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好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的色狼女友 > 1-15
    1-15

    ☆、第一章

    小夕已经将文章全都修改过了,内容会更加精彩,剧情也会更跌宕起伏,希望各位亲们能一如既往地支持我!o(n_n)o哈哈~

    「嗯……啊……呃……快点……啊……哦……」一阵阵撩人的呻吟声从房间里传出来,相互纠缠的两人在床上翻滚着。

    听到这声音,一只浑身雪白,有着金色瞳孔的猫咪在地上挣扎着,看样子很是痛苦。

    一阵刺眼的亮光闪过,一个浑身赤裸的少女躺在地上低吟着。

    「嗯……啊!呃……哦……啊!!」影碟机里还在播放着a片,声音越来越大。

    金色的眼眸一转,目光落在了正在播放的a片上,她专心致志的看了起来。

    她刚化成人形,什麽东西都需要学习,而且,这个时候是学习的最佳时期。所以,她会尽力学习身边所有能接触到的东西。

    晚上,夜幕降临。

    天上的繁星调皮的眨着眼睛,把夜幕装点得更加迷人。

    许可人踩着七寸高跟鞋,哼着小调走进屋里。她画着夸张的烟熏妆,脖子上戴着奇特的猫形项链。身上穿着的整套的豹纹服饰,以及那一头凌乱的红色短发更加显出她的狂野。

    她今天的心情很好,因为男朋友终於跟她求婚了。等了这麽久,终於没有希望落空!走进门,高兴的转了个圈,许可人决定要好好洗个澡。

    突然,她瞪大了眼睛,吃惊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场景,诧异地说不出话来。

    许依人躺在地上妖娆的扭着身躯,呻吟声不断,彷佛在和a片中的女主角比着呻吟声的大小,一双小手还不断地在身上摸索着,寻找着能使自己更舒服的地方。

    「依人,你怎麽了?」许可人「啪」的一声关掉影碟机,将许依人从地上扶起来。「没事吧?」

    「姐姐,你回来了。」许依人媚眼如丝,朱唇微启,捂嘴咯咯地笑个不停。尽显猫族的妖媚本色。

    「你没事吧,来,快喝口水。」许可人顺手从茶几上拿过一杯水,递到许依人嘴边。

    「唔,我不要喝水!」许依人任性地推开水杯,不熟练地向许可人抛了个媚眼,「我要男人!」

    「哎呀!都怪我不好,竟然忘记今天是你成人形的日子,还让你看了这麽久的a片,这下可怎麽办啊?」许可人自责道。

    猫妖成人形时是非常关键的,因为,当她接触到外界的时候,外界的环境就会影响到她的性格。现在她看了这麽久的a片,一定会变得很yín荡。而且,在三个月内不交合就会死!这是猫妖化人时的禁忌,她居然给忘了!真是该死!

    想到这里,许可人不禁皱起了眉头。她可是自己的亲妹妹啊,怎麽能受这样的痛苦?!都是自己不好,接到男友的电话就跑了出去,连影碟机都没关。

    「嗯……难受……」许依人不满的扭动身子。她现在浑身发烫,全身好像有几百万只蚂蚁在咬,就想找块冰块抱着睡觉。

    ☆、第二章

    「来,先把这个吃了,应该会好一些。」许可人往她嘴里喂了一颗药,为难的说道:「依人,你看a片的时间太久了,这性格恐怕是改变不了了。我只能暂时帮你压制住,不过,後面的事情就难说了。」

    许依人也是猫妖,自然知道这个道理,她着急地问道:「那还有什麽办法吗?姐姐,你可一定要帮我!不然我就麻烦了。」

    「找出你命定的男人,或者吃药。」

    「那,把药给我吧。我现在就吃了。」许依人伸出纤细的右手向她讨药。

    「这个……」许可人支吾着,脸上布满了难色,「我只有两颗,一颗刚才给你吃了,一颗……掉进下水道里了。」

    「什麽?!」许依人惊呼一声,竟然清醒了过来,「掉进下水道了?!」

    「嗯……是。」许可人非常不好意思的点点头。「跟男朋友……接吻的时候……给弄掉了的。」

    「天啊!姐姐,你到底在干什麽?!」许依人抓狂的揉乱自己的头发,「那你要我怎麽办?天天都发情吗?!」

    「其实……也不是没有别的办法。」「嗯?」耳尖的许依人一把拉住她的手,「姐姐,还有什麽办法?你赶快说吧,不要墨迹了!」

    「你可以找命定的男人来帮你。」

    「嗯?找男人。这个办法倒是可以考虑下。」许依人用手磨蹭着自己的下巴,认真地思考着,暂时忘记了身体的不适。

    「依人,你如果真的想去勾引男人的话,姐姐可以帮你。」

    「真的?那姐姐一定要好好教教我!」许依人拉住许可人的衣角,双眼泛着泪光。她现在真的是没办法了,难受的厉害,只能希望许可人早点帮她找到解脱的方法。

    「嗯。教你可以,不过,你最好先穿上衣服。」说着,许可人像拎小**一样,一把拎起许依人,走进房间。

    「姐姐,这个打扮好看吗?」穿着许可人的碎花裙子,许依人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害羞地转了个圈,期待地看着许可人。

    「嗯。我看看。」许可人磨蹭着下巴围着她转了几圈,终於开口,「不错不错!颇有姐姐我当年的气质!」

    「当年的气质?」许依人疑惑地咬起手指,「姐姐的风格不是狂野吗?怎麽会穿这条裙子?」

    许可人尴尬地乾咳一声,一掌拍上许依人的後脑勺,「你管这麽多干什麽?反正你穿着很好看就是了。」

    「哦。」许依人傻傻地点点头,任由许可人胡诌。反正她现在的命运都在许可人手里了,还有什麽好计较的。只希望姐姐真的能帮到她。

    「行了,那就这件了,我马上算出你命中注定的男人,然後你就去追他。」

    「好。那我还要准备什麽吗?」

    「不用,你只要把这本书看完就行。」许可人伸手递过来一本书。

    许依人好奇的看着书名:《女追男完美三十六计》。

    看着许依人迷茫的眼神,许可人诡异地笑了。好戏、即将开始……

    ☆、第三章与第四章

    黑格酒吧……

    喧闹吵杂的室内,弥漫着浑浊的空气,迷离的的灯光闪烁不停,节奏强劲的音乐响彻了整个酒吧,偌大的酒吧座无虚席。

    酒吧的最深处,靠墙的长方形木质舞台中间竖着一根钢管,正属两个舞台的中心。舞台一米五的高度,使得大厅的每个角度都有很好的视觉效果。强烈的灯光打在台上热舞的两个女人身上,让人不由得开始热血沸腾。舞台两边站着保安,以拦截急欲冲上舞台的客人。

    在酒吧的另一个角落里,坐着一位男子。

    他冷峻的面孔散发着生人勿近的信息,浓眉下是一双带着凌厉目光的眼睛,时不时地伸向周围的人打量一番。高挺的鼻子,紧抿的薄唇,无一不散发着冷冽的气息,但那宽阔的xiong膛和健硕的身材,还是吸引了无数女人蜂拥而至,自愿地倒贴上来。

    「凯文,这两个女人怎样?」好友汪铭拉着两个女人走近,让好友林凯文自己挑选。「我想带回家应该是不错的。」

    「骚货。」林凯文冷冷地瞟两女子一眼,喝下杯中最後一口酒,「我先走了。以後不要把这种乌烟瘴气的女人带到我面前,你知道我不喜欢。」毫不犹豫地起身离开,林凯文完全不顾汪铭撇嘴的表情和惋惜的感叹,以及那两个女人气到爆肝的表情。

    他是林凯文,黑格集团的总裁,林凯文!冷漠无情,手段高明,万年冰山,厌恶女人,这些的这些,他都不在乎。别人怎麽想是别人的事情,他管不着。他只要做自己就好,那年,那个女人,就是这麽说的,但是,此刻她已不在他身边。他,再也不会融化,他的温柔,只有她能独享。

    许依人拿着许可人给她的照片,焦急地在酒吧门口寻找着。她必须尽快找到命定的男人,不然身体内的那种性格发作,她就完了。

    嗯?那个人,好像就是照片上的人哦。许依人紧紧盯着从酒吧门口走出来的林凯文。

    「没错,就是他了。许依人,加油!」在心里给自己加完气後,许依人快步走了上去。

    「帅哥,你好啊!」许依人靠在旁边的车上,风情万种地抛了个媚眼给林凯文,可惜,这一身碎花连衣裙让她看起来完全就没有女人的成熟感,只有小女生的青涩感。而且,她的搭讪方式也太老套了,完全就不能引起注意。

    林凯文斜睨了旁边的女人一眼,大脑迅速运转着。巴掌大小的鹅蛋脸十分精致,柳叶眉下面是一双水润的眼睛,透着一股新生猫咪的无辜与单纯,秀气的鼻子,粉嫩的嘴巴,完全就是个娃娃。粉色的碎花裙子勾勒出她完美的身材比例,不是很丰满,也不属於纤细的那种类型,但是让人感觉刚刚好。整体的感觉就是单纯中带点小妩媚,妩媚中却又不失可爱。

    不过,他的身边从来不缺女人,就算许依人给他的感觉再惊艳,他也不会在乎,而且,他不喜欢那种随便勾引男人的骚货。所以,林凯文依然是一副生人勿近的的样子,开口,林凯文冷冷地问道:「怎麽?找我有事吗?我好像不认识你」眼神凌厉地扫过她,似乎是在警告着她,不要妄想勾引他。

    死人,大冰山!在心里狠狠唾弃了林凯文一番,许依人在心底抱怨着,要不是为了活命,我才懒得跟你这种人废话!说话一点温度都没有,想冻死人啊?!暗暗地搓着自己身上的**皮疙瘩,许依人深呼吸,告诉自己不能冲动。

    「当然不是。」调整好呼吸,许依人媚笑着拉下他放在车门上的手,然後一手环住他的腰,另一只手勾住他的脖颈,整个人如锅贴般贴入他怀中。

    「我要上你的床。」许依人语不惊人死不休,直勾勾的看着林凯文,好像马上就要把他拆吃入腹,只不过,眼眸深处的一丝怯懦显示了她的害怕。

    「哦?」林凯文挑挑眉,不置可否,「你想要的就这麽简单吗?」

    「还好,跟你这麽帅的男人睡一晚也算不错了。」许依人用纤细的小手抚摸着他的俊脸,热不住感叹,「真舒服。」

    林凯文只感觉许依人的身子绵软馨香,让他的下身不由得起了一股冲动。这种感觉让他很不舒服,於是他一把就推开了许依人。

    「你怎麽了?不喜欢我这样吗?」许依人很是费解。姐姐不是说这样做男人最喜欢了?!为什麽这个男人把她推开了?难道他是怪胎?还是她做的不对啊?

    「是,我不喜欢你这样的,你太骚了,不要靠近我,我怕会被熏到。」林凯文装作被熏到的样子,用手掩着鼻子,脸上满满的都是厌恶。

    「你……」许依人被他气得小脸通红,纤指直直的指着他说不出话来。怎麽回事?姐姐教的方法怎麽会没用?

    「你什麽你啊!想勾引男人就到里面去,不要来找我,我不喜欢你这种女人。」林凯文眯起眼,冷冽的眼神让人害怕,说完,他长腿一伸坐进车里内。

    「不许走!你必须和我上床!」许依人任性地钻进车里,想黏着林凯文。

    「你干什麽?」林凯文大喝一声,把要胡闹的许依人给震住了,「要发骚就滚开,你当你是谁啊?」伸手拎住许依人的後领,林凯文把她顺手扔出车外。

    满意的看到许依人跌坐在车外不再有动作,林凯文朝司机说道:「老刘,开车。」

    车子在许依人的身边开过,留下难闻的尾气,喷了许依人一身,彷佛在嘲笑她的不自量力。

    「林凯文!你这个死冰山!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让你跟我上床的!」许依人皱着一张笑脸,痛苦地揉着自己的小屁屁,看着远去的高级轿车愤愤地跺了下脚,随後不甘地转身离开。

    ☆、第五章与第六章

    可能有人会疑问,林凯文嫌弃她,那她为什麽她不霸王硬上弓呢?那样的话直接又方便,一次性了事,以後就再也不用担心了。她其实也想啊,可是许可人跟她说过,命定的男人要自愿和她交合才能帮她解除这yín荡的本性。

    不然,三个月过後她就只能天天晚上去找男人,要不只有吃药这一个方法,但是能够一次性解除她这种性格的药已经被毁了。

    吃压制的药,只会暂时压制住,而且吃久了会加深这种性格,可能再也改不回来,风险很大。所以,她只能这麽辛苦的来勾引这座大冰山。

    「少爷,其实刚才那个女孩子不错的,为什麽不试试?好像是清白人家的女儿,跟别的女人不一样呢。」司机老李状似随意地说着。他在林家呆了这麽久,从来没见过少爷对那个女人动心过,现在好不容易来了个不错的女人,怎麽能错过?

    虽然刚才少爷表现的好像很厌恶,但是,他从来没对一个女生说过这麽多的话,也没花过这麽多的时间在跟一个女生废话上面,所以,老李非常希望自家少爷能好好想想。而且,那女生好像长得蛮单纯的,眼睛也是非常的乾净透明,看不到里面有什麽yīn谋诡计。

    「闭嘴。老李,我不想再听你说那个女人。」林凯文不满的瞪了他一眼,「你该做的事情就是开车,其他事情不归你管!」

    「是。少爷。」被林凯文的瞪眼吓到,老李安静的闭了嘴,专心开车。

    林凯文现在很窝火,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麽了。自从看见了那个女人,自己就变得不正常了。

    现在自己竟然还在想那个女人。想她又会去找别的男人,一想到她会被别的男人抱在怀里,他就有一股莫名的怒火,也不知道怎麽了,他粗鲁地暴吼,又叫老李返了回去。

    可是,他看到的只是停在酒吧外面的车辆,没有了刚才的那个倩影。

    他的心里,没由来的一阵失落……

    「姐姐,这个男人这麽会怎麽死相啊?!」许依人气呼呼地在许可人身边坐下,随手拿起一杯凉水就往嘴里灌。「气死我了,真的气死我了!」

    「怎麽了?没搞定啊?」正在美甲的许可人头都没抬,但还是很准确地一语说中。

    「这个……」许依人脸上飘上两朵红霞,很心虚地把玩着手里的水杯,「我一定会搞定的啦!那是迟早的事情!你只要好好给我去找药就好了!」

    「知道啦。」许可人漫不经心的敷衍着,继续涂着自己的指甲油,完全没把许依人的话放在心上。

    「不是说男人都很好骗的吗?为什麽这个男人这麽难搞定啊?!」许依人郁闷的低下头,一双小手也不停地蹂躏着沙发上的抱枕。

    「是不是方法不对啊?」许依人忽然抬起头,眼巴巴的看着许可人,「冰山刚才跟我说我太骚了,他怕被熏到。」

    「冰山?」听到许依人的话语,许可人的脑後立刻出现三条黑线。「谁叫你这麽叫他的?」

    「哦,这个啊。」许依人满脸的不在乎,「是我刚给他起的外号,他冰的要死,就给他起这个外号了。对了,到底是不是方法不对啊,赶紧告诉我啊。」

    「我怎麽知道啊。」许可人不雅的翻了个白眼,继续涂着指甲油。

    「不管啦!我一定会成功的!」许依人扔掉抱枕站了起来,做了个加油动作後就冲进了厨房,不知在鼓捣什麽。

    第二天……

    许依人按照许可人给她的地址找了过去,这是她昨晚拜托了好久才让姐姐帮忙找到的,她一定要成功!

    「黑格集团。」站在黑格集团的楼下,许依人抬头仰望楼顶,「好高哦。」

    在心里给自己加了油。许依人高兴地端着保温瓶走了进去。这一进去,许依人立刻得到了所有人的关注。她年纪本来就小,皮肤自然也是柔软嫩滑,再加上心情好,使得本来就绝美的小脸上又增添了几分魅力,让大楼内的所有人都看呆了。

    环顾四周,许依人大步走上前去,看了看前台小姐面前的名片牌,然後抬起头认真的问道,「姐姐,你知不知道林凯文在哪一层楼啊?」

    此言一出,整栋楼层立刻炸开了锅。她竟然直呼总裁的名字耶!她跟总裁是什麽关系?看样子,好像是兄妹啊,但是,总裁好像没有妹妹啊。难道……是小情人?不是吧?这麽娇美的人儿竟然喜欢上他们冰山一样的总裁?所有男士都为她担心着,而所有女人都咬牙切齿的看着许依人。妈的!小贱人,竟然到公司来勾引人了。

    前台小姐当然也不例外,看着许依人一脸的笑意吟吟,她就恨不得冲上去把她面皮给撕下来,让大家都看看她是怎样的货色。可是她不能,这是黑格集团,黑格集团最注重的就是信用和声誉,所以,她不能这样做,愤恨地瞥了一眼许依人,前台小姐没好气的问道,「你有预约吗?」

    「预约?」许依人的脑袋上冒出了几个问号,「那是什麽东西啊?」

    「没有预约。」前台小姐从鼻子里哼出一声,不屑地说道,「没有预约你来干嘛!我们总裁是不会见你的!」说完厌恶的白了她一眼,「马上给我出去!」

    「为什麽我要出去?!」许依人本来也不想计较什麽,不从前门进,她也可以爬窗户,但是,前台小姐的语气完全把她激怒了,她一定要从这边进去!「我就是要见林凯文,又怎样!你管得着吗?你这个丑八怪!」

    ☆、第七章

    「你……」前台小姐被气得不轻,瞪大了眼紧紧握着拳,就差冲上去跟许依人干一架了。

    「我怎样啊!」许依人嚣张的高仰着下巴,斜睨着前台小姐,态度非常的嚣张,「有本事你就打我啊!不敢吧!」对前台小姐做个鬼脸,许依人高兴的笑眯了眼。真的好开心哦,丑八怪气成这个样子。

    「你这个小贱人!」前台小姐瞪红了眼,身後燃起熊熊的火焰,许依人吓了一跳,急忙跳到安全的地方,免得自己被火焰烧伤。看着许依人,满脸的嘲笑,前台小姐冲对讲机大声喊道,「保安!保安,赶快到打听来,把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给我扔出去!」

    不到一分钟,立刻有一群保安冲了出去,一把架起许依人就要把她丢出去。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许依人不满地挣扎着,一双小腿也胡乱蹬着,好像一只胡乱挣扎的野猫,「为什麽要把我扔出去!马上放开我!放开我啊!我要见林凯文!叫林凯文出来见我啊!放开我!凭什麽把我扔出去啊!」虽然嘴上叫嚷着,手脚也胡乱挣扎着,但许依人还是紧紧抱着保温瓶,不让保安把它扔出去。

    看热闹的女人们都松了一口气,总算把这个小贱人扔出去了,总裁也就没机会见到她了。而男人们则担心了,焦急的看着被钳制住的许依人生生地被拖出去。这麽美的人儿被丢出去,那该多麽可怜啊。

    「你们这是在干什麽呢?上演马戏吗?」一个调侃的声音忽然在大厅响起,随之,一双高级皮鞋在门口出现,顺着皮鞋往上看,一个优雅的贵公子就出现在众人眼前。

    「汪总裁。」看着站在门口的男人,前台小姐立马笑开了花,微笑着看着男人从门口走进来。他可是绿萌集团的汪总裁,也是他们林总裁多年的好友。

    看见众人的反应,许依人也侧过头去看热闹,这个男人是谁啊?为什麽刚才好像母老虎一样的姐姐现在变得像小猫一样温顺?他有什麽魔力吗?「喂,你是谁啊?你有魔力吗?」心里这麽想着,嘴上也问了出来。

    前台小姐立刻瞪了她一眼,用眼神示意保安马上把她带出去。保安立刻心领神会,立马夹着许依人就走。这种事他们经常做,所以只要一个眼神,他们就明白了该怎麽做。

    「喂,那个谁,你快救我啊,我还要见林凯文呢!」眼见着自己要被扔出去,许依人急忙向汪铭求助。他看上去斯斯文文的,而且笑起来的时候好像春风迎面,她已经认定他是个好人了。

    「呵呵。」汪铭掩嘴轻笑,这个小女生很有趣啊,找凯文?不知道凯文什麽时候喜欢上这种小萝莉了?不是冷冰冰的不喜欢女人吗?看来,这里面还有很多他不知道的内幕呢。

    「把她放下。」轻轻的一句陈述,许依人立刻安全了。

    「谢谢你。」双脚落地的感觉真好,许依人感激的看着汪铭。

    ☆、第八章与第九章

    前台小姐愤愤的看了一眼许依人,小贱人,想勾引我们英俊潇洒玉树凌风的总裁就算了,现在还想勾搭温文尔雅斯文有礼的汪总裁,真是不要脸。瞬间换上一副温柔的脸孔,前台小姐温柔地问道:「汪总裁,为什麽把她带进去,她没有预约!」

    看到了前台小姐深厚的变脸功力,许依人有些怯怯地缩到了汪铭身後,小心翼翼的抓着汪铭的衣角,露出半个小脑袋看着前台小姐。

    看到许依人这麽可爱的动作,汪铭忍不住又笑了起来,微笑着看向前台小姐问道:「有我在,她还需要什麽通行证吗?」

    转身牵着许依人向电梯走去,不管前台小姐气到牙痒痒的表情。

    呲牙咧嘴地冲前台小姐做了个鬼脸,许依人满意地看到前台小姐气到爆肝的表情,转过头,许依人乖巧地跟着汪铭进了电梯。

    将许依人的小动作尽收眼底,汪铭也不多说。进了电梯,汪铭才微笑着直视她。「好了,现在已经没人了,你不用怕了。」

    「呵呵。」许依人对着他傻笑了下,「谢谢你啊,要不是你,那个坏女人就不会让我进来了。」

    「没事,只是一件小事而已。」汪铭微笑着,眼里的犀利却不容忽视,「你找凯文到底有什麽事。」

    「没什麽啦。」许依人傻乎乎的挠挠後脑勺,把手里的保温瓶递到她面前,「这是我为林凯文做的爱心早餐,我喜欢凯文,所以我想让他也喜欢我。」

    喜欢?汪铭的眼神不由得锐利起来,打量了许依人半响,没见到许依人害怕地瑟瑟发抖,反而见到了她的一脸真诚,汪铭收回锐利的眼神,又变回了那个温文尔雅的斯文先生,「你真的喜欢他?」

    「嗯。很喜欢很喜欢!」许依人猛点头。喜欢到想把他大卸八块拆吃入腹!那个死冰山!

    「那好,我带你去见他,到时候就要看你自己的表现了。」真的喜欢吗?那样的话,好戏不就会马上上演了。

    「嗯,谢谢。」许依人笑眯了眼。高兴地抱着怀里的保温瓶,希望这个可以打动他。可是,汪铭眼中的那一抹诡异却没有被她发现。

    林凯文坐在办公室里认真而迅速地处理这文件。他的办公室并没有那麽的富丽堂皇,可是却是非常的简约与务实,令人眼前为之一亮。

    墙上有一面巨大的银幕,随时随地都在更换画面,有时会跳到通讯画面,有时会变成最新的股市消息,让他能随时随地掌握各地的变化。

    心里又是一悸,林凯文烦躁的把笔甩到地上。怎麽回事?从昨天晚上开始就心神不宁的,自从那个女人出现,自己好像就不对劲了,这到底是怎麽了。

    「真的吗?好有趣哦。哈哈……」就在林凯文烦躁的时候,门外传来了许依人的笑声。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林凯文心里一喜,刚想起身去开门,门就自己开了。看着有说有笑的两人,林凯文眼神一凌,装作什麽事都没发生过,迅速低头,依然冷静的处理着文件。

    「好了,地方我已经带到了,接下来就看你自己的表现了。」对着许依人温柔一笑,汪铭坐到了旁边的沙发上。

    「嗯,我知道了。」许依人甜甜一笑,拿着保温瓶走到林凯文面前。

    林凯文却看也不看她,伸手按下电话的快捷键,「陈可,送两杯咖啡进来。」

    「是的,总裁。」

    「凯文。」许依人挥挥手,企图把林凯文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林凯文低头继续处理文件,完全不看她,声音冷冷的,「有事吗?我现在很忙。」

    许依人愣了一下,但还是把保温瓶递了上去,「这是我给你做的早餐,不知道你的口味怎样,但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我不喜欢吃早餐。」林凯文依旧头也不抬,处理文件的速度也渐渐加快。

    捏紧了保温瓶的把手,许依人咬着下唇不说话。干嘛这麽冷淡啊,人家准备了一晚上,吃一点会死吗?心里的委屈渐渐升上来,许依人也不说话,用力握紧把手瞪着他。两人就这麽沉默着,气氛顿时尴尬到了极点。

    「总裁,您的咖啡。」陈可及时走了进来,把咖啡放在林凯文的桌上,又微笑着递给汪铭一杯。

    「谢谢。」汪铭接过咖啡轻呷一口,「陈可,你泡咖啡的技术可是越来越好了。」

    「谢谢汪总裁夸奖。」陈可淡淡一笑,将视线转到许依人身上,「小姐,你站在这里做什麽呢?赶紧坐下来吧,等下腿会酸的。」

    许依人委屈地瞪了无动於衷的林凯文一眼,可怜巴巴的看向陈可,撇撇嘴,小声说道,「我在等他吃我做的早餐,姐姐,你帮帮我好不好?」

    「这个……」陈可犹豫地看了一眼林凯文,「总裁不喜欢吃早餐,这是全公司都知道的事情,我也帮不了你啊。」

    「姐姐……」许依人眼眶一热,眼泪「吧嗒吧嗒」开始往下掉。

    「你不要哭啊。」见许依人开始哭,陈可着急了,急忙伸手帮她擦去脸上的泪水,「姐姐真的帮不了你啊,你再这样哭下去姐姐会心疼。」着急的看向沙发上的汪铭,陈可知道他一定有办法的。

    ☆、第十章与第十一章

    接收到陈可的眼神,汪铭及时地出声,「陈可,你带她到洗手间去洗把脸,早餐就先放着吧。」

    「是的,汪总裁。」陈可点点头,牵起许依人的手温柔地说道:「跟我走吧。」

    「嗯。」许依人点点头,跟着陈可走了出去。汪铭应该不会害她的,不知道为什麽,这是直觉。她总感觉汪铭不会对她做什麽。

    用冷水拍了拍脸,许依人这才镇定下来,转向一边的陈可,许依人甜甜的笑了,「姐姐,谢谢你。」

    「不用谢我。」陈可忽然变了一副嘴脸,再也看不到刚才在办公室里的那种亲切。许依人被她的变脸吓到,有点不敢置信的往後退了几步,惊恐的看着她,「姐姐,你怎麽啦?」

    「不要叫我姐姐。」陈可拿出随身携带的小化妆盒,在镜子前认真的为自己补妆,「你没有这个资格!」狠狠瞪了一眼许依人,陈可狠声道:「你不配!」

    「姐姐,你到底怎麽了啊?」许依人的眼泪又掉了下来。她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麽!为什麽刚才还一脸微笑的姐姐现在变成了这样?她又没有做错什麽?为什麽要这麽对她,好恐怖,她好害怕!她从来都不知道人类的东西这麽复杂,为什麽变成会这样?

    「我告诉你!别以为长了一张漂亮的小脸蛋就可以勾引我们总裁!」将粉底盒收好,陈可冷笑着靠近许依人,压低了声音在她耳边说道,「像你这种自以为是又不懂世事的小丫头我见多了,别以为自己有多大魅力,只要一到床上,你们立刻就失去了魅力,最好还是乖乖离开,不然,到时候吃亏的可是你自己。」微笑着抬头,陈可的脸上是不能抵挡的挑衅。

    许依人死死地咬着下唇,紧盯着陈可不放,可是,陈可的脸上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慌张,反倒是有些得意的看着她。「怎麽,还不死心啊?还想说什麽,我告诉你,别对我露出这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我看到就恶心,你最好还是放聪明点,自己离开这栋大楼,不然,後果我可就不知道了。」食指狠狠地戳在太阳穴上,陈可一边骂一边戳她,完全就是一个泼妇!跟刚才在办公室里的那个温柔姐姐完全就有天壤之别。

    许依人一把推开骂的正起劲的陈可,手忙脚乱的就冲出了洗手间。陈可双手环xiong,得意洋洋的看着许依人慌乱的背影。

    就你,还想跟我斗,再过几年吧。我好不容易才得到所有人的信任,终於有机会接近他,你最好不要妨碍我!不然……陈可的眼神冷冽起来,散发出一阵阵的寒气。见许依人已离开,陈可满意的笑了笑,转身回总裁办公室。

    许依人一路横冲直撞,不知道撞到了多少个人,她只知道,她要离开这个地方!她不能再在这里呆下去了,人类的世界如此恐怖,她从来都没预料到,她开始只以为只要勾引到林凯文就可以了,却没想到人类的世界有这麽多的勾心斗角,她一点都应付不来。

    「啊!」在一个转角的地方,因为没看清眼前的路,许依人顺势撞上了眼前的人。

    因为冲击力过大,许依人被撞到了地上,对方手中的咖啡也随之泼到了自己身上,委屈与难过一起涌了上来,许依人直接就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吴辰东呆愣地看着眼前的小女生,好好……好好、好好可爱的萝莉啊!皱着眉,吴辰东为难地看着自己手里的两个空纸杯。虽然面前的这个小女生很可爱,自己也把咖啡洒到了她的身上,不过,也不用哭成这样吧?好像自己对不起她八辈祖宗一样。头痛的抚了抚额,吴辰东小声提醒道,「小姐,你没事吧?」

    从口袋里掏出纸巾,吴辰东本来想给许依人擦下咖啡渍,可是,看着许依人xiong口的咖啡色痕迹,吴辰东犹豫了。不会吧……怎麽会洒在这个地方?难道是烫到了,所以她才哭成这样?看着许依人哭得淅沥哗啦,吴辰东又不好意思问她是不是烫到了,只好手足无措地看着许依人坐在地上哭的乱七八糟。

    「小姐,你没事吧?」实在是受不了许依人的哭声,吴辰东苦着一张脸,蹲在地上看着她,「不要再哭了,有什麽事我们起来再说好吗?」

    许依人正哭的起劲,却听见面前有个声音传来,听声音许依人隐隐约约感觉到他是个男人。抬起头,许依人顶着一张哭花的小脸看着他,「你有什麽事吗?我好像不认识你。」哽咽的语气再加上一张哭花的小脸,那搞笑的效果真的是不同凡响!吴辰东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毫不客气。

    「你笑什麽啊。」许依人不满了,自己坐在地上哭了这麽久,这个男人都不扶自己一把,还在那边笑的那麽嚣张,根本就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这到底算什麽啊?!不客气的伸手,许依人命令道,「还不快扶我起来!」可是,她根本就没想到是自己一直坐在地上哭不理人,而不是吴辰东不理她。

    ☆、第十二章与第十三章

    「好好,我扶你起来。」吴辰东偷笑了下,伸手把许依人从地上扶起来。

    歉意的看着许依人xiong前的咖啡渍,吴辰东忍不住挪揄道,「小姐,这个……要不要我负责啊?」真的没想到,眼前的小萝莉身无几两肉,可是xiong部却发育的这麽好了,透过湿透的衣服看过去,能够看到形状美好一对绵rǔ,吴辰东忍不住悄悄地多看了几眼。

    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许依人立刻羞红了整张小脸,双手捂xiong戒备地看着吴辰东,一脸的不相信,「你想做什麽?」

    「我不会对你做什麽的。」吴辰东好笑的看着她,「只不过你的衣服脏了,我给你再买一件。」

    「真的吗?」许依人显然还是不相信依然双手捂xiong戒备的看着他。

    「真的。」吴辰东一把揽过她的肩膀,将她圈在自己怀里。意识到这件湿衣服有些不合适,吴辰东脱下自己的外套,体贴地给许依人披上。

    许依人原本有些抗拒他突如其来的怀抱,但是,看到吴辰东随後的动作,许依人立刻被感动了。可爱地吸吸鼻子,许依人向他感激一笑,「谢谢。」这个男人长得也很帅,但是没有林凯文的那种冷,也没有汪铭那种斯文的感觉,反倒是有一种坏坏的感觉,但是却又不属於坏人。起码他会对女人好。不像林凯文那个大混蛋!死冰山!就知道冷落别人。许依人在心里做出了比较,林凯文的吸引值立马降到了最低。

    「不用谢。」吴辰东微微一笑,开始展现他的男人魅力,「我现在带你去买衣服。」

    「好。」许依人高兴地点点头,任由吴辰东把自己带出黑格集团。

    林凯文坐在办公室里,表面上看去是在处理文件,可是心里面却很着急,不知道为什麽,他就是很担心许依人。许依人的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的时候,刚好掉到了他的办公桌上,在桌面上形成了一块块水渍。但是,他没有出声,仍然继续处理这文件,只不过,手心的那些汗却轻易地泄露出了他的紧张。

    当许依人被带走的时候,他的心里是紧张的。他知道,许依人现在很委屈,但是,他不能为她擦眼泪,这种不要脸的女人他怎麽能要?昨天晚上还说喜欢自己,今天却又迅速勾搭上汪铭,真是不要脸到了极点!

    就在林凯文天人交战的时候,陈可走了进来。

    「嗯?怎麽就你一个人啊?依人呢?」汪铭疑惑地看着陈可,手里的咖啡杯也放了下来。听见汪铭的问话,林凯文也抬起了头,冷眸疑惑地看向她。

    「依人说她还有事,要先回去了。」陈可微笑着回答,伸手拿起汪铭手边的杯子,「您的咖啡快喝完了,我帮您再倒一杯。」

    「好的。」汪铭点点头,「谢谢。」

    「不用。」陈可微笑着走了出去,转身却换上了一副藐视的表情,想跟我斗,你还嫩着呢!

    「凯文,你怎麽没喝咖啡啊?」汪铭看着桌上那杯根本没动过的咖啡,明知故问。

    「没时间。」林凯文头也不抬,继续处理着文件,但是,心中的激动却无法压抑。为什麽她要走?是不是我刚才的反应太冷淡了?所以把她气跑了?忍不住的胡乱猜测,让林凯文的心又烦躁起来。

    「我看是没心情吧。」汪铭很有兴致地跟他磨起了嘴皮子。「那麽好的女孩子那麽认真的对你,你为什麽就不能好好看下呢?」伸手指指桌上的保温瓶,汪铭很明显地示意他。

    看着桌上的保温瓶,林凯文的心犹豫了,说实话,她对自己好像是真心的。就连自己也能感觉到,她的心意。可是,自己刚刚对她那麽冷漠。

    思及此,林凯文扔下笔就往外冲,不顾汪铭了解的点头和刚进门的陈可错愕的表情。

    沿着这层楼寻找了一番,林凯文还是没有找到许依人。

    难道,她已经走了?就在林凯文疑惑之际,眼角的随意一瞥,林凯文立刻发现了许依人的踪影。

    该死的!她竟然对着辰东笑的那麽开心,还让辰东搂着她坐进他的车里?果然啊……他还是没有看错!许依人这个女人绝对不是个省油的灯,才短短的这麽点时间,竟然勾搭上了汪铭和辰东两个人,看来,她真的是很有心机,妄自己还这麽担心她,没想到啊没想到……她竟然是这麽个不要脸的女人!shit!低咒一声,林凯文转身回了办公室,可是俊脸黑成一片,全身散发出冷气场,让人不敢靠近。

    吴辰东把许依人带上车,几个转弯,车子就到了一家商业街。

    「下车吧。」吴辰东绅士地帮她打开车门。

    「嗯,谢谢。」许依人跟着他下了车,这才发现到了一条商业街。「我们到这里干嘛啊?」

    「当然是买衣服。」吴辰东自然地揽过她的肩膀,带着她走进了其中一家商店。

    「吴总裁,您来啦。」导购小姐一看见吴辰东就急忙迎了上去,笑的那叫一个谄媚。

    吴辰东一边熟练的挑着衣架上的衣服,一边向许依人介绍,「这是我旗下的一家小店,我的集团主要是经营服装方面的,市场上75%的服装都是由我们公司生产的。」

    「哦。」许依人呆呆地点了点头。好奇地四处张望。小店吗?这家店很大啊。因为她才幻化成人形没多久,所以对这些都没什麽了解,更别说对店的概念。现在吴辰东还没有说清楚,她只好呆呆地回应。

    ☆、第十四章与第十五章

    吴辰东微微扬起嘴角,这个女人蛮有趣的,竟然没有尖叫起来。

    换任何一个女人,正常的反应不都是尖叫起来然後冲向衣服吗?接着就会一脸企盼的看着自己要自己买单。为什麽她的反应这麽不一样呢?

    伸手把挑好的衣服递给许依人,吴辰东随意地坐到了旁边的沙发上,「到换衣间里去换一下,一件都不能少。」

    「哦。」许依人还是呆呆的没有反应过来,傻傻的点点头,拿着衣服进了换衣间。

    「吴总裁,你好久没有来了。人家好想你!」

    「吴总裁,喝点茶。」

    「吴总裁……」

    许依人一走进换衣间,原本安分的站在自己岗位上的导购小姐立刻凑了过来,个个在吴辰东身边献媚。

    「不要着急,一个一个说。」吴辰东倒是很享受的左拥右抱。「我听着呢。」众女叽叽喳喳,围着吴辰东高兴的谈论着。这时,一个穿着时髦的女人走了过来,一把揽过吴辰东,然後利用身体优势挤开他身边的所有女人。无视所有导购小姐的杀人目光,邵宁微笑着看向吴辰东,一双小手如水蛇般滑入他的衣内,在他的xiong膛上四处游走,「吴总裁,你好久没来找我了,是不是最近很忙啊?」

    「是啊。最近比较忙。」吴辰东饶有兴致地看着邵宁在自己面前搔首弄姿,这个女人好像脑子有问题,以为跟自己上过一次床就能当总裁夫人,总是把他身边的女人都给排挤掉,好像他是属於她的东西,真是可笑。

    「我就知道,吴总裁怎麽可能会忘记我。」邵宁得意一笑,挑眉看向身後一群摩拳擦掌的女人,还想跟我抢吴总裁,再等几年吧。导购小姐们也不甘示弱,继续放射着杀人实现。

    就在空气中的火药味越来越浓重的时候,一个甜美的声音打破了这一切,「辰东,我换好了。」刚才在车上他们就已经认识了,他也知道许依人是来找林凯文的,但是,喜欢的女人总能公平竞争吧。这可不能怪他抢先一步。

    众人一致回头,就看到许依人捏着衣角,很害羞的站在更衣室门口。她身上穿的是红绽集团最新设计的西装版型的开衫,日本同步上市。

    帅气的风格俨然是诠释魅惑朋克女郎的首选。黑色的西装外套内搭白色T恤,增添了一分潮流气息,层叠的藏青色半裙配上半高皮靴,更增添了几分女人味。再加上她本身绝美的小脸蛋与清纯的气息,更是显得魅力无法挡。魅惑中带着点不谙世事的单纯,单纯中却有不失眼角的媚艳。

    吴辰东一愣,随即站了起来,很是满意的看着许依人,「没想到你把这件衣服的精髓穿出来了。」

    「是吗?」许依人高兴地展露笑颜,随即害羞的低下头,捏着裙角不敢看人。

    见吴辰东对许依人这麽亲切,导购小姐们也见风转舵,立马挤到了许依人的身边开始叽叽喳喳,「小姐啊,这件衣服真的好配你!简直是太完美了!」

    「对啊对啊,我还从来没见过能把这件衣服穿的这麽完美的人。」

    「就是说啊,有些人是天生的美女,但是有些人呢,穿的再贵也是枉然,骨子里的贱是改变不了的!」

    「就是就是!小姐,我们这还有些其他的衣服,你要不要都试一下,我相信你穿起来一定会很好看的!」一群被嫉妒心逼疯的女人驾着许依人就往更衣室里跑,既然自己不能气死那个嚣张的女人,那麽,就拉一个能气死的来!总之,能把她气死就好。导购小姐们没想到的是邵宁是快气炸了,但许依人可就倒霉了。

    「你们……」邵宁看着幸灾乐祸的导购小姐,再看看也是一脸看好戏的吴辰东,心里的火气直往上升。大步走上前,一把拉过许依人,邵宁伸手就是一个巴掌。她扇人的本事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这一巴掌下去,她的小脸准会肿,男人嘛,还不都喜欢女人的那张小脸蛋,如果她的脸蛋毁了,看吴辰东还会不会要她!

    许依人本来是被导购小姐们驾着的,本来就脚不着地,现在邵宁一把拉过她,更加让她头昏眼花,站不稳脚,接着邵宁又甩过来的一巴掌,更让许依人触不及防,被打个正着。

    顿时,许依人只觉得脑袋嗡嗡直响,眼前一片漆黑,脚下一个不稳就摔倒了地上。导购小姐早就被邵宁的那一巴掌吓傻了,吃惊地捂着嘴,呆愣地站在旁边不知如何是好。

    见此情景,吴辰东急忙上前扶住她,「依人,你没事吧?」许依人善意的摇摇头,可是头又疼的厉害,急忙伸手扶住额头,让自己清醒过来。

    「你还好吗?」见许依人的情况不太好,吴辰东担心了。

    许依人刚想开口叫他不用担心,邵宁却又发难了,「装什麽装!以为装柔弱就没事了吗?不就是一巴掌,你以为你是谁啊,还呆在地上装可怜!」

    不屑地白了她一眼,邵宁又踹了她一脚,「赶紧给我起来,马上滚出去,这里不是你该呆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