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好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的色狼女友 > 24-29
    24-29

    ☆、第二十四章

    灯光一闪,许依人只觉得脑子一片空白,呆愣在原地没有动作。林凯文低咒一声,快步冲过去,抱住呆愣的许依人然後侧身一滚,一辆高级轿车从两人身边呼啸而过。

    两人咕噜噜地直往路边滚,直到撞到路边阶梯才停了下来。双方都瞪大了眼,惊讶地看着对方。

    因为,两人的唇,不小心碰到了一起。两人就这麽僵硬着,保持着亲吻的姿势,直到,许依人怀里的猫咪「喵」了一声,两人才反应了过来。

    林凯文一把推开许依人,背对着许依人坐在地上,尴尬的乾咳一声,林凯文极度不满地开始骂人,「笨蛋!你知不知道刚才很危险!」

    「我,我……我只是想把小猫带回家嘛。」许依人委屈地低下头,无辜地看着怀里的小猫,小猫也配合地舔着她的手指。

    「难道为了一只猫就不要命了吗?你这个笨蛋!」

    「又没怎样,凶什麽啊……」许依人嘟着小嘴不满地说,小手也开始不老实。「我只不过是看小猫可怜嘛。」他干嘛这麽凶啊,她又没做什麽,坏人!

    「你真的是个笨蛋!」林凯文转身,狠狠地赏了她一个暴栗,冷冷的瞥了一眼,林凯文提醒道,「你的猫快被你蹂躏死了!还不快放开手。」

    「啊?哦!」许依人急忙松开手,抱歉的看着怀里的小猫。而怀里的小猫则是委屈地耸拉着自己的耳朵。妈妈,这个姐姐好讨厌,竟然一直揪人家的耳朵,欺负人……呜呜……痛痛……

    「好了,我送你回家吧。」林凯文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然後朝许依人伸出手。没想到她对动物居然这麽有爱心,难道,是他看错人了?还是,她的演技太逼真了?不管怎样,还是先看看再说吧。尽管心里是这麽想的,但潜意识里,林凯文对她的态度还是有所改观。

    「嗯。」许依人乖乖应声,跟着林凯文回家。

    坐在办公室里,林凯文根本静不下心来,脑子里都是许依人的倩影。

    「总裁,您要的咖啡。」陈可将一杯咖啡放在桌上,看见林凯文的样子後淡淡一笑,「怎麽了,总裁是遇上什麽烦心事了吗?」

    「没有。」林凯文立刻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嘴脸,「去工作吧。」

    「好的。」林凯文不说,陈可也不能多问什麽,毕竟他才是老板。但是,以後的事情可没那麽好说了!

    想了想,林凯文还是拿出了手机。思量再三,林凯文还是按不下手中的键。

    「总裁……」原来安静的陈可忽然出声,把林凯文吓了一跳,手中也不小心一按,输好的电话号码就这样拨了出去。

    「有事等会再说。」林凯文冷静的看着手机对陈可吩咐道。然後拿起手机放到耳旁。

    「喂。」许依人的声音从手机那头传来,看来还没有起床,声音嘟嘟囔囔的听不清楚,但是带着几分可爱和单纯,让林凯文心中一动。

    「我是林凯文。」

    「哦,林凯文啊,有什麽事吗?」许依人懒懒地翻了个身,准备继续睡过去,可是下一刻,她就从床上跳了起来,「啊?是林凯文?你有什麽事吗?」

    「哦,是这样的。」林凯文开始找借口,「我们昨天不是救了一只小猫吗?你有没有给它洗澡然後打疫苗啊?」

    许依人看看窝在自己身边安稳睡觉的小猫开心一笑,「当然洗澡了啦,它还和我睡在一起!」

    「那疫苗呢?小猫是从外面捡回来的,应该给它检查一下,不然它会生病的。」

    「真的吗?我怎麽不知道啊。」许依人傻傻的咬起了手指头。你当然不知道啊,因为你不是人啊。这麽基本的常识你自然是没有的。

    「你不知道也没关系,我们现在带小猫去检查一下,然後给它打疫苗,你说好不好?」林凯文难得这麽温柔的对女人讲话,许依人当然不会拒绝!

    高兴的点点头,许依人大声说道,「那我现在马上换衣服,你等会来接我。」

    挂掉电话,林凯文拿起外套就往外冲,陈可急忙拦住他,「总裁,这份文件……」

    「这些文件就留到我回来後再处理,我出去有点事。」说完人已不见。陈可暗暗的握进了拳头。该死的!刚才那个是不是昨天的小贱人?救的猫?想不到这个小贱人的手段竟然这麽高明,连这种方法都想得出来,看来,自己是低估她了!你给我等着瞧!

    许依人精心打扮了一番,然後站在楼下等林凯文。怀里的小猫不乖的在她怀里乱蹭,希望引起她的注意。

    「不要吵啦,等下凯文就会来接我!这可是我跟他的第一次约会啊!你可不要给我出什麽状况!」许依人认真地教训着小猫,然後满眼爱心地憧憬起她跟林凯文的美好未来。

    「滴滴!」几声车鸣声忽然响起,许依人急忙回神,定睛一看,原来是林凯文。高兴的上了车,两人直奔市内有名的宠物医院,给小猫做了检查然後打了疫苗,林凯文这才放心。

    坐在车上,林凯文状似随意地看了眼正在和小猫玩耍的许依人,然後说道:「依人,我知道有家餐厅还不错的,我们要不要去试一下?」

    「很好吃吗?」许依人眨巴眨巴眼睛,期待地看着他。

    「味道不错。」

    「那我们赶紧去吧!」许依人高兴地欢呼一声,怀里的小猫也因为精力充沛高兴地喵喵直叫。於是,林凯文莫名的高兴起来。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麽。

    坐在正式的西餐厅的,许依人一点都不介意自己的穿着不适合,也不管侍者对小猫的极度不满。特地为小猫点了一盘鱼,高兴地看着小猫在一边狼吞虎咽。

    「你怎麽不吃啊。」林凯文随意地问道,把牛排往她面前推了推。

    ☆、第二十五章

    「没关系,我不着急。」许依人微笑着看他,眼角不经意间瞟到她的餐盘,许依人的表情忽然变得非常严肃,「你不喜欢吃蔬菜吗?」

    「蔬菜?」林凯文疑惑地皱起了眉头,顺着许依人的视线看过去,林凯文注意到盘中的生菜,眉头一皱,林凯文嫌弃地说道,「那是给牛吃的,我不吃草。」

    「不行!」许依人也学他的样子眉头一皱,把生菜放到牛肉上,「就吃肉不吃蔬菜对身体不好!」

    「可是我不喜欢吃!」林凯文把生菜拨到一边。

    「那也不行!蔬菜对身体好。」许依人固执地又把生菜拨了回去。

    「那是给牛吃的!」继续无情地拨出去。

    「不对,这个吃了真的对身体好!」继续积极地拨回来。

    来来回回,来来回回,两人僵持不下,连旁边的小猫都停下吃食的动作呆呆地看着他们来回拨弄。

    僵持之下,林凯文忽然「呼哧」一声笑了出来,「你真的很爱管,谁要是找你来当管家绝对可以放心!」

    「我可以认为这是夸奖吗?」听到林凯文的话,许依人害羞一笑,不好意思再说话,林凯文也顺水推舟,把生菜再次拨了出去。

    大快朵颐之後,许依人满足的坐在林凯文的车里,眯着眼高兴地抚着自己的小肚皮。

    「你很开心吗?」林凯文眼一眯,装作不经意地问道。

    「是啊。」许依人高兴地笑眯了眼,「你第一次约我出来就请我吃了这麽好吃的东西,还带着我家小一出去检查,我真的好高兴。」

    看着许依人一脸兴奋的样子,林凯文也不再多说什麽,只是嘴角轻轻扬起,脸上带着自己都不曾察觉的温柔。

    「姐姐,我好高兴哦!」一进家门,许依人就高兴地飞扑上去。

    「怎麽啦,什麽事情这麽高兴?」许可人从a片中回过神来,一脸的兴味。

    「凯文今天说我当管家婆很好!」许依人高兴地把小猫放到篮子里,「我好高兴哦!」

    「管家婆?」许可人的眼珠咕噜噜地转了几圈,然後开始出主意,「他说你这个是不是有点暗示的意味啊?」

    「啊?暗示?」许依人不解的看着自家姐姐。那是什麽东西?她怎麽听不懂。

    「不管是不是暗示,你可以用这个接近他啊!」许可人把手往她肩上一搭,郑重地说道:「依人啊,你不要忘记了你的目的,到时候後悔可就来不及了!」

    「用这个接近他?」许依人的眼珠子也开始咕噜噜的乱转。「那我要怎麽做?」

    「没错!」许可人一脸的笃定,「你不是有他朋友的电话吗?让他们帮忙!就让你当他的管家婆!这是他自己默许的。」

    「好!」许依人开心的点点头,「这个计划好!」说到就做,许依人立刻打电话给汪铭和吴辰东。

    计划好一切,汪铭和吴辰东开始行动。坐在林凯文的办公室里,汪铭和吴辰东都不说话,只是安静的喝着咖啡,而林凯文也不管他们,只是自顾自得处理着自己的文件。

    「开始吧。」汪铭对吴辰东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可以开始了。吴辰东了解点点头,然後状似随意地说道,「凯文啊,你不觉得你家应该找个女佣吗?」

    「女佣,我不需要那种东西。」林凯文停下手中的笔抬起头来,冷冷地瞟了他们一眼,「你们有什麽事吗?」

    「没事,就是觉得你的家好像冷清了一点。」汪铭淡淡地喝了口咖啡,然後也跟着附和。的确实很冷清,只有他一个人,都没什麽生气。

    「是吗?」林凯文放下文件,认真地打量着他们两个。他们到底想搞什麽?又在想什麽诡计?上次的事情还都查清楚,是他们两个做的。这次,还想做些什麽?虽然他们是兄弟,但是,有些事情还是不得不防的。

    「当然啊,你不觉得很冷清吗?」吴辰东起身揽住他的肩膀,笑道,「你在怀疑什麽?难道你还不相信我们吗?」

    「那好啊。」林凯文淡淡的点头,低头继续处理着自己的文件。汪铭,吴辰东,我倒想看看你们在搞什麽。

    许依人抱着抱枕坐在黑暗的房间中,许可人出去约会了,从出去开始到现在都没回来,她独自一个人坐在这里等了好久了。

    反正姐姐有男朋友,会很幸福,还管得上我吗?许依人沮丧地倒向沙发。

    「啊!」我为什麽要这麽难过?只要得到一个晚上就好啦,为什麽那晚就那麽跑掉?真是笨蛋!管他童馨不童馨,做了就跑,那就完啦!哦……许依人你可真是个笨蛋!

    忍不住敲自己的脑袋,许可人暗骂自己真是太笨了。现在她只能祈祷汪铭哥跟辰东哥能成功!不然她真是要後悔死了!

    「铃铃铃铃……」电话铃声忽然响了起来,许依人急忙接起电话。这是他们商量好的暗号,不管成不成功都要给对方一个电话。

    「喂,我是许依人。成功了吗?」许依人有气无力地问道,她已经不抱什麽希望了,但是下一刻汪铭的话却让她跳了起来。

    「真的吗?」许依人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要我去当女佣吗?这个位置是不是很容易就能得到他的心?那我们这算是成功了?」

    「对对!」吴辰东忙不迭地回答道,「这个位置可是跟他亲近的最好时机啊。如果能好好把握,你一定能抓住他的心!」

    「真的吗?」许依人双眼泛光,紧张地抓着手机。

    「当然是真的。」

    「那……我要什麽时候去报到,现在吗?」许依人很是心急,终於有机会靠近他了!一定不能错过!

    「嗯,行吧。地址知道吗?」

    「嗯,我知道。那晚送他回家的时候我就知道了。好好……」许依人挂掉电话,兴奋地蹦上床,「哇!我要去当女佣了!当女佣!大冰山!我一定会俘虏你的!」

    到超市买了菜,准备好一切,许依人拿着地毯下的钥匙进了门,这是汪铭特意给她留下的。

    「诶……这房子好有人情味哦。」许依人放下东西,兴奋地跑进屋内参观起来,「没想到这个冰山居然有这麽一个温馨的家,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许依人啧啧感叹着,完全就没发现这套房子的设计是女性风格的。也算的话i,像她这麽迟钝的人怎麽可能发现这公寓的设计者不是林凯文而是个女性。

    「铃铃铃铃……」电弧铃声又响了起来,许依人拿起手机一看,是汪铭。

    「喂,汪铭哥。对,我已经到他家了。」

    「嗯?他经常不吃晚饭的吗?」

    「好,我知道了,我会做晚饭的。」许依人挂掉电话,把东西拿进厨房,开始忙碌起来。虽然说她没有做过饭,可是在猫妖的那时候就看姐姐做过,而且一直都在看美食节目,也学习了不少东西,就差实践这一步而已。

    ☆、第二十六章

    许依人哼着歌,高兴地在厨房里忙活起来。没多久,一大桌热气腾腾的菜就摆在桌子上了。

    做好了菜,身上已经是油腻腻的了,许依人嫌弃的闻了闻自己,跑进卧室找衣服穿。她可没有带衣服,虽然说她也想光着身子勾引林凯文,但是晚饭就浪费了,她可不希望自己的心意全都白费。

    拿了一件林凯文的黑色衬衫,许依人跑进浴室,开始泡澡。无数的小星星在闪啊闪,凯文的黑衬衫啊,好幸福好幸福!

    澡也洗完了,菜也做好了,可是林凯文还是没有回来。

    许依人坐在沙发上,无聊的把玩着遥控器,一个一个换着台,就是没心思去看。翻开手机一看,已经是九点了,为什麽那男人还没回来。许依人打个哈欠,倒在了沙发上。睡一下,我就睡一下,马上就醒过来等他。

    这麽想着,许依人迷迷糊糊地就睡着了。

    晚上,十二点半……

    林凯文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里,刚打开门,他就觉得不对劲了。

    为什麽电视机开着,桌上还摆了好几道菜?

    走近一看,他才发现缩在沙发上的小人。

    是她。林凯文忍不住吃了一惊。许依人的睡姿很是可爱,小脸红扑扑的,眼睫毛长长地就像两把小扇子,粉嫩的嘴唇还微微开启,似乎在咕哝着什麽。怀里紧紧抱着沙发上的抱枕,遥控器丢在地上,整个人蜷成一团,就像一只熟睡的小猫,带点小可爱,又带点小憨厚。

    看着她的睡颜,林凯文心生怜悯之情,忍不住伸手帮她把掉落的碎发捋到耳後。

    「嗯……」许依人嘟着小嘴,迷惑的摇摇头,想要把林凯文的手弄开。

    林凯文急忙放开手。许依人揉揉惺忪的睡眼,依稀看到有个人影站在自己身边。

    「你回来啦。」许依人可爱地展露笑颜,从沙发上一骨碌爬了起来,「我给你准备了晚饭,你快吃吧。」

    「我已经吃过了。」林凯文已经恢复了那副冷面孔,站在一边看着许依人从沙发上起来。「你怎麽会在这里?」

    「啊?吃过了吗?」许依人呆愣了下,掀开盖子的手也不自觉地顿了顿,但是她马上就反应了过来,僵笑着转过头,「吃过了啊,那没事,我明天早上再给你做吧。」她尴尬地用手捏着裙子,假装没事人一样对林凯文说着。「辰东哥没跟你说嘛?我就是你的女佣,他通知我然後我就过来了。」

    「嗯。」冷冷回应一声,林凯文转身走进房间,「我要洗澡了,你也早点睡觉吧。」许依人,原来这一切都是你的主意,本来还以为你能安分点,没想到你还是这麽会勾搭。

    「好。」许依人微笑着送他进房,转身,却已是满脸的疲惫。为什麽,感觉到心好累。他还是这麽冷啊。

    忍不住端了杯酒,还是穿着林凯文的黑衬衫,走到阳台。不是说人类烦恼的时候都会喝酒吗?这应该是个消除烦恼的好办法吧。

    林凯文洗完澡正准备睡觉,忽然发现客厅的灯还开着,里面居然没有那个女人的身影,冲进卧室去查看却一样没有人。

    他大步跨向阳台,突然,一个娇小的身影进入他的眼帘。

    她的背影竟然透着一丝落寞与脆弱。林凯文忍不住冷笑,当初她勾引他的那个样子他还是记忆深刻。

    此刻的她,只穿了一件他的黑衬衫,长发随风飘舞着,纤细的嫩腿在夜色中更加清晰。林凯文没有出声,只是静静地看着她喝完酒,转身离开。

    「少爷,可以起床啦。」早上五点半,许依人很准时地跑进林凯文的房间,叫林凯文起床。昨晚汪铭哥跟她说了好多细节,比如林凯文不喜欢吃早餐,喜欢空胃喝咖啡。吃饭的时候不喜欢吃菜,很喜欢肉,他觉得那些绿色蔬菜是牛才吃的。还有,林凯文很喜欢抽烟,一不高兴就抽烟,希望许依人可以帮他改掉这些习惯。

    许依人走进房内时,林凯文还没起床,开着冷气盖着被子睡得很舒服。许依人跪在床边,认真地看着林凯文的睡颜,忍不住又不老实起来。掀开被子钻了进去,在林凯文的xiong膛上画着圈圈。

    咬着他的薄唇,许依人忍不住回想起那天晚上的情景,更加熟练地一路吻下去。

    「嗯……」林凯文闷哼一声,嗓音沙哑,似乎马上就要醒过来。

    许依人被他突来的反应吓了一跳,急忙起身,装做什麽事都没有发生过。

    「你在这里干什麽?」林凯文睁开眼就看到许依人跪在床边,还一脸心虚的摆弄着手指。

    「啊?哦,我……我啊。我叫少爷你起床啊。」许依人找了个借口企图混过去。

    「行了,你出去吧。」林凯文没有多说,其实他早就醒了,许依人靠近他的时候,他也没有说话,不知道为什麽,他就是想跟许依人亲近,可是,她随便勾引人的个性又使得林凯文心生厌恶。於是,他就一直保持着这麽纠结的状态。

    「哦,那我先出去了。」许依人乖巧地关上门退了出去。好险好险,他没发现。

    ☆、第二十七章

    快速穿好衣服,林凯文走了出去,正想开门离开,许依人却冲了上来,「少爷,你还没吃早饭。」

    「早饭?」林凯文的眉毛皱成一团,「我从来不吃那种东西。」开门想走,却不料许依人一把把门关上,拖着他就来到了饭桌前。

    「请少爷吃早饭,如果少爷不吃早饭,那麽依人就会等到少爷吃早饭。」许依人的信心很是坚定。

    「那你就继续等吧。」林凯文冷冷瞟她一眼又想走人。

    「少爷。多少都吃一点,这是我的心意。」许依人把温好的牛奶和三明治放到餐桌上。

    「三明治?」林凯文立刻露出嫌弃的表情,他并不喜欢吃三明治。

    「没错,三明治,我在里面加了你爱吃的肉。」许依人力持镇定地笑眯了眼。

    林凯文拔起穿过三明治的牙签,很快就把三明治分了尸。

    「天……这是什麽?」掀开第一层吐司,他找到三片番茄,也找到了一堆被拨的细细碎碎的绿色植物,以及一丝丝的像草一样的东西。他实在是分辨不出这是什麽东西?

    「小黄瓜和莴苣菜。」许依人的笑意更深。

    「莴苣菜……你这女人,居然要我吃草……」有没有搞错?他又不是牛,思及此,林凯文震怒的抗议:「难道没人告诉你,我是肉食动物?」

    「我知道你不吃蔬菜水果。」许依人的脸上仍保持着笑容,「但是,人的健康关键就在於营养摄取的均衡完整,因此,从今天起,你在饮食上要达到均衡。」

    「许依人,你什麽时候变成城里太平洋警察?我的事情你也管得太宽了。」林凯文忍无可忍地打断她的絮絮叨叨,眯起的黑眸迸出一道精光。

    许依人把手叠放到xiong前,眯起的眼儿迸出一道凶狠的光,「我是为你好,快吃!而且要全部吃完!」

    「你说什麽都没有用,我从来就不吃草,你拿去喂牛,我要去上班了。」林凯文简直就快疯了。遇上这女人後就没好心情。

    有没有搞错?他请的是女佣,可不是一个整天唠唠叨叨的管家婆!

    「你赶紧吃,不然我就不让你出去。」许依人把三明治重新组合起来。

    「你认为我会听你的话?」她的脾气实在够八婆,八婆到令他难以忍受。

    「我不敢指望你会听我的话,但我敢保证,如果你不吃我做的早餐,就休想离开这栋公寓一步!」许依人不知死活地撂狠话。

    「那就来试试看好了。」他走不出去?真是天大的笑话!

    话落,他健美欣长的身子离开座位,倒想看看她要怎麽阻止他离开这栋公寓。

    她抿直了水润的红唇,伸出纤细的手指,取出放在餐桌上的那杯牛奶,白嫩的掌心猛的向外一翻,温热的牛奶立刻向男人冷死人不偿命的俊脸泼去……

    「该死!」林凯文的怒吼声宛如平地一声雷,在偌大的公寓里轰隆隆的炸开来,他鸷猛的眼中跳跃着两簇慑人的怒火,狠狠射入她的眼底。

    「你这该死的女人,竟敢用牛奶泼我!」他咬牙切齿的咒骂,额上青筋猛跳。

    这个态度嚣张的女人,不但藐视他的存在,甚至还对他做出这种无礼的举动!她别天真的以为她是女人他就不敢对她怎样。

    「我说过,如果你不乖乖吃早餐,我就不会让你踏出这公寓一步!」

    她并没有被他的怒气吓到,因为,她是真心希望他的身体健康,她可不希望自己的命中注定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花瓶!到时候有什麽病啊灾啊的,把她传染了可不好。

    「很好,你不用干了!」他真的是受够了!

    「什麽,你说的真心话?」许依人受惊似的瞪着他。为什麽不让她干了?那她要怎麽勾引他?

    「当然是真心话!」他怒视着她,「你开工的第一天就管东管西,活像个管家婆似的,还对我无礼,你以为这样还能继续混下去吗?别傻了,我会叫你滚蛋!」

    吼完後,他气呼呼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香烟,抽出一根点燃後,朝她吐了一口烟雾,随即旋身离开餐厅,打算进浴室去冲洗。

    谁料,身後的小女人又不知在忙些什麽,制造出很大的噪音,然後他听见她噔噔追了上来。

    男人庞大的身躯忽然整个转向她,怒不可遏的指着她的鼻子,「不许你再跟着我!你马上给我……」

    卡嚓一声,许依人用从厨房抽屉里找来的小剪刀,一刀剪断他叼在嘴里的香烟,也剪断了男人的怒吼声。

    他傻眼了,真的傻眼了。

    任由一半的烟头叼在嘴里,另一半燃烧的烟头掉在地毯上,他也没能力去救它。

    「你是疯了吗?」林凯文还从来没有这麽激动过。

    「没错,我就是疯了,我这是为你好!」许依人毫不示弱地瞪了回去,可是因为身高的缘故而让气势矮了一截。

    「你这个疯女人!」林凯文烦躁地揉乱自己的头发,「我怎麽会遇上你?!」

    「行了,别烦了,本小姐也是为你好。」许依人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认真的说道:「这是我昨晚为你准备的健康生活表,以後,我们就按照这个来进行。你必须培养运动习惯和良好的饮食习惯,并且要戒掉不良的生活习惯!」【某夕:我想问你的是,你这麽笨?这张表格真的是你想出来的吗?某依:关你什麽事啊!是汪铭哥教我的又怎样,你不服气啊!某夕:没事没事,我说呢,你这麽笨怎麽可能写得出来。某依:该死的,你再多说一句我就咬死你!某夕:我先走了,拜拜。迅速飘过……】

    ☆、第二十八章

    「你所有的不良习惯,我都会帮你矫正。」她捧高纸条,红嫩的小嘴像念经一样开始念叨起来,「每天早上你必须五点起床,梳洗完毕後骑一小时单车,七点吃早餐,七点半出门,下午如果没有应酬,请你在四点前回家,而且,我会在十点之前关门,如果你没有准时回家的话,我会把所有的门窗都锁上!若你不把我的话放在眼里,那麽,别指望我给你开门!」

    「你……」他气得双孔冒烟!她在说什麽?把他林凯文当小孩子吗?还有门禁?如果他会听他的,他就不是林凯文了。

    「你别急。」许依人举起纤纤玉手,要他稍安勿躁,「下午五点,我会给你准备点心。吃过点心後,举半小时哑铃,然後洗澡,吃晚餐。每天晚上八点,我会给你安排一场娱乐活动,九点,请你准时上床睡觉!还有,不准抽烟,不准挑食,不准迟到!」

    他真的会气到吐血!有没有搞错?她竟然企图改变他的生活作息?!还拟了一大推的规定,不准他这,不准他那,她到底是来当老婆还是来当女佣的。

    老婆?

    忽然被心中的字眼吓到,林凯文眼神一黯,一把推开许依人,顾自走进卧室,没多久又走了出来,看样子是已经换好了衣服。

    「哎……你别走啊。我还没说完呢,早餐都还没吃!」

    「闭嘴!」林凯文在门口穿着鞋,毫不犹豫地就忽视了许依人的唠叨。开了门口,还是转身把三明治吃了下去,然後才离开。

    「少爷,路上小心哦!」许依人高兴地跟他拜拜,林凯文却瞟都不瞟她,迳直离开。

    「真是没礼貌的冰块啊!」许依人咕哝着,把门狠狠关上。

    林凯文一走进黑格集团,所有员工都停下来向他鞠躬,林凯文面不改色,迳直走向自己的总裁办公室。

    他的办公室并没有那麽的富丽堂皇,可是却是非常的简约与务实,令人眼前为之一亮。

    墙上有一面巨大的银幕,随时随地都在更换画面,有时会跳到通讯画面,有时会变成最新的股市消息,让他能随时随地掌握各地的变化。

    林凯文刚坐下,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他随手按下扩音键。

    「少爷,是我。」许依人那甜美的声音响了一室。

    「什麽事?」林凯文冷冷的回应,不满她又来烦他。

    「少爷,我拨这通电话的主要目的,是想提醒您,如果没有应酬,希望您能回家吃完饭,并且按照我的生活作息表进行,否则,我会让你後悔的!」

    「许依人!你竟敢威胁我!」林凯文的火山再次被点燃,气结地打断她的话,「许依人!你给我搞清楚了!你只是一个女佣,根本没权利管束主人的自由!」

    「你的生活太不规律了,我一定要帮你改正!所以……」

    直觉爱唠叨的许依人会一直这麽没完没了的念下去,林凯文很果断的卡嚓一声关了电话。

    然而,才没挂一分钟,电话又响了起来。林凯文打算要给她好看,让她知道不懂分寸的後果。

    「许依人,你这女人真不知好歹!」他没好气的举起话筒,劈头就是一顿炮轰。

    「呃……总裁……」电话里响起的却是陈可疑惑的声音。

    听出是女助理的声音,林凯文有些错愕,马上反应了过来,「有什麽事吗?」

    「总裁,会议五分钟後举行。」陈可战战兢兢地回答,心里却有点警觉。许依人?看来那个小贱人还是行动了。

    「ok,我知道了。」林凯文挂掉电话,把自己埋进沙发里。自己是怎麽了?为什麽这麽不对劲?好累。为什麽会那麽想那个小女人,想她甜美的笑容,想她凶巴巴的样子,想她勾引自己那副青涩的样子。

    「凯文,和小女佣的第一晚过的怎麽样?」倏然,门口传来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沉思。

    「你来干什麽。」林凯文冷冷的瞟他一眼,「你很空吗?要不我给你家老头子打个电话,让他给你派点任务?」

    「哎哟!你千万不要!」吴辰东急忙冲上去按住他拿起话筒的那只手,「我好不容易才忙完,你可不要拖我的後腿!」

    冷冷地看门口一眼,林凯文没有说话。

    「好了好了,我走还不行?」吴辰东摆出一副怨妇的样子,一步三回头的朝门口走去「我还不容易跑出来歇口气,想着来看看我的好兄弟怎麽样了,你居然赶我走,就连咖啡都不舍得让我喝一口,真是太没人情味了!我还辛辛苦苦的帮你找女佣,照顾我你的生活,你竟然这麽对待我这个兄弟,真是命苦啊……呜呜……」

    「行了。」林凯文被闹得没法,只好无奈地说道:「我去开会,自己泡杯咖啡!」

    「行!绝对没问题!」吴辰东迅速坐到旁边的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脚。

    「等我回来!」林凯文再三强调後终於走出了办公室。

    吴辰东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随手打了个电话给林凯文的助理,让她泡杯咖啡进来,反正林凯文的助理那麽多,找一个来泡泡咖啡也不错!

    「嗯……用料酒或者黄酒,腌制一下排骨,其他调味不用加……」许依人认真地看着菜谱,一边认真地做着,「唔……然後是热锅下油,再倒入排骨煎。」

    ☆、第二十九章

    把排骨洗净,然後倒进锅里,许依人认真地煎着,「嗯,煎到变色就出锅。」

    「然後锅里剩下的油爆香姜葱,再倒入排骨炒,加入生抽和老抽,继续翻炒。再加入冰糖,然後加入热水(一定要加热水,不要加自来水或者凉的开水)没过排骨。」盖上锅盖,许依人高兴地转了个圈,幻想着林凯文看到这锅排骨後的情景。

    「依人……你真的好贤惠好贤惠!我好感动!」

    「真的吗?」

    「嗯,这绝对是真的!」

    「那你快尝尝看。」

    「哇!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美味了!」

    「真的吗?亲爱的,我好爱你!」

    「亲爱的,我也好爱你……」

    「嗯……嘛!」背景迅速变成粉红色,还带着玫瑰和粉红色的泡泡在不断飞舞……

    「噗噗……」热气从锅里冒出来,带着点热烫的汤汁溅到许依人的手上。玫瑰凋谢,泡泡全裂,许依人的幻想被打破……

    「啊啊!」许依人怪叫几声,快速拧掉煤气开关。

    「还好,排骨没有糊掉!」许依人松了一口气,弯腰看看食谱,继续做着这道糖醋排骨。

    「然後一直翻炒,直到汁收干为止。」许依人高兴地看着那一锅颜色鲜艳美味诱人的排骨,满意地点点头。

    「完成咯!」小小欢呼一声,许依人把糖醋排骨端上桌,等林凯文回来应该就能吃到了吧。许依人兴奋的想着,却没想到晚上会让她更加窝火!

    晚上十二点……

    繁华的的城市的五星级宾馆的一角,林凯文和他的男性助理李亮还流连在这里。

    林凯文看看腕表,又看看手机。就怕漏掉一个电话。然而,未接电话却一个都没有。林凯文忍不住焦急起来。自打他把许依人的电话挂掉以後,许依人就再也没有打来电话後。难道,她厌烦了?还是,她在家里出事了?

    李亮高举起酒杯,「总裁,我敬你一杯!「话落,抢先一步把酒杯里的酒喝完了。

    林凯文渐渐啄了一口,把酒杯放在大腿上摇曳着。

    他那天生的王者霸气,带着些高贵与不可侵犯,举手投足,均散发出迷人的气质,出色到备受瞩目。不少女人经过他们身边,都想向他求欢,可是,都被他不着痕迹的拒绝了。

    「总裁,你太扫兴了,那麽些美丽的女人向你求欢,你怎麽都无动於衷?总裁,我告诉你,如果是那些女人向上我李亮的床……虽然我李亮不是一个好色之徒……但是,不要白不要嘛。送到嘴边的肉,怎麽能不吃?对不对,所以我一定来者不拒的,哈哈哈……」

    李亮已有七分酒意,忽然停止笑声,醉醺醺地指着林凯文的酒杯道:「总裁,你很不够意思哎!我都干了,你怎麽只是蜻蜓点水啊?」

    「别喝了,你醉了。」林凯文心烦意乱地点起一根香烟。

    「我没醉,总裁,你请我喝酒,我怎麽能醉呢?这是我李亮的荣幸啊。」李亮夸张地道,并大力摇着手。

    铃……

    林凯文还想说什麽,电话铃声忽然响了起来,他浑身的细胞莫名的兴奋起来,显示在手机萤幕上的来电号码,更是扫光了他一晚上的不愉快。许依人终於记挂起他了。

    林凯文迅速接下电话。

    「少爷,现在都已经十二点了,为什麽不回家?」许依人等不及他出声,劈头就开始骂。

    「不就是十二点嘛。」林凯文不以为杵地挑高了眉,优雅地用两指夹着香烟。

    「你现在人在那里?」

    「酒店。」他就是故意的,他甚至可以想像到她气急败坏的样子。

    「什麽?酒店!马上给我回来!」许依人是真的急了,「你身边有没有女人。」

    「有,而且很多!」

    「什麽?!你竟然……」许依人正想破口大骂,忽然又想起了林凯文是个冰山的事实,一下子愣在了哪里。

    「喂,许依人,说不出话来?」

    许依人突然放柔了声音,满脸笑容的说道,「没什麽,少爷,你忙吧,尽量忙吧。多晚回来都不要紧。」转瞬她又换上一副要杀人的语气,「但是我还是不会给你留门!」啪一声挂掉电话,许依人对着房间大喊几声,气结的说不出话来!该死的冰山!居然敢夜不归宿!好啊,那就看看到底是谁厉害!哼!许依人抱着抱枕坐在沙发上,等着林凯文回家找他算账。

    夜深了,当林凯文驱车回家,已经是凌晨的一点半了。

    然而,当他把手放在门把手上时,却发现门再也打不开。掏出钥匙试了试,也是一样的情况。

    「该死!」林凯文低咒一声,这女人果然把门锁了!

    「许依人!你给我开门!」林凯文大力地拍着门。好啊,敢跟他玩这种把戏,就不要怕承担後果!

    「我不开门!」许依人被这声音惊醒,咕咚一声从沙发上滚下来,就那麽趴在地上大声喊着「不开门」!

    「该死的,你要是不开门我就把你扔出去!」

    「你扔啊,有本事你现在就扔啊!」许依人从地上起来,拍拍还疼痛着的小屁股,冲门口吐了吐舌头。

    没一会儿,门外的声音就不见了。

    许依人高兴的笑了,叫你这麽晚回家!哼!就该睡门口!

    可是,当她把目光投向阳台时,她脸上的笑容全部消失殆尽。

    「你……你……你你、你怎麽会在这里?」许依人的手指颤抖地指向他,就连说话都不利索了。

    「我怎麽不能在这里?!」林凯文勾起一抹冷笑,「你以为把门锁上我就进不来了吗?你也太小看我了吧。」

    「你给我出去!」许依人跑到阳台,扯着林凯文的手臂就要把他拖出去,可是,娇小的她怎麽会是林凯文的对手。

    「凭叫我什麽出去?这是我家!」

    「我不管!你给我出去!我才不要一个夜不归宿而且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男人上我的床!」

    「你说什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