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好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的色狼女友 > 30-36
    3o-36

    ☆、第三十章

    林凯文恼羞成怒,一把扯过许依人的手,不顾她的挣扎,将她扔在了地上。动作粗鲁之极,让许依人难耐的喊了出来。

    在许依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林凯文又栖身上前一下子把许依人的两只手按在了头顶上。另一只手有些危险的摩挲着许依人的脸道:「你不是想跟我上床吗?今天我就满足你」。说着便霸道的在许依人的唇上啃咬起来,没有一丝的温柔,甚至弥漫了些许血腥味。

    「你放开我!」许依人害怕的挣扎着,现在的林凯文让她觉得有些陌生。

    「怎麽啦?现在又害怕了?你不是很想的吗?我现在就满足你啊。」林凯文有些发狂地扯着她的衣服。

    「放开我啊!」许依人害怕的颤抖着,「求求你……放开我好不好?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会再想勾引你了。」求求你,放开我……

    「我怎麽会舍得放开你呢,你不是很想的吗?」林凯文的手在她身上揉捏着,不断留下淤青和伤痕。

    「求求你,放开我……」许依人绝望地哭喊着,她的嗓子已经沙哑,流水流满了整个脸颊。

    忽然,林凯文尝到的一股咸咸的味道让他迷失本性的狂暴动作停了下来。

    抬头就看到许依人满布泪痕的脸,和那……溢出血的唇角……以及,身上的淤青。

    林凯文的心一阵触痛,自己到底是在做什麽呀,怎麽可以这样对她……

    许依人一把推开他,七手八脚地爬进自己的房间内,砰一声锁上门口。

    林凯文虚脱似的倒在地上不愿起来。他也不知道为什麽,心里很烦躁,好像有很多东西堵在xiong口出不来,闷闷地,很难受。

    「好可怕……呜呜……真的……好可怕……姐姐……呜呜……你……快来救我,原来上男人的床是……这麽可怕的一件事情,呜呜……为什麽姐姐你不和我说……呜呜……好可怕……好痛……他好凶……呜呜……」许依人蹲在门後放声大哭,她本来以为只要把林凯文拉上床就可以了,没想到拉上床後竟然会是这种事情,好可怕……真的好可怕!她不要做了,绝对不要!就算变成yín荡小猫也不要!姐姐……呜……林凯文是个可怕的大冰山!

    第二天……

    耀眼的阳光从阳台射进来,照在林凯文身上。林凯文不适的睁开眼,却发现自己睡在地上,他呆愣了下,随即想了起来。也不知道许依人怎麽样了。

    林凯文走到许依人的房门前,轻轻敲门,「扣扣。」

    没人应答,林凯文再敲了一次,还是没人应答。林凯文极急了,一把把门推开,没有发现许依人的踪影,正想寻找的时候,却在门後的角落里发现了许依人

    她已经睡着了,不过睡的不是很安稳。小脸因哭过而涨得红红的,眼睫毛轻颤,看来睡得很不安稳。上面还挂着几滴泪珠,看上去更让人心疼,身上的衣服有些破碎,看来昨晚她哭完以後就直接睡着了。

    林凯文一把就把她从地上捞起来,他现在才知道,原来她这麽轻。她到底是有没有吃饭,身为女人怎麽能轻成这个样子?以後一定要让她好好吃饭!

    林凯文一愣,自己好像从来都没关心过她吃不吃饭,只有她一直在自己身边唠唠叨叨,说要自己这样,要自己那样,但是自己从来就没听过。林凯文忍不住心疼起来,轻轻地把她放在床上,顺手帮她把额上的碎发捋到耳後,然後盖好被子。林凯文才回到自己房间去换衣服上班。

    许依人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不是蹲在地上,而是被人放到了床上,她呆愣了下,然後拿起包包就往家冲。

    「姐姐!姐姐……」许依人一冲进家门就大喊大叫起来,满屋子找着许可人。

    「干什麽啦。」许可人从衣服堆里冒了出来,黑眼圈浓得要死,完全就不用花烟熏妆了,纯人工。

    「妖怪啊!」许依人举起包包就摔了过去。她真的是被吓怕了。任何古怪的东西都会吓到她。

    「死丫头!你想做什麽?」许可人一把夺下她的包,几下就把她制服了。

    「姐姐……呜呜……姐姐……」许依人被按在衣服堆里,终於忍不住哭了起来。

    「依人,你没事吧?」许可人被吓到了,急忙把她从衣服堆里捞起来,让两人面对面,这才发现许依人的眼睛红红肿肿的,活像一只兔子。

    「依人,你怎麽啦?出什麽事了?」许可人担心地看着许依人的红眼,关切的问道。

    「姐姐……」听到许可人的关切问话,许依人再也忍不住了,直接扑到许可人的怀里哭了起来。

    「到底怎麽了?林凯文欺负你了?」许可人是真的慌了,从小到大,她们姐妹几个都最疼许依人。虽然许依人幻化成人形的时间最慢,但是,从小他们就把她当成宝贝一样疼着,可谓是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现在看她哭成这样,能不心疼吗?

    ☆、第三十一章

    「姐姐,我不想再去勾引林凯文了,他真的好可怕!」许依人忍不住发起抖来,声音也极其无力。

    「怎麽啦,出什麽事了?」许可人把许依人搂在自己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背。

    「林凯文好可怕!他比表哥还可怕!」许依人的表哥是一只豹子,小时候两动物就一起生活,虽然经常打打闹闹的,但是感情很好,可後来许依人被带到城市里生活,两动物就再也没见过面。

    「好好,我们不理他好吗。」许可人心疼地摸摸许依人的头发,把她抱的更紧。

    「嗯。我再也不要理他。」许依人哽咽着点点头,附和着许可人。

    「那你身上的yín荡性格怎麽办?」虽然心疼许依人,但是许可人也没忘记许依人身上的「大麻烦」!

    「我不知道。」许依人可怜兮兮地摇头,抬眼对上许可人的视线,许依人又开始撒娇,「姐姐,你一定有办法的是不是?你一定要救我!我不要回去!林凯文他好可怕,呜呜……我不要再回去!姐姐……」

    看着许可人害怕哭泣的娇俏脸蛋,许可人犹豫了。如果不去勾引林凯文,她就没办法了啊。如果要吃药,那麽後遗症会很大,到时候就麻烦了。可是,如果要吃一次性就能解决的药,起码也要等三个月!这可怎麽办是好?她……伸手扯扯许可人的衣角,许依人开始撒娇,「姐姐,我真的好害怕!我求求你,不要让我回去!我求求你啊!」

    「好吧,那就先这样吧,你先乖乖在家里,我会帮你想办法的。」许可人勉强答应了,可是,到底要怎麽做,她也不清楚。

    陪着许依人睡下,许可人忧郁了。为什麽呢?因为她也没办法啊。在许依人出事後的第二天,她就打电话给大姐许冰人了,可是,就连大姐也说没办法,就算要配药,也要等药材找齐,然後花费一个月的时间炼制。可是,现在连药材都找不到,叫她拿什麽给许依人治病。

    翻了个身,见许依人已睡着,许可人偷偷下床,换好衣服溜了出去。

    林凯文这一天都很不安心,早上起来就没见到许依人给他做早餐,可见许依人昨晚收到的惊吓有多大。抬起右手,随意地瞟了眼手中的腕表,三点五十了。不知道那个小女人是不是真的给他准备了训练?

    高大的身躯从沙发上离开,林凯文迅速下楼,到停车场去取自己的车子。

    心急的跑回家,连车子都没锁好就急忙上楼,可是,房子是空空的,许依人并没有在公寓里等他。林凯文莫名地心慌了,着急地去寻找每一个房间,浴室,卫生间,餐厅,房间,阳台,统统没有!

    林凯文颓然地坐在地上,她到底去哪里了?连一声招呼都没有打,就这麽不见了。

    烦躁地揉揉头发,林凯文开始自责。为什麽,他昨晚到底是发什麽疯?为什麽要对她那样做?难道不知道那样会伤害到她?为什麽为什麽?!

    许可人走出家门,在街头乱逛着,不知该到哪里去才好。这时候,她的电话响了起来。

    「喂。」许可人随手接起电话,因为烦闷的关系,说话的声音有点有气无力。

    「可人,怎麽啦?出事了?」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妖娆的豆沙喉。

    「三姐!」许可人惊喜的喊了出来,「你度假回来啦?」

    「是啊,我一下飞机就接到大姐的电话,说小妹出事了,到底是什麽事啊。」许媚人把玩着自己新做的水晶指甲,漫不经心地问道。因为许依人在猫妖没化成人形的时候就经常出事,大家也都习以为常,所以,许媚人也没当这是什麽大事,显得有点漫不经心。

    「依人在幻化成猫的时候看了a片。」

    「什麽?」许媚人惊呼一声,随即大叫起来,「许可人,你没有搞错吧?猫妖幻化成人的时候看a片可是大禁忌啊!你难道不记得了吗?」

    「我知道我知道。」许可人急忙回答,「可是,我忘记了啊。再说了,我走的时候太匆忙了,怎麽知道依人会在那天幻化成人。」

    「许可人!」许媚人大叫一声,把许可人的耳膜震得嗡嗡响,像是大钟被敲了一记,摇晃个不停。

    「怎麽啦?」许可人反应过来,急忙问道。她的耳朵好像出问题了,下次一定要去医院看看!

    「我去度假前不是吩咐过你吗?叫你好好照顾小妹,她幻化成人的日子就快到了,你怎麽没记牢啊?!」

    许媚人的豆沙喉虽然妩媚,也很撩人,但是,在这种情况下,许可人只觉得一阵头疼,为什麽她的生活会这样?她怎麽知道依人会在那天化成人形?

    许可人低下头,委屈地说道:「我怎麽知道啊,依人幻化成人的日子明明在两天後,我怎麽知道她会提前幻化成人啊。」如果让许可人的男朋友看到许可人现在的样子,他一定会大吃一惊!许可人低着头,委屈的样子就像正在挨老师教训的幼儿园小朋友,乖顺得不得了,完全没了狂野的气势,毕竟,许媚人是她三姐,威力还是有的。

    ☆、第三十二章

    「什麽,两天後?」许媚人忽然停止了怒骂,冷静下来。

    「是啊,两天後,怎麽了嘛?」许可人很白痴的问了一句。

    「难道她吃了什麽东西吗?不然日子怎麽会算错?」

    「我怎麽知道啊,我要是知道就不会让她看a片了啊,搞得现在这个样子。」

    「行了!别说了。」许媚人不耐烦的打断她,「我马上去查资料,我一定要找出这个原因。」

    「那依人呢?」

    「林凯文身边有没有什麽朋友,发动依人认识的那几个,马上劝她。不能让她失去信心!」许媚人果断地做出决定。

    「好的,我明白了。」许可人挂掉电话,深深的吸了口气,好吧,现在只有这个方法了。

    好不容易召集到汪铭和吴辰东,许可人以为自己能松口气了,没想到,许依人居然哭着闹着不肯见他们。

    「依人啊,你开开门好不好啊?」站在许依人的房门外,许可人真的是没办法了。

    「我不要见他们,你让他们走!」许依人固执的就像一头牛,根本就说不听,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就没再出来过。

    「依人,你听话好不好啊?」许可人耐心地敲着门。

    「我不要我不要!」

    「妈的!我靠!许依人你马上给我出来,你要是再不出来老娘就要踢门了。」许可人忽然挽起袖子开始发火,把汪铭和吴辰东都吓了一跳。

    冲身後惊讶的两人微微一笑,许可人转身继续发飙,「妈的!许依人你给我滚出来!你以为躲在里面就可以逃避事实吗?你这是乌龟行为!马上给我滚出来!不然我真的踢门了!快点!」

    许依人把自己闷在被子里,有些耍赖的喊道:「不出去!我说了不出去就是不出去!」

    「我靠,你娘的欠扁是不是啊!」许可人说着就挽起袖子冲了其上去,看样子是要把门拆了。」

    「哎哎哎!」汪铭急忙拉住她,你不要激动,就算你现在冲进去也没用啊!她会消除心理创伤然後继续好好生活吗?不可能,这样只会让她更难过!」

    许可人白他一眼,「我靠!那要怎麽办?」

    「你让开,让我们来劝她。」汪铭冷静地分析着,「只有劝她想通这个方法最安全,其他的都不可靠!」

    「没错!」吴辰东也在旁边附和着,「汪铭哥的能力一流,就相信他吧。」

    「好吧,我就把她交给你们了!」许可人转身离开,走了几步之後又不放心地转了回来!,「记得要照顾好她!」

    「你就放心吧!」吴辰东按着她的肩膀把她推到客厅,「你在这好好坐着,我们一定会成功的!」许可人看着他认真的点头,吴辰东才放心地走了回去。

    「依人,你在里面吗?给我开开门啊。」汪铭有礼地敲敲房门。

    「我不要!你们都是坏人,就知道欺负我!我才不会给你开门!」许依人在门那头大声喊道,「你们都是骗子!」

    「怎麽会呢!」汪铭还没说话,吴辰东就不要脸地开口了,」就算你汪铭哥是坏人,你辰东哥怎麽可能是坏人啊!」」辰东,别胡闹,现在说正事呢!」汪铭不满地扫了他一眼,「你给我安静。」

    吴辰东识相地闭上了嘴,汪铭继续劝说着屋内的许依人,「依人,你说清楚了,为什麽我们两个是坏人?不说清楚我们怎麽知道做错了什麽。」

    「没错没错,就算判刑也要有个罪名啊!」吴辰东很积极地煽动气氛。

    「你们骗我!说什麽只要当女佣他就会喜欢上我!可是现在呢?」许依人委屈的不得了,「他更加讨厌我了,还对我昨做那样的事…」想到昨晚的事,许依人还是心有馀悸,忍不住又哭了起来。

    「好了,那就算我们的错,可是你做的就全对吗?你敢确定你没有惹恼他?」汪铭好笑地说道,「凯文被惹恼後可是很恐怖的,难道你真的一点错都没有?」

    「我…」许依人支吾着说不出话来,好像他当时是很生气,看样子都知道他在发火。而且自己那样做好像有点过分了,他开始能忍住算不错了。

    「你看吧,你自己都知道你做的不对,怎麽能怪到我们头上呢,这不是很冤枉吗?」见许依人犹豫,汪铭很认真地说道,「你觉得被别人冤枉很好受吗?这样对我们公平吗?」

    「是啊,公平吗?」吴辰东继续附和。「依人,你不相信我们没关系到,可是,这样子你舒服吗,你的心里一定会有疙瘩,你觉得这样好吗?」

    「我…」许依人还是继续支吾着,她想不出什麽话能反驳他们,但心里却有了一丝松动。

    「其实我们也没什麽关系,但是你真的想这麽放弃吗,亏你当初还那麽热情地告诉我你喜欢凯文,我以为你说的是真的,没想到你……」汪铭开始痛心疾首。

    「我没有!」许依人扔掉被子,大声反驳,「我才没有放弃!」

    「那你为什麽不肯回去?不就是为了躲避凯文吗?」

    「就是就是,我看她就是在逃避!胆小鬼!」

    ☆、第三十三章

    「我才不是胆小鬼!」房门忽然被打了开来,许依人双手插腰站在门口,瞪着她的那双超级猫眼看着两人,「我没有放弃!」

    「那你为什麽不回去?」吴辰东挑眉看她,「说到底你还是胆小!」

    「才没有!我才不是胆小!」许依人大喝一声,然後别扭地绞着食指,「我只是……只是……想让他给我道歉。」

    「就这麽简单?」汪铭怀疑地看他一眼。「你如果真的胆小我们不会逼你的,你只管说就行。」

    「我哪有胆小!」许依人梗着脖子不肯认输。「没……没错!只要他肯道歉我就回去。」

    「好!」汪铭一口答应,非常的乾脆利落。

    「你真的能办到?」许依人很是怀疑,那个冰山会道歉?!怎麽可能?!又不是天要下红雨了。

    「没错!」汪铭的态度很是肯定,「你也不要忘记你说过的话!」

    「好,只要他肯道歉我就肯回去!」许依人梗着脖子跟他呛声,可是,刚说完豪言壮语,许依人就後悔了,她刚才是是梗着脖子说出这句话的?但是真的面对林凯文,她肯定还会害怕的,到时候就完了,可是汪铭却不容她反悔。

    严肃地看着她,汪铭一字一句的说道:「骗人的是小狗!」吴辰东立刻倒地,他怎麽没发现汪铭的这一面呢?

    「好…」许依人乾笑着点点头。小狗?她可是猫哎,怎麽可能变成小狗,也绝对不能变成小狗!就这样,无知的小本苯猫就这麽给忽悠过去了……

    「没事了吗?」许可人从他们身後冒了出来,一脸的担心。

    「没事了。」汪铭转身往门外走,「晚上带她到黑格酒吧来,事情都会解决的。」

    倒在地上的吴辰东一把扯住他的裤脚,「哥,等等我!」

    汪铭嫌弃地看了他一眼,然後极其没有良心地把他一脚踢开,「你带他们过来吧。」然後潇洒地开门离开。

    「哥,你好狠心啊!」吴辰东倒地呻吟,「你怎麽可以这样对我……死没良心的。」见许依人和许可人好奇地蹲在他面前看着他,吴辰东立刻变了一副嘴脸,温柔的一笑,双眼开始放电,「美女,扶我起来吧。」

    「切!」两人同时嫌弃地啐了一口,然後回房间换衣服去了。吴辰东泄气地躺在地上,我靠!难道我的帅哥魅力减弱了?应该不是吧……今晚一定要找几个美女来!证明我的魅力绝对是有增无减的!

    公寓里……

    林凯文坐在地上,心里还在自责,忽然,他想起了电话。一般来说,许依人都会用电话来催他,要他做什麽,要他不许做什麽。急忙掏出手机,林凯文却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就是……他根本不知道许依人的手机号码。查找通话记录,还是没有——他这才想起,因为当初嫌许依人太烦,直接把号码给删了,并且不再接她的电话。林凯文愤怒地低吼一声,把手机摔到地上。

    手机在地上弹了几下,最後掉在房间门口,还好手机质量还算不错,只是表壳破了一点。

    铃……

    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林凯文的自责,他浑身的细胞都莫名地兴奋起来,急忙七手八脚地爬过去把手机捡起来,「喂。」

    「凯文,你在哪里?为什麽在公司找不到你。」

    「我回家了,有什麽事?」林凯文随口回答着,伸手想挂了电话,脑海里却迅速闪过一个念头。「汪铭,你知不知道许依人的手机号码。」

    「我知道,可是我不想告诉你。」汪铭悠闲地抬高脚放在桌子上,举起红酒轻轻呷了一口,「你把她怎麽啦?吓的都不会说话了,一提到你就像见了鬼似地。」

    「是我不好。」林凯文轻声自语着,「那你知道她在哪里吗?」

    「嗯,晚上她姐姐会把她带到黑格酒吧,来不来随便你,还有啊,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的!」汪铭「滴」一声挂了电话,绝美的脸上是不能阻挡的性味。看来,又有好戏看咯!想到晚上的情景,汪铭浑身的细胞都兴奋起来。【某夕:腹黑啊腹黑!大家千万不要被他的外表骗了!某:嗯?某夕:我什麽都没说我,我马上走!迅速飘走……】

    黑夜来临……黑格酒吧似乎比往常热闹许多。

    吴辰东带着许依人招摇地走在黑格酒吧里,後面还跟着许可人,防止许依人中途逃跑。

    「姐姐啊,我们可不可以不去了。」许依人一想到昨晚的林凯文就全身发抖,连双腿都忍不住开始打颤。

    「不可以!」吴辰东和许可人一起应声,「想都别想!」

    「可是……」

    「闭嘴!」许依人还想说些什麽,还没说完就被两人打断,两人一齐在房间门前停下,然後把许依人推了进去。

    林凯文心急如焚地等在包厢里他已经在这里等了两个小时了,可是,这两个小时就好像过了两年一样漫长。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林凯文急忙抬头,看到许依人被推了进来,这才放下心来。

    许依人踉跄了几步站稳步脚,刚抬起头就看到林凯文的俊脸,吓得她差点跳起来,一个激灵,许依人转身就想往外面跑。还好吴辰东和许可人反应快,一把拉住她往房里一塞,「依人,你放心,如果有什麽情况的话,姐姐一定会帮你的,不要再害怕了。」许可人非常不负责任地说完这段话然後毫不留情地关上门。

    ☆、第三十四章

    许依人眼睁睁地看着门被关上却无能为力,意识到林凯文还是盯着自己,一个闪身,许依人急忙消失在林凯文的视线里。只一瞬间,许依人就不见了,林凯文心里一惊,急忙寻找她的身影。定睛一看,这才发现,原来许依人跑到了包厢里面离他最远的角落,他的心忍不住抽痛了一下,但还是故作镇定地没有表现出来。

    许依人窝在隐蔽的角落里瑟瑟发抖,妈妈啊!救命!她真的不该赌气的,她现在真的好害怕,那时候就不应该放狠话!现在看见林凯文坐在那,她就有一种无比的恐惧感,昨晚的情景全部涌上脑海,一遍遍在脑子里回放,自己的哭喊,林凯文的啃咬,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麽的可怕,那麽的不留情。

    看着许依人瑟瑟发抖的样子,林凯文的心里更加隐隐作痛,但他还是凑近了许依人,学着她的样子窝在离她比较近的角落。

    窝在角落里的两人似乎都有些拘谨。尤其是许依人,一直低着头,让人不知道她在想些什麽。

    而林凯文则时不时的盯着许依人看,一日不见,许依人似乎漂亮了许多……

    安静的时候更是别有一番风韵……

    难道这就是传说当中的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样的许依人让林凯文看的有些痴了,竟忘记移开眼。这样专注的眼神被抬起头的许依人看到,顿时羞红了脸,但她还是心有馀悸,不敢靠林凯文太近。

    而林凯文却没有被发现的尴尬,反而觉得这样的许依人真的好美,美到想让人吃下肚去……心动不如行动,林凯文起身靠近许依人。许依人越来越红的脸无疑是最好的催情剂,让林凯文原本还有些犹豫的想法烟消云散。

    轻抬起许依人的脸,唇就映上了那两片美好。感觉果真比想像中的更加好,让林凯文忍不住的加深了这个吻,却又似乎有什麽顾忌似地动作异常轻柔,小心翼翼。

    许依人本能地开始抗拒,小手不停地捶打着他的xiong膛,企图让他停下来,可是,林凯文异常的温柔让她下不了手,只好顺着林凯文的动作小心的闪躲着,林凯文却不想这麽轻易地放过她,扳过她的头继续轻吻。

    而已经动情的许依人很明显不满足於这样的轻吻,於是主动伸出舌头与林凯文的舌缠绕,还不时的发出呻吟声。彻底击溃了林凯文的防线。

    一时间,温柔的轻吻变得激情,火热的温度似乎要燃烧到两人一般。

    许依人的上衣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半褪……就在林凯文打算除掉许依人身上的障碍的时候,原本应该关上的门却开了……

    两人赶忙尴尬的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抬头就看到一个醉醺醺的男子站在门口揉手臂,看样子他并没有看到什麽。

    两人的心稍微的平静了一些,马上又感到一些愤恨

    许依人愤恨的是这个男人什麽时候进来不好,偏偏在这个时候……她好不容易才接受了林凯文的需要,再努力一下就可以了,没想到在关键时刻被人打扰了。

    而林凯文愤恨的是,刚刚为什麽忘记把门锁上……该死的!竟然被打断了好事!

    安於闲好不容易站直了身子,待看清两人的情况後了解点点头,一双桃花眼笑得弯成了月牙,伸手做个抱歉的姿势,「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们了。真是抱歉哈,你们继续,不要管我。继续继续!」讪笑着冲愤恨的两人挥挥手,大步推门走了出去,片刻後,两人就听到了门外的吼声,「该死的,是谁把我推进去的?你故意的吧!看我不打扁你!」随後酒吧里便响起了一阵哀号声和求饶声,以及青年男女的嬉笑怒骂声。

    许依人掩嘴偷笑,这娇媚的样子立刻把林凯文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依人,你跟我回去好不好,没有了你,我觉得我的生活好不规律。」林凯文脸不红心不跳地说着肉麻话。

    「啊?」许依人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呆呆地看着他,「你不嫌弃我了吗?」

    「我怎麽会嫌弃你。」林凯文再凑近了一点,「我希望你能回来,继续当我的女佣,照顾我的生活。」

    「我……我再想一下……」许依人虽然还沉浸在刚才的情欲没有回过神来,但是,她还是往边上挪了一点,跟林凯文保持着距离,那晚的记忆真的是太恐怖了,就算刚才她有多动情,现在回过神来还是不敢靠林凯文太近。

    林凯文不动声色地把两人的距离拉近,继续谈着刚才的话题,「快点答应吧,没有女佣照顾我,我的生活会很麻烦。」

    「真的吗?」许依人疑惑的歪了歪脑袋,「我才住进你家没几天,你就这麽习惯我了吗?」

    林凯文一把搂住还在冥想的许依人,「别想了,是你照顾的太好,所以我才会喜欢你做我的女佣。」

    「哦,那好啊。」许依人呆呆地点了一下小脑袋,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掉入了某人的陷阱。

    虽然说好了要回去当女佣,但许依人还是不敢放开手脚,只要林凯文稍微皱一下眉头她都害怕的不得了。原本说好的健身计划都快要放弃,反倒是林凯文非常积极地实行着。

    许依人现在只想快点勾引到林凯文然後马上回家,而林凯文则是想把她留下来好好照顾,两人就这麽心思各异地过着生活。

    ☆、第三十五章

    这一天……

    林凯文特意准备了浪漫的烛光晚餐,两人坐在高级西餐厅里尽情享用着。

    因为许依人说不能因为自己有钱就那麽专横霸道,所以林凯文并没有把整个餐厅都包下来。

    如果许依人知道自己的决定会引发後面的那麽多事情,不知道她会不会後悔?

    不过,世界就是这样,有很多你始料未及的事情,而正因为这样,才让你的生活多姿多彩,充满了各种经历和遭遇。

    两人安静地切着牛排,都不说话。

    林凯文抬头看了眼许依人,开口想说点什麽,却又不知道说什麽好,又把头低了下去。来回几次,许依人居然也没嫌他烦,只是沉默地切着盘里的牛排,安静地垂眉不说话。

    「依人……」林凯文抬头,刚想说点什麽,旁边的吵闹声就打断了他的话语。「你个不要脸的贱人,说什麽不爱我了,我看你是被别的男人勾搭上了吧!还祝我幸福,你去死吧!」男人大声的谩骂着将水泼到了女人身上,完全不管女人的面子往哪里放。

    伸手将空了的杯子往桌上一拍,男人起身走了出去,「我看你是做妓的吧,以後都不要再让我看见你。」

    女人坐在原位低泣着,引起了周围顾客的一阵议论,虽然说大家都西装革履貌似高贵,但是,人性的八卦还是不能阻挡的,尤其是在这种高级餐厅里,发生这种事更会成为八卦事件的焦点。

    「依人……」回过头来,林凯文还想继续刚才没说完的话,可是,许依人却已不见了。定睛一看,原来许依人跑到刚才被泼水的那个女人身边。

    「小姐,你没事吧。」许依人关心地问道,伸手递给她一张餐巾纸。没成熟的女生就是这样,太多都很心软。如果许依人知道这一切都是计划好了的话,她就不会那麽心软,也不会烂好人的去多管闲事,自然,後面的许多事情也就不会发生,但是,都说了是如果了,这一切的一切,冥冥之中都已成了定数。

    「谢谢。」女人接过纸巾,抽噎着对许依人道谢。

    「刚才那个是你男朋友吗?他为什麽要这麽对你?」许依人很是不解,虽然说林凯文对她很过分,但是,她还是能接受的,但是,像刚才那样过分的她就没见过了,毕竟她化成人形还没多久。

    「没什麽,是我对不起他。」女人哽咽着,眼泪又止不住的往下掉。

    「啊?」许依人不解,还想再问些什麽,林凯文却走了过来,「依人,你在干什麽?我还有话要对你说。」

    「对不起,我要走了。」女人似乎有些慌张,拿起自己的包包就想往外走,却意外地跟林凯文撞上了。

    「你眼睛长在头顶了吗?」林凯文不满的皱起了两道俊眉。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女人急忙捡起自己的包包,慌张的往外跑。

    「等一下!」林凯文却伸手拉住了她,「你怎麽会在这?」

    「你是……」许依人惊讶地捂住了嘴。天哪!怎麽会是她?那个死不要脸的秘书姐姐,当初居然还那样对待她,她还好心好意地给她送上纸巾!气死我了!我刚才干嘛那麽好心啊!

    「没什麽,你们继续吃饭吧,我要回家了。」陈可转身想往外跑,林凯文却钳制着她不让她走。「说清楚!」

    「有什麽好说的?你们不都看到了吗?」陈可愤怒地挣脱开林凯文的手,「我被男朋友甩了,狠狠地嫌弃了,这样够了吗?你们还想说什麽?同情我还是嘲笑我?够了,我全都了解了!我要回家了,再也不见!」

    「等我一下!」林凯文急忙追了上去,意识到许依人还在後面,他急忙说道,「依人,你在这等我回来。」转身却不放心地去追陈可。

    许依人不敢置信的看着他的背影,看着他把陈可搂在怀里。无力地跪坐在地上,许依人的心凉了。

    林凯文一把抓住陈可的手,将她拉了回来。

    「总裁,这是我的私事,就请你不要再管了好吗?」陈可一脸的泫然欲泣,「我现在只想回家。」

    「好。我送你回家!」林凯文说着就拉着陈可往车库走去。

    「总裁!」陈可挣扎着想摆脱他的钳制,可是,因为力不从心,根本就摆脱不了。

    「上车!」林凯文也不废话,直接把陈可拖上车。

    坐在车上,两人都安静的不说话。

    「你……为什麽会……跟男朋友分手?」安静许久,林凯文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惑,自从那晚他发现陈可睡在他床上之後他就对她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他说不上是什麽感觉,但是,他知道总有一天他要对她负责。

    「没什麽,是我自己要分手的。」陈可明显的不想告诉他。

    「说实话!」林凯文眉头一皱,他心里总感觉有点不对劲,但是也说不上来是哪里,只是,他觉得陈可一定隐瞒了什麽。

    「你要我说什麽?」陈可忽然激动起来,对着林凯文大声吼道,「你要我说我告诉他我爱了别的男人然後跟他上了床吗?」林凯文的心里一紧,急忙踩刹车,车子迅速打了个弯,轮胎在地面滑出一道道痕迹。

    ☆、第三十六章

    「我爱上了那个跟我有一夜情的男人然後要跟我男朋友分手!你觉得这样子的我很有脸面是不是啊?」陈可不能控制地保住自己的头,「我真的很难过,我知道自己不能这样做,可是,我真的很爱很爱他,你要我怎麽办啊?」

    「我……」林凯文想说些什麽,可是喉头哽咽,好像被棉花堵住了一样,想说,却又说不出来。

    「你不用说了。」陈可擦了擦眼中的泪水,「送我回家吧。我可以处理好自己的事情,我知道总裁你有自己的生活,我不会打扰到你的。」

    「好吧。」林凯文也不知道能说点什麽,安静的开车将陈可送回家,然後急忙掉头,回到西餐厅。

    看见林凯文急急忙忙地冲了进来,侍者急忙拉住他,「先生,刚才跟你一起来的那位小姐已经离开了。」

    「离开了?」林凯文眉头一紧,将几张红色钱钞塞入侍者的手中,「这是小费!」说完就急忙奔了出去。

    侍者嘿嘿奸笑几声,暗叹自己真是聪明。今晚又多了几张红色钱钞!

    许依人垂头丧气地打开房门,不出所料,许可人又不见了。叹口气,许依人安静地洗澡睡觉。反正姐姐有男朋友,自己也不需要管她,先管好自己再说吧。不过,最近不知道她在忙些什麽,老是不在家,男朋友也打电话来问过她,但是许依人根本都不知道她在哪里。

    无声地叹了口气,许依人不想管这些烦心事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未来的命运会怎样,还有空管别人!

    ——————————————————————————————

    「打电话,不打电话,打电话,不打电话……」许依人抱着抱枕窝在沙发中,最终还不断地念念有词,小依(那天捡到的小猫)好奇的看着她,一双猫眼咕噜噜直转悠。

    「哎呀!烦死了,还是打电话吧!」许依人扔掉怀里的抱枕,一把掏出手机,「喂。」

    「喂,我是吴辰东,找我有事?」吴辰东的声音从手机那头传来过来,伴随着的还有悠扬的音乐声。

    「喂,辰东哥,我是依人。」

    「依人啊,你有什麽事吗?」吴辰东揽住右边女人的香肩,很是享受的看着眼前的表演。

    「我想……问你一下,有什麽办法……能……能快速勾引到男人?」许依人不好意思的问道,说实话,她真的受不了了,她现在只想抱着小依大声喊几句。

    「勾引男人?」吴辰东扬起嘴角,「依人你是要出手了吗?」

    「哪有啊。」许依人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一只手摸着小一的脑袋,而小一则高兴地咬着她的手,完全就把她的手当成了玩具。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吴辰东笑道,「有什麽事就直说吧。」

    「就是想问你一下。」许依人傻笑着,「什麽样的女人比较吸引男人啊?」

    吴辰东看着近在咫尺的舞女,挑眉坏笑,「什麽样的啊。当然是要身材好的。」

    「身材好?哪种算身材好?」

    「丰rǔ……纤腰……翘臀……美腿……」吴辰东的手不老实地在舞女身上轻轻滑过,享受着那细腻的肌肤。

    「啊?我还是不懂。」

    「要懂得勾引!」

    「怎麽勾引啊?」

    「跳钢管舞!」吴辰东非常有信心地说道,「好了,我只能教你这麽多了,剩下的你自己好好努力吧!拜……」扔掉电话,吴辰东立马扑向舞女,美色当前,其他事都滚一边去吧!

    「跳钢管舞?」许依人又开始咬手指,「有这种东西吗?」不管了!先试试吧!说做就做,许依人立马打电话给许可人,向她请教。

    又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

    林凯文回到家的时候吓了一跳,至於为什麽吓了一跳,那就要问许依人了。

    客厅中间放了一个长方形的木块,中间还插了一根钢管,长度刚好可以顶到天花板。许依人勾在钢管上,衣料单薄。黑色的紧身背心勾勒出她纤细的身材,但是却意外的让他移不开眼,黑色的丝巾围绕在眼部以下,更显的神秘,让人忍不住想去靠近。及膝的皮靴轻巧地就勾住了钢管,不过略显保守,看来她还是适应不了那麽暴露的穿着啊。

    灵活的胯部和圆翘的臀部配合地非常好,在镜子前面扭出撩人的贴钢人体波浪,妩媚的一笑,许依人已经发现了林凯文的存在。

    更加卖力地扭动着自己的翘臀,许依人回眸一笑,做出几个诱人的助力走,一个旋身用劲跃起,双手抓住钢管的上部,小腿有力地勾住钢管,优美的旋转中,还不忘冲林凯文抛个媚眼,惯性渐失,许依人沿着钢管缓缓滑到了地上,正好面对着林凯文。

    抬起满是汗水的小脸,许依人妩媚一笑,「凯文,你回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