里。两人「咯咯」笑成一团。

    「你们!」邵宁握紧双拳,作势就要冲上去,「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就不知道我是谁!」

    「要给我什麽颜色啊?」许依人傻傻地抬头。

    「不管是什麽颜色都好,我还真不知道我是谁呢。」许媚人风情万种地冲邵宁抛了个媚眼,「你告诉我一下我是谁啊。」

    「你们这两个贱人!」邵宁大喝一声冲了上去,一把抓住许依人的头发,抄起桌上的咖啡就要倒下去。

    「姐姐救我啊!」许依人捂住头害怕地尖叫一声,她只是狐假虎威罢了,现在真的打起架来,她肯定是招架不住的。

    等了几秒,周围还是一片寂静,许依人摸摸自己的小脑袋,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还好,没有被倒咖啡。

    小心地睁开眼,许依人四处偷瞄着,倏然发现咖啡杯在自己的耳边停住了。顺着邵宁的手看过去,是许媚人的手。原来许媚人紧紧地抓住了邵宁的手,不让她把咖啡往下倒。好险好险!暗叹一口气,许依人兴奋的看着许媚人。

    「放开我!」邵宁恼羞成怒地大喊着。该死的,这个女人为什麽会有这麽大的力气,只是这样抓着她的手腕,她竟然移动不能动。

    「我为什麽要放手。」许媚人望她一眼,「恼羞成怒了啊,好像更好玩了。」优雅地坐回原位,许媚人将邵宁的手又往下压了几分,「把咖啡杯给我放下。」

    邵宁愤恨地瞪了她一眼。

    「不放吗?那我也不放手。」

    邵宁不甘的瞪了她一眼,慢慢把咖啡杯放在桌子上。

    「姐姐棒!」许依人高兴地欢呼着,将邵宁气得不轻。用力挣扎,邵宁的手上立刻出现了几道划痕。

    「跟你说了不要乱动。」许媚人惋惜地放开手,看着邵宁手上的划痕,「真是可惜了,不知道会不会留下痕迹啊?如果留下痕迹,就算很淡也是很难看的。」

    「你……」邵宁的脸色忽然变得很难看。

    「你这个死不要脸的。」邵宁再次冲了上去,武器依然是咖啡杯。

    许媚人轻叹一口气,再次抓住了邵宁的手,「都跟你说了不要乱动。」一手抓着邵宁的手死死不放,许媚人的另一只手还灵活的叉起蛋糕往嘴里送。

    「给我放手啊!」恼羞成怒地对着许媚人大吼,邵宁的脸上挂不住了。怎麽回事?两次偷袭都不成功?这个女人真的太厉害了,她真是小看她了。

    「你不是说要给我点颜色看看的吗?现在赶紧拿出来吧。」许媚人扯出一抹深笑,靠近邵宁身边温柔的说道,「像你这种女人我见多了,还真是没出息啊,这种情况下也会出手,两个对一个,你认为你会赢吗?笨蛋!」

    微笑着看着邵宁的脸从红变青,许媚人的心情大好。硬生生地扳掉邵宁的手指,将他手里的咖啡杯拿出来,许媚人心情很好地把咖啡往她头上倒去,「既然你这麽喜欢往人家头上倒咖啡,那麽,我也让你试试这美妙的滋味吧。」好笑地看着邵宁的狼狈样,许依人捧腹大笑,「姐姐,你看她,好好笑哦。」

    「滚吧。」一把放开邵宁,许媚人坐回原处,继续悠闲地喝着咖啡。看着明显在嘲笑她的两人,邵宁有些愤恨地握紧了拳头,抹了抹头上的咖啡渍,邵宁扭头离去。该死的!她绝对不会放过这两个人!今天的一切,她都会记在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