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好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的色狼女友 > 16-23
    16-23

    ☆、第十六章与第十七章

    「邵宁!」吴辰东大喝一声,将许依人扶起交给一边的导购小姐,转身走到邵宁的面前。

    他平时虽然嬉皮笑脸的,但是一旦严肃起来,也是很可怕的。

    他静静地走过去,没有发出一点声音,脚步稳健,脸色沉重,就连空气中都带了一丝沉重感。

    邵宁虽然很紧张,但还是梗着脖子死撑着。她就不信她的魅力会输给一个rǔ臭未乾的小丫头!

    「你以为你是谁!跟我上过几次床,我就会爱上你了吗?」吴辰东的声音低低的,听不出什麽情绪,但是还是让邵宁感到了恐惧,「别自以为是了,我吴辰东的女人那麽多,你以为你排的上总裁夫人吗?」伸手,扬掌,动作一气呵成,清脆的巴掌声在空中响起。

    邵宁愣住了,许依人也愣住了,就连刚清醒过来的那群导购小姐也愣住了。

    「你!马上给我滚!永远都不要出现在我的视线里!」吴辰东冷冷地看着她,毫不留情。「我最恨的就是你这种自以为是的女人!」

    「辰东,你竟然这样对我!」邵宁不敢置信地捂住脸,一脸受伤的看向吴辰东。

    「我说让你滚啊,你听不见是吧!」

    「吴辰东,你给我记住了!」见吴辰东的态度没有改变,邵宁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继而转向许依人,狠声说道:「你给我小心点,我不是不会放过你的!」

    许依人禁不住打了个寒颤,为什麽要让她小心点,她有没有做什麽,关她什麽事啊?姐姐,人间的女人都好恐怖啊!救命啊!

    见邵宁已离去,吴辰东抱歉的转过身,看着许依人脸上明显的红肿,他小声说道,「对不起。」

    虽然很小声,但她还是听到了。许依人大度的笑笑,伸手拍拍他的肩膀,「没事啦,明天就会好的。」说话间又不小心扯到嘴角,许依人吃痛的倒抽一口凉气。

    「真的没事吗?」见许依人痛苦的表情,吴辰东心疼地看着他,「要不到医院去看看吧。」

    「真的不用了。」

    见许依人坚持,吴辰东也不好再说什麽,只好由她,「那好吧。你回家记得冰敷以下,明天就会好的。」

    「嗯,我知道了。」许依人捂着脸颊,小心地点点头。

    「好了,你也累了。我送你回家吧。这些衣服就算是我的赔罪礼物。」

    「不用了吧。」许依人看看导购小姐手里的那些衣服,再看看吴辰东,小声说道,「我姐姐说过,不可以随便要人家的东西,如果我把这些衣服带回家,她肯定会生气的。」

    「那好吧。」看着许依人可爱的表情,吴辰东也不再坚持,笑着凑到她面前,学着她的方式小声说道,「那你身上这一件送你好了,其他的你喜欢以後来拿吧。」

    「那也行。」许依人点点头,表示同意。忽然又想起了什麽,许依人凑到吴辰东面前小声说道,「你知不知道林凯文公司的那个陈可啊?」

    「陈可?」吴辰东沉吟,然後抬头一笑,「怎麽啦?」

    「我觉得那个姐姐好恐怖哦。」许可人害怕地缩了缩脖子,「明明对我那麽温柔,可是到了厕所以後就变得好凶!」

    「到了厕所以後?」吴辰东有些了解了,摸摸许依人的头发安慰道,「你以後离她远一点就好了,我会注意的。」

    「嗯。」许依人点点头,「我要回家了。」

    经过刚才那件事,她也真的是累了,拒接了吴辰东的好意,许依人决定自己打车回家。刚才看见他生气的样子,还真难想像他是这样的人啊。看来人类的世界还是太复杂了,自己要回去好好学习下了。

    「姐姐,我回来了。」在门口换掉鞋子,许依人疲惫地都想睡在门口,扔掉手里所有的东西,她直接往沙发上倒去。

    可是屋内并没有人回应她。

    「姐姐!」许依人又喊了一声,还是没人应答。

    「怎麽回事啊。」许依人起身想找人,却意外地发现了桌上的一个包装盒和一张纸条。

    「亲爱的依人,姐姐我去约会了,你就好好休息吧。桌上是给你买的手机,你自己会用的吧,拜……我很快就会回来的,所以你赶紧跟林凯文培养感情吧!」结尾还被印上了一个鲜红的唇印。看着这张「极具特色」的纸条,许依人真是哭笑不得。无奈地摇摇头,许依人挪进卫生间洗澡。

    第二天……

    许依人拎着小包包站在黑河集团楼下,到底要不要上去呢?不上去?那怎麽勾引林凯文啊?如果上去,要用什麽借口呢?借口?对了!

    许依人的脑袋上「叮」一声亮起了一个灯泡!保温瓶啊!昨天的保温瓶还没拿回来,用那个做借口不是很好吗?想到就做,许依人高兴地冲进了黑格集团。

    由於昨天的那一出闹剧,所有人都知道了汪铭是她的靠山。即使前台小姐有多麽不愿意,也不能阻止她。就这样,许依人一路畅通无阻地上了楼。

    ☆、第十八章与第十九章

    「扣扣……」鉴於昨天林凯文和陈可的态度,许依人还是很严肃地敲了敲门,等到那声富有磁性的「进来」後才敢开门。

    「凯文,你在忙啊。」许依人热络地跟他打着招呼,可是林凯文只是冷冷的瞟了她一眼,然後继续处理着自己的文件,根本就不把她放在眼里。陈可在一边温柔地帮林凯文处理这文件,看她的时候眼神还是变成不屑。

    许依人尴尬地挠了挠後脑勺,「那个……我是来拿保温瓶的。」

    「陈可,把她的保温瓶还给她。」林凯文继续冷淡,连一眼都不想再赏给她。

    「小姐,你的保温瓶。」陈可微笑着走了进来,把保温瓶递到她面前。许依人早就见识到她的真面目了,所以也没给她好脸色,臭臭的接过她手里的保温瓶,许依人嚣张地无视她,而陈可竟然也毫不在乎,反倒是微笑着看她。

    这一切都落入了林凯文眼里,他冷眸一黯,对许依人的厌恶又增添了几分,淡淡地开口,林凯文直接赶人,「你可以走了吧。」

    冷淡到几乎厌恶的语气,让许依人忍不住浑身一颤,满脸受伤的望向他,却见林凯文不愿地别开了脸。难道,你就这麽讨厌我?连看见我的脸都不愿意吗?

    许依人捏紧了手里的保温瓶把手,转身走出总裁办公室。林凯文,你给我记住了,我一定会勾引到你,绝对不会放弃的!我要让你看看,这麽厌恶我的你,到最後是怎麽离不开我的!

    「陈可,你送她出去。」背後又传来林凯文冰冷的声音,许依人呼吸一窒,你就这麽想赶我走?还让陈可出来,不相信我会走是吗?林凯文,你就这麽嫌弃我?

    「是,总裁。」陈可关上门,随後,许依人就听到了她那让人厌恶的声音,「怎麽,你还有脸来?」

    「我有没有脸那是我的事情,不用陈小姐管那麽多!」许依人毫不示弱。不要以为她不懂人间的复杂就可以随意欺负她!她可是猫妖一族的!如果惹恼了她,那麽,就要小心被猫爪抓伤!

    「这个的确是不用我管。」陈可微笑地看向她,一脸的挑衅,「但是,你有脸我也没脸了,总裁都这麽嫌弃你了,你怎麽还好意思来?」

    「我爱来不爱,关你什麽事!」

    「真不知道你是谁生的,竟然这麽不要脸,人家都这麽赶你了竟然还厚着脸皮不想走!」

    「你……」许依人虽然坚定了决心想对抗到底,但是,她究竟只是个小女生,对人间的险恶又一点不懂,更不要说在这种唇枪舌战上占上风了!只能咬着下唇死瞪着她。

    「你什麽你!赶紧走吧,我们这里不欢迎你!」陈可顺势推了她一把,许依人一个不慎跌倒在地上。腿部传来隐隐的刺痛感。许依人捂着脚踝,冷冷地看着她,陈可更冷地回视她,「怎麽,还不走,再不走我叫保安把你带出去了。」

    「不用保安,我自己会走!」许依人冷哼一声,从地上爬了起来,小腿处一片划伤。

    每走一步,许依人都感到刺心的疼痛,腿上的每一处嫩肉都叫嚣着,有些暗红的血刺痛了她的眼。

    回到家,许依人发现许可人已经回来了,还带了很多指甲油和新衣服,每次她一出去约会,就会带回这些东西,这是许依人在猫妖的时候就已经了解的。

    「姐姐,你又买了这麽多豹纹啊!」许依人吃惊的看着扔满一地的衣服,而当事人许可人还坐在地上刷着新买的指甲油。

    「那是当然啊!」许可人很自豪的转过头,「姐姐每次出去不都会带回豹纹吗?每件都不一样哎!还有还有!」许可人越说越兴奋,「看看!这是我新买的指甲油,限量版的纯金色指甲油啊!这颜色好漂亮啊!」

    「……」许依人极度无语地看着一脸兴奋的许可人。见许依人没有回应,许可人也不多说,仍然高兴地涂着指甲油。

    许依人随意地找了个地方坐下,「为什麽这个男人会这麽冰啊!」见许可人安静地涂着指甲油,许依人忍不住嘟起嘴抱怨起来,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腿上的挫伤。真可怜,她怎麽会这麽倒霉呢?

    许可人抬起头,手里还拿着金色指甲油的小刷子,奸笑着凑了过来:「要不要姐姐再教你几招?」

    「嗯?真的?快说。」许依人马上把头凑了过去,完全不怕自己被骗

    「姐姐跟你说啊,男人吗,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你只要骗到一个晚上,你就可以功成身退了。」

    「你说的倒容易,他有那麽好骗吗?说说那麽简单,做起来多难啊!」许依人把玩着手里的抱枕,心不在焉。

    「这就要靠你自己了!」许可人神秘的说着,眼神中有诡异的光芒在闪动。

    「嗯?什麽意思?」

    「只要你够魅力,还怕他不想和你睡吗?」许可人扔掉指甲刷,再往前凑了一点。

    「那要怎麽做?」许依人的头上冒出了n多的问号。

    「你听我说,你认识林凯文身边的朋友吗?」

    「认识几个吧。」

    「有号码吗?」

    「有!」上次见面的时候给过名片。

    「打电话给那些朋友!让他们约他出来,最好在酒吧!」

    「酒吧?为什麽啊?」许依人的脑袋上又冒出来许多个问号。

    「别问为什麽,听我的就好了!」

    ☆、第二十章

    许可人扬起嘴角神秘一笑,金色的指甲油在空气中闪闪发光,闪耀出一种诡异的气氛。

    「哦。」许依人呆呆了点头。看着许可人的诡异笑容,许依人浑身都起了**皮疙瘩,她怎麽有一种被骗的感觉?!

    晚上,黑格酒吧……

    闪烁的灯光,迷离的音乐,还有在人群中狂舞的人,这一切的一切都让许依人感到惬意。因为现在是晚上,也是她野性最强的时候。在没有解除那种性格之前,她还是不正常的。

    「姐姐,我们到底要去哪里?汪铭哥说的那个地方是在这里吗?」在人群中走了这麽久,许可人还是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还有,这个酒吧为什麽会这麽大?走了这麽久才发现里面别有通天,实在是有够烦人。

    「你不要着急,马上你就很感谢我的。」许可人在里面兜兜转转,寻找着自己的目标。她可是用了很多的人力物力才找到汪铭说的那个他们经常出入的酒吧,而且,今晚他也会在!要不是为了许依人这个笨蛋,她才不管呢!寻寻觅觅,许可人终於在一间包厢前停下了脚步,转身冲许依人露出迷人的微笑,「终於到了!」

    「这是哪里啊?」许依人疑惑的看看包厢,汪铭哥说的那个地方就在这里?

    「你进去。」许可人推她一把,门虚掩着,所以根本就不用敲门。

    「什麽?」

    「叫你进去就进去,废什麽话?」许可人不耐烦地把她推了进去,伸手关上了门。

    受到外界的推力,许依人踉跄几下冲进了包厢。

    因为动静过大,所以,她这一进门就得到了所有人的注意。

    「嗨!你们好啊。」许依人尴尬地伸出右手朝他们晃了晃。吴辰东左拥右抱玩的不亦乐乎,汪铭优雅的坐在一边,身边围着几个小姐,而林凯文则是冷冷的喝着自己的酒,周围散发出「不要接近我」的冷气场,以至於一个小姐也不敢靠近。

    「小萝莉,你终於出现啦。」见许依人出现,吴辰东急忙上前拉住她,把她带到自己身边。

    「嗯?你等我很久了吗?」许依人侧头看他。

    「也没多久,我们也才来了一会。」

    「哦。」许依人呆呆的点头。没想到她一个电话就把他们都叫过来了。

    汪铭一直都没说话,就坐在原地看着吴辰东和许依人热络,犀利的眼神上下转了一圈,细细的打量着她。许依人真的是个美人,晶莹剔透的皮肤,姣好的身材,黑色长发,特别是那一对金色的眼瞳,就像……对,就像一只高贵的波斯猫,却又不失了魅惑与妩媚。

    「你们在忙吗?」许依人高兴地笑眯了眼,自动转向旁边的林凯文,「你也在这啊。好巧哦!」

    「是吗?这不是某人的杰作吗?」林凯文轻呷一口特其拉,完全不把她放在眼里。而吴辰东则是瞪大了眼睛看着许依人,我的天啊!凯文竟然会回一个女人的话?有没有听错!不敢置信的掏掏耳朵,吴辰东盯着两人死死不放。

    「没有啊。是他们要我来的,我没有想到你在这里。」许依人呆呆地看着他,他长得好帅啊。

    棱角分明的俊脸,浓密的眉毛,高挺的鼻子,还有那经常抿着的双唇。古铜色的肌肤,可媲美男模的身材。

    这些都让许依人看呆了眼,她忍不住轻轻咽下一口唾沫,要是真的勾引到了,那可真的赚了耶!

    林凯文警觉地转过头,看到她呆滞的表情後忍不住扯起了嘴角,露出一个邪笑,「怎麽?被我迷住了吗?」

    许依人马上回神,还不忘擦擦嘴角的口水,「我哪有。我只是……」理由说到一半说不出来,许依人紧张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只是什麽啊?你明明就是看我看呆了。」林凯文似乎不想放过她,饶有兴致地开始跟她斗嘴。

    「我才没有。我只是……觉得你长得也不这麽样。」许依人忽然蹦出一句,却没想到这句话把气氛弄得更加尴尬。

    「你说什麽?」林凯文瞪她一眼。还从来没有女人敢说他长得不怎麽样,这个女人同样也不可以!

    「本来就是啊。你比人家的姐夫差好多。」许依人委屈的在旁边绞着手指。她真是笨蛋!怎麽会说出这样的话?现在搞成这样了,要怎麽办啊……

    「……」林凯文不再理她,靠回沙发上,仰头喝下汪铭递过来的一杯酒。

    许依人见状,眼珠子骨碌碌的转了几圈,忽然扑到他大腿上,把他旁边的所有人都挤了过去,包括汪铭。

    周围的陪酒小姐都瞪大了眼睛,吃惊的看着这一幕。这女人有没有搞错?林总裁耶!万年冰山!她不想活啦?要勾搭也要找汪总裁的这种啊,温文又尔雅,还体贴。要不就找吴总裁这样的,对美女又温柔又体贴,只不过是花心了一点而已。林总裁那样的万年大冰山……还是算了吧。

    ☆、第二十一章

    「你要干什麽?」林凯文死死瞪着正坐在自己大腿上的女人,声音微愠。

    「你是我的,其他女人都不可以靠近你!」许依人霸道地搂住他的脖子,把他圈在自己怀里,向包厢里的所有人宣布她的所有权。

    「你在说什麽?」林凯文更加用力地瞪她,双眼迸出凌厉的冰刀。

    这女人是脑袋秀逗了吗?他凭什麽是她的?还有,她坐在他的大腿上,竟然让他的下身起了冲动。该死的,这是第二次了!

    他是林凯文啊,面对十几个美女的挑逗都不会动情的林凯文!他的自制力呢?跑哪去了?

    「你就是我的!我不许别的女人碰你,你也不可以碰别的女人!」许依人也不满地回瞪回去。谁怕谁啊,跟她比眼睛大,失败的肯定是你!她可拥有最大最漂亮的猫眼耶!

    对视几分钟後,林凯文果然败下阵来,他一把推开许依人,「滚开!」长腿迈开,潇洒地离开了包厢。

    「死冰山,你给我回来!」许依人作势就要冲上去。这该死的冰山,每次都无视他,看她怎麽收拾他!

    吴辰东连忙拉住接近暴走的她,「你这样子是不行的!」

    「啊?什麽意思?」许依人不解的看看林凯文离去的背影,又看看吴辰东不赞同的眼神,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你把他惹恼了,还想冲上去讲理吗?」汪铭淡淡地喝着酒,一语中的。

    「那要怎麽办?」许依人呆愣地看着他们两个,「你们肯定有办法!」

    「你如果真的喜欢他今天晚上就跟他拼酒,把他灌醉,晚上就好办事了。」吴辰东坏笑着,给许依人出着馊主意。他本来就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现在有这麽一出好戏,他怎麽可能错过?!

    「可以吗?」许依人担心地看着他,「看他的样子好像很会喝酒。」

    「喝快点不就好了。」汪铭优雅地提着坏主意,犀利的眼神忽然变得调皮,让许依人有些不知所措。

    「你别担心,他的酒量一般。」吴辰东邪笑着,从口袋里拿出一包药粉,「你把这个倒进酒杯里,让他喝下,今晚他就是你的了。」

    「机灵点。」汪铭也在一边附和着,他是优雅贵公子,但是,他还是很喜欢看好戏的。

    「真的吗,谢谢。」许依人高兴的接过那包药。不管有用没用,只要能帮助自己就好了。就先试试吧。【某夕:孩子啊,试一下是没关系,万一试坏了咋整啊,你也不想想!做事真是欠考虑!某依:滚开,要不是你我会这样吗?……&¥#a!……(以下省略几万字)某夕:真是的……八婆本色又出来了。某依:你要是再罗嗦我就不干了!某夕:好吧好吧。我消失!飘过……】

    「如果真的要谢我那以後就叫我辰东哥。」

    「好,谢谢辰东哥。」许依人乖巧地应着,有一个靠山总比没靠山好!

    「嗯。去吧。」吴辰东高兴地拍拍许依人的脑袋,「放聪明点啊。」好戏、就要开始了!

    许依人走出包厢,很快就找到了坐在角落里喝酒的林凯文,她扭着小腰妖娆的走了过去,一屁股在林凯文身边坐下。

    林凯文嫌弃地看了她一眼,往旁边挪了挪。许依人也跟着往旁边挪了挪,林凯文再挪,许依人再跟。最後林凯文只好妥协,坐在那里不理她。

    「哎,你说句话啊!」许依人用手肘撞撞他。「别这麽闷嘛。」

    「我跟你没什麽好说的。」林凯文一点面子也不给,冷冷地回话。

    「什麽。」许依人怒目圆瞪,狠狠盯着林凯文的侧面,忽然,她想到了什麽,眼珠子咕噜噜地转了几圈,想出了一个坏点子,「这样好了,我和你拼酒量,如果你赢了,我就不缠着你,如果我赢了,我就上你的床,怎样?」

    林凯文嘲讽地勾起嘴角,「你的口气就好像我占了你多大的便宜似的。」

    「怎样?你不敢啊?」许依人挑衅地看他一眼。「不敢就算咯。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呢,没想到也就如此。」

    「那我们就来试试吧。」林凯文不以为然。伸手招过了服务生。

    酒很快就上来了,林凯文拿起一瓶就「咕咚咕咚」喝了起来。

    许依人看着他「咕咚咕咚」一口气喝完一瓶酒,惊得目瞪口呆。「你……你……你怎麽这麽会喝?」

    「怎麽,後悔小看我了?」

    「才不是呢。」许依人立刻回嘴,心里却心虚得不得了。「我是看你喝得太少了。」

    「那你呢?」林凯文冷冷瞟她一眼,许依人顺着他的视线往下看,就看到了自己手里只喝了一口的酒瓶,小脸顿时一片粉红。

    抬起头不怕死的继续挑衅,「了不起啊。」

    接收到林凯文那凌厉的目光时忍不住缩了缩脖子,许依人还是继续说了下去,「比赛是要看谁笑到最後!暂时的胜利并不代表永远的胜利!」

    「好啊,那我们就拭目以待!」林凯文再次勾起嘴角,拿起一瓶啤酒又灌了下去。他也不知道为什麽,见到许依人那粉红的小脸时就很想笑,很想逗逗她,今天是哪里不对了?心里烦躁,林凯文不自觉地又灌下一瓶啤酒。

    许依人吞了吞口水,看着他咕咚咕咚喝完两瓶啤酒,开始开第三瓶。手心里忍不住沁出了汗水,搓了搓两手,许依人忽然发现手里的一小包药粉。药粉……药粉?!对啊!药粉!怎麽会忘记了。真是的。

    ☆、第二十二章

    许依人暗骂自己太傻,悄悄开了一瓶啤酒,侧身把药粉倒了进去,然後不放心地晃了晃,摆到桌子上。

    「怎麽样,你还要继续喝吗?」林凯文把啤酒瓶拍到桌子上,挑衅地看着许依人。

    「喝啊,干什麽不喝。」许依人梗着脖子硬撑着,把桌上的拿瓶啤酒递给他,「我看你能喝多少。」

    林凯文毫不犹豫地接过,又仰头咕咚咕咚喝了下去。

    许依人看着他把瓶子拍到桌子上,呆楞了几秒钟,然後「咣」一声倒了下去。

    好耶!许依人暗自窃笑。很聪明的找了汪铭和吴辰东帮忙,把林凯文抬上车,然後一路送到他家。

    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林凯文,许依人嘿嘿奸笑着,一步步靠近暧昧的大床。

    今晚过後我就不用那麽麻烦了。哇哈哈哈哈……

    许依人一边帮他脱着衣服,一边高兴地咧开了嘴角。

    唔……但是,要先怎麽做?许依人咬起了手指,这个动作她经常做,每当不知所措或者做不来的时候她都会咬手指。

    好像是脱了衣服再亲亲吧。许依人傻傻的回忆着,完全忘记了许可人当初的「教导」。

    床戏部分由魅姬姐姐赞助提供,推荐姐姐的《魔女出世,迷死人不偿命》,小夕飘过……

    「不管了,先亲亲好了。」许依人趴到林凯文的身上,小心地靠近,轻轻吸吮起他的唇瓣,丁香小舌也生涩地纠缠着他的软舌……

    少女光洁的身躯紧贴在男人身上,双臂紧紧地环住他精瘦的腰身,热情似火地吸吮着他的薄唇。

    昏迷中的男人似乎她的热情所迷惑,进而疯狂地主动纠缠起她的唇舌,双手也自发地抚上那白皙滑嫩的裸躯。

    许依人热情地吻着,身体里燃起了一阵阵的火苗,燥热感也越来越重。一把扯去自己身上的衣服,许依人转而向下,进攻起林凯文xiong前的那两颗相思豆。

    被欲火左右的林凯文情不自禁的呻吟出声,更加深了两人之间的暧昧之色,也让许依人更加卖力的吸吮起来,彷佛那就是无上的美味。暧昧还在继续,许依人的动作也顺着林凯文的身体向下移。

    来到林凯文小腹的时候,不由得留恋起这里光滑的皮肤和那紧致的腹肌,伸出小舌轻舔了一下之後,许依人张开嘴,在这光滑的腹肌上咬了一排齿印,留下了一个属於自己的印记。

    「嗯……」林凯文舒服的呻吟,刺激着许依人的动作继续下移……

    就在许依人将要到达男人的禁地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两个字。也就是这两个字,将这一室的暧昧全部熄灭。

    也就是这两个字模糊了许依人的双眼,让她再也看不到身下娇羞的人儿。

    「童馨……」林凯文迷乱的喊着,双手抚在许依人的背上。

    一把推开他,许依人迅速地拉上已经脱落的衣服,顾不得多整理就夺门而出。

    现在的许依人,心彷佛被撕裂了一般,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有两个字在不停地盘旋:「童馨……」

    他叫的不是我,是别的一个女人。

    为什麽……

    心好痛……

    这种感觉,好奇怪……

    许依人并不知道的是,当她离开後,有个人从暗处走了出来,脱光衣服睡到了林凯文的床上。

    清晨……

    床上的男女相拥而眠,皆是全身赤裸。

    林凯文放开怀里的温香软玉,翻了个身,迷蒙着眼睛想继续睡觉。

    忽然,他猛地睁大眼睛。床上有人!

    立马翻身起来,就看到旁边正睡着个女人。

    伸手拿过床头柜上的白开水,林凯文毫不留情地倒下去。又是一个想攀上枝头的女人,真恶心。

    「啊!」陈可尖叫一声,从床上蹦了起来,看到林凯文在旁边冷冷的看着她时,陈可立马清醒了过来,伸手抹去脸上的水渍,陈可绽放出一个妩媚的笑容,「林总裁,早上好啊。」

    「说,你怎麽会在我的床上?」林凯文紧紧瞪着她,眼神凌厉的像一把刀,让陈可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是……昨天……是林总裁你把我拖上床的,你忘记了吗?」见林凯文开始发怒,陈可急忙换上一副可怜的面孔,拉着被角无辜地说道。

    「昨天……」林凯文烦躁的揉揉头发,开始回想。昨天……好像……气到那女人之後……坐在外面……拼酒……感觉很困……对!有个人在自己身上!林凯文猛然回想起来,「你怎麽会在这里?」

    「我昨晚给您送文件来,可是,门开着,我坐在沙发上等。就被你拉进来了。」陈可脸不红心不跳地说着谎。反正昨天的事情他又不记得,随便乱说他没什麽证据反驳。

    林凯文尴尬地乾咳一声,「对不起,有些事情我可能……不记得。」起身下床,林凯文乾净利落地套上衣裤。大步走到门口,忽然想起了什麽,林凯文说道,「你,迟点再出来吧,不要被发现了。」

    「好。」陈可低头,把自己全埋入被中,不希望林凯文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

    林凯文回头看了她一眼,快步走出家门。

    ☆、第二十三章

    黑格集团总裁办公室……

    林凯文和陈可尴尬地做着自己的事,可是都不由自主地去注意对方正在做的事,被对方看见後又尴尬的不得了,可是还是要继续这麽偷偷摸摸的行为。

    这时,吴辰东和汪铭带着许依人走了进来。三人有说有笑的,看样子聊得很开心。

    林凯文眼神一凛,手中的笔又被用力握紧。

    「需要咖啡吗?」陈可迅速地端了咖啡进来。

    「不需要了,我们要出去吃饭!」吴辰东高兴的窜到林凯文面前。「凯文,我们出去吃饭吧!刚好依人也在。」

    「吃饭?」林凯文停下手中的动作,抬头看着他们几个。许依人很是期待地看着他,汪铭则是悠闲地喝着咖啡,吴辰东认真的观察着陈可的表情,而陈可一点都没发现自己正被人观察着,只是一脸紧张地捏着手里的托盘。不要答应,千万不要!

    「好啊。」林凯文冷冷地点头,陈可失望的低下了头。在许依人和吴辰东高兴的拍掌时,林凯文又不紧不慢地吐出一句,「陈可也去。」

    寂静……

    还是寂静……

    一群乌鸦飞过……

    吴辰东僵硬的回头,有些不敢相信「凯文你确定吗?」

    「我确定。」林凯文坚定的点头,「她不去我就不去。」

    陈可有些感动的吸吸鼻子,视线不经意地与林凯文的对上,她忍不住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

    「凯文,你不必这样吧,到底怎麽了。」

    「我说了她不去我就不去!」

    「你……」

    「好!」就在大家都僵持的时候,许依人忽然冒出这麽一句。所有人都不敢置信的看着她。

    「我说好,怎麽啦?你们有问题吗?」许依人装出无辜的样子看向他们。可是谁会知道,她的心里有多难过?林凯文那个大混蛋!怎麽可以这麽对待她?!

    「没……没问题。」吴辰东首先反应了过来,「那我们赶紧走吧。」

    说走就走,一行人匆匆忙忙,就到了汪铭旗下的绿萌餐厅。

    坐在餐桌上,众人一致地都安静的不出声。汪铭使了个眼色给吴辰东,吴辰东立刻会意,装作随口的样子问道,「凯文啊,我们去购物好不好啊?刚好有两个女孩子在,可以帮我们挑选一下。」

    「不想。」林凯文冷冷地瞟了他一眼,不紧不慢地吃着牛排。

    「要不去酒吧吧。」

    「没兴趣。」林凯文依然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那度假村呢?」

    「没时间。」林凯文继续拒绝着。吴辰东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尴尬地乾咳一声不再出声。

    「没时间那就继续上班好了。」许依人狠狠地切着盘里的牛排,双眼冒火直盯着林凯文不放。

    「我也觉得上班是最好的选择。」林凯文也不冷不热的回应。两人的眼神在空中交汇,嗤嗤的冒出几点火花。

    「我去上厕所。」许依人战败,赌气似地扔下刀叉,快步走向餐厅内右侧。

    「依人啊,厕所在左边……」吴辰东的声音幽幽地传来,许依人忍不住闪了一下,差点扭到脚踝。

    用冷水洗了洗脸,许依人告诫自己要冷静下来。就在这时,陈可走了进来,一脸微笑地看着许依人满脸的水渍。

    「你还想继续勾引他吗?」拿出化妆盒,陈可心情很好地为自己补妆。

    「我要怎麽样关你什麽事?」许依人恨恨地看向她,不要脸!

    「是不关我的事,但是,你没看出来凯文现在对你的态度很冷淡吗?」

    「那是我的事情,不用你多嘴!」

    「我劝你还是放聪明一点,不要自作多情了。不然到时候吃亏的可是你。」

    「我吃不吃亏可不关你的事情!」

    「也是哦,你自己犯贱也不关我的事情。」

    「你……」

    「别你你你的了,我已经跟凯文上过床了,所以,你没机会了!」

    「什麽?」许依人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有没有搞错?她都没有勾引到林凯文,这个女人竟然敢上他的床!

    「我先出去了。大家都在等我呢。」陈可轻蔑的一笑,转身走出洗手间。

    死女人,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的!许依人狠狠握拳,在洗手间里发着狠。我才不信你的鬼话,不要想骗我了!

    从洗手间里出来,汪铭吴辰东竟然都不见了,就连自己最讨厌的陈可都消失了。许依人惊奇的看着林凯文,「他们人呢?」

    「他们说要带陈可回公司,让我送你回去。」林凯文的眼神凛冽起来,这又是她的诡计吧,居然装的跟完全不知道一样。看来,自己真是低估了她的演技了。

    「真的吗?」许依人高兴的拍起了手,「那我们快走吧。」

    「……」林凯文没有回话,淡然的站起身,向车库走去。许依人高兴的拿着包包跑出餐厅,这可是她跟林凯文单独相处的大好时机啊,一定要好好把握!

    高兴的四处张望着,许依人等着林凯文的到来,眼角不小心瞟到街道上,许依人愕然发现有只小猫正无助的看着四周,不知该去往哪里。

    「小猫咪!」许依人立刻奔上前,爱怜地把小猫咪搂进怀里,此刻的许依人母性大发,「小猫咪,你怎麽会一个人在这里呢?你的父母呢?你好可怜哦,跟我回家好不好啊?」

    感受到她的气息,怀里的小猫咪乖巧地舔着她的手指,不停地「喵喵」叫唤。

    「咯咯。」许依人欢快地笑了起来,「你说你喜欢我?我好高兴哦。」高兴地逗弄着小猫咪,许依人完全没发现自己正处在危险的马路中央。

    「许依人你在干什麽?!」一声暴喝忽然把许依人拉回了现实。许依人呆愣都看着站在不远处冲她爆吼的林凯文,一脸的不解,为什麽他要对她爆吼啊?她又没做错什麽。就在许依人疑惑的时候,前方响起了汽车的鸣笛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