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好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情色童嫿 > 40-43
    4o-43

    第四十夜

    好累,明天终於开始放清明假期,爬上来发文。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感谢冰那堤,mophine的礼物。

    ──────────────────────────────────────

    对於他的爱,童嫿并不是不知道,却不想回应,只因为,爱,对她来说是一种难以承受的存在。

    当那根微凉的仿真yang具插入那紧密的菊穴时,尼古拉斯只觉得整个身体要裂开了一般。

    疼痛,却有著说不出来的丝丝饱胀的快感,“嗯”那喉间叹息般的呻吟,让童嫿加重了手里插入的力道,“啊哈啊!!”修长纤细的脖子扬起,划出一个优美的弧度,尖锐地叫出了声。

    湿热的舌头舔著少年那柔嫩的耳廓,“宝贝,你的那里真是得天独厚呢,这麽长的东西,都被你吞进去了!”明明是那麽羞人的萎缩的东西,从女子的嘴里说出来,却仿若是最优雅的情人间的甜蜜絮语。少年长长的睫毛上沾满了点点碎钻般的泪珠,不知道是因为痛苦,还是快感。

    打开开关,那根布满密密麻麻小突起的细长假yang具飞快地转动起来,那些凸起敲打著弹跳著,让少年张开嘴,大口大口喘息起来。柔嫩的从未被开发过的後庭,敏感至极,哪经得起如此的凌虐,那些细小的神经线链接著前列腺,让他那条硕大得惊人的男根立即膨胀起来,疼痛不堪地红肿著。

    “舒服吗?瞧瞧,这里都翘起来了!”拍了拍那屁股,让他好好跪趴著,让那根不停跳动的yang具你呢个更好地插入,那自然垂落下来的巨大男根被她的手指弹得越发肿胀不堪。

    “别,别说这样的话!嗯啊,好,好难受,嗯!”扭动著屁股,尼古拉斯恨不得能将那插入臀瓣的那根东西给摇出来,可是,他越是挣扎收缩,那根东西就越往里面插入更深。

    放开相连的另一根yang具,童嫿转到前面,抓起少年的头发,将他按到自己的胯间,“啧啧啧”剔透的口水,因为太过愉悦显得有些失控,不停地从他的嘴角滑落,更多的是沾染在那绽开的妖豔的花穴上。

    “嗯,很好,宝贝,用力点吸我,哦哦,嗯,好舒服!”肆无忌惮的呻吟让少年觉得眼前有些恍惚,臀间的那根飞快跳转的yang具,让他觉得自己的菊穴似乎要著火一般,而前面的那根巨大更是像要融化了一般。

    童嫿又转回他身後,握住那根假yang具,慢慢地一点点地插入那满是口水和花液的玉壶。呻吟一声後,一整根都插入了那紧致的甬道,她抱住少年纤细的腰身,关掉那自动按摩开关,握住交接处的那个地方,慢慢拉抽出那根被他菊穴咬得死紧的假yang具。

    “疼,好疼啊,童!轻点,轻点!”那娇弱的低叫声,彷如一个正遭受蹂躏的少女般尖细,让童嫿低笑著,又将抽出五六公分的yang具用力插了进去!

    “啊啊啊啊哈!”娇嫩的直肠被这样狠地插入,让少年疼得大叫起来,本能地收缩起那遭受虐待的菊穴。看著那因为抽插显得有些红肿的菊穴楚楚可怜又yín荡的模样,更激起了童嫿想要凌虐他的心情。

    大力拍打著少年雪白的臀肉,发出劈啪的声响,直到两瓣屁股被打得红肿。然後她又用力掰开两瓣屁股,让那菊穴张得更开,让她能更加顺畅地抽插。

    墙上的巨大镜面印著这yín荡的一幕,漂亮肉体密密胶合著,一根长长的假yang具被两具身体分享著。少男的菊穴被扩张开,跪趴著任由那纤弱的女子cao弄著。

    女子的体力毕竟和男子无法相比,没过几分锺,童嫿便已经再也没力气了,那根身体里的yang具也让她无法用太大力气,不然反戳回来也不会让她很舒服。而且敏感的花穴,对假yang具的感觉并不很好。

    可是,她对少年那根超长超大的男根更没什麽好感。西方男人的尺寸对东方女子来说是个挑战,而且是让人心生畏惧的挑战。

    早被情欲逼得即将发狂的少年翻了个身,拔出那根将他弄得又疼又舒服的yang具,然後有抽出童嫿腿间的那根,将她抱坐在自己大腿上。

    握住那根足有26公分的粗长,顶揉女子花穴顶端的花蒂上下滑动著,蘑菇头顶端的小孔淌著透明的汁液,润滑得那柔嫩的小豆子湿亮湿亮的。

    男根越来越往下,抵住那小得可怜的rou洞,用力压进去,“嗯!”童嫿疼得一口咬住他的锁骨,却无法抵抗那慢慢进入她的身体,仿若要将她插成两半的硕大!

    那柔嫩的穴肉被一点点地充满,张开抚平,童嫿试著收缩那些嫩肉,却和以往一样无能为力,只能任他肆无忌惮地入侵!

    “啊哈,嗯,好舒服,童,进去了,你的xiao穴真紧,真舒服!夹得我好痛快!”少年舔著女子因为疼痛和方才的用力流淌的颊边的汗水,大声yín叫著。痛快,的确是痛快,那些嫩肉的吮吸让敏感的男根受用得不得了,但是,那紧致的甬道,仿若是一只大力挤压的手,让他似乎要喘不过气来般痛著。

    “不,别全部插进来,嗯,好难受!”低喘著的童嫿只觉得花穴疼痛不堪,每一次和少年做,都让她至少一天下不了床。而且,随著尼古拉斯年纪越来越大,他的男根也在日夜成长,终於长成了一根让她畏惧不已的庞然大物。

    少年搂住她的腰,轻轻抽动著,湿滑的液体,虽然已经足够滋润,可是因为他的男根实在太长太粗,所以此时还根本没有完全插入,只是进去了三分之二。

    浅浅地抽插著好一会,女穴开始分泌出更多的花液来滋润著甬道,慢慢地,九浅一深的插入,让那根巨物插进去更多,直到他完完全全和她交合。

    童嫿只觉得小腹一阵疼痛,身体深处的那块软口处也被强硬的guī头死死插入了,那里,是最深处的子宫口。

    “混蛋!”软软地打了他一下,却无法逃脱开他的占有,此刻两人的身体,就仿若是一体般密合。女子柔软的rǔ房被少年白皙的xiong膛压得变扁变形。每当他将她的臀瓣抬起,那香rǔ便摩挲著那坚硬敏感的xiong,让少年销魂不已。

    “噗嗤噗嗤”的抽插声,yín靡不已,童嫿有些昏然,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仿若洋娃娃一般任少年cao控著,玩弄著,抽插著,干著!

    丰沛的体液从两人胶合的部位滴淌著,从少年巨大的睾丸上滴落,雪白浓浊,带著细腻的泡沫。少年将她放平到床上,抬起那双柔嫩笔直的腿挂在他看似纤细瘦弱却有力的胳膊上,那根深红的男根在那细小的缝间出入著飞快抽插著。肿胀成紫红的睾丸拍打著那楚楚可怜的臀肉和菊穴,将原本白皙的皮肤撞击地绯红,透著yín靡的色彩。

    白浊的液体黏在两人交合处,没有体毛的遮掩,濡湿了两人光秃的下体,因为抽插拉出无数粘稠的白丝。童嫿觉得自己就仿若一只小船般被一根巨大的船撸控制著方向,飘摇著,颤抖著。下体因为极致的张开显得无法控制,甬道间的嫩肉被那巨大男根上凸起的青筋刮弄著,引起阵阵酥麻和疼痛。子宫仿若也被他插入,在那里面横冲直撞。少年额角的汗滴如雨水般掉落在那柔媚的双rǔ上,留下湿漉漉的痕迹,他只觉得自己插入了一个灼热柔软又仿若没有边际的地方,紧致的嫩肉若千万张小嘴点点吮吸著啃咬著自己的阳物。他想要更进去一点,进到她深体最深处,再也不出来,就这样,死在她的嫩穴里。

    “啊啊,童,舒服麽?**得你爽麽?!好紧,天啊,别吸,我,哈,我要出来了!!”尖锐地声线,极致的高氵朝,让少年觉得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他无助地抱住身下的女子,任体液在她身体最深处喷发出来。

    第四十一夜

    感谢sgyJ8(好奇怪的用户名,嘿嘿)的礼物。後面的情节在修改,所以发的比较慢。

    ──────────────────────────────────────

    “让我留下来照顾你,童!”望著神色疲倦的童嫿,尼古拉斯拧了块温热的毛巾替她擦拭脸颊恳求著自己能留下来照顾她。

    可是快感过後带来的如被车碾过般疼痛的童嫿却不由对他心生了几分憎恶。他的不知节制和自私,被好好包裹在美丽的皮相下,或许,正因为如此,她对他永远没有办法敞开心怀。即便是他对她有著溢於言表的爱意,却让她总怀有一种本能的怀疑和戒心。

    “不,我不需要你的照顾,你还是去上课吧,我想一个人安静地休息一会,可以吗?”对於童嫿的冷漠和严词拒绝下,尼古拉斯终於情不甘心不愿地离开了别墅。

    待到确认他真的离开,童嫿立即拿出了手机拨了个号码,“琪子,我好难受!”不同於方才对待尼古拉斯的冰冷反倒多了些撒娇的意味,对方叹了口气,“小嫿,你的私生活就不能检点些吗?”翻了个白眼,童嫿觉得和她讲话的根本就不是只比她大两岁的男人,而是个已经进入更年期的老妇人,关键是,有著无比坚强的舌头──用来永不疲乏的唠叨。

    “行了,你要不要过来?不过来拉倒,我也还没残废呢!”

    “好好好,我这就过来,这样可以了吗,大小姐?”对方无奈的语气却是毫不掩饰的纵容和宠溺。

    吐了吐舌头,童嫿笑著说,“行了行了,不过,我还要上次你给我用过的那个你的独家药膏。”

    “什麽东西,好香!”吸了吸小巧挺直的鼻子,童嫿一眼就看到了优雅高挑的男子手里的保温罐。

    何子琪刮了刮她的鼻梁,取笑著,“你这个小馋猫,倒是有个灵敏的狗鼻子!”清爽的打薄削短的黑色短发,清冷俊秀的脸庞并没有什麽过人之处,很平常的东方人的五官,鼻梁上的黑框眼镜後是一双黑亮的大眼睛。

    平日里不苟言笑的男人,咋面对眼前的小女人的时候,却只有两个字形容,温柔。

    打开保温罐吹了吹,何子琪转身去厨房拿了个调羹出来,“吃吧,有点烫嘴,小心点!”

    “琪子,你越来越有老妈子的范儿了!”

    何子琪轻敲了一记她的头,又好笑又好气,“你以为这是谁造成的?!大小姐,麻烦你乖点,别让我为你cao碎了心好吗?你看看我的头发,都好些白了!”

    “切,明明是浓黑发亮的头发,哪有一根白的?嗯,这粥哪买的,真好吃!”

    “你个小没良心的,买的粥有这麽好的味道和那麽多的蟹黄吗?”望著狼吞虎咽的童嫿,何子琪在心里叹了口气,抽出纸巾替她擦拭颊边的沾上的油渍。

    等她吃完,完美的男佣接过她吃不下的残羹冷炙三两口解决掉,然後把保温瓶拿到厨房清洗。

    “吃饱就躺在床上,就不怕变小猪吗?”摇了摇那舒服地卷在被子里的小人儿,何子琪脱掉鞋子上了床,将她抱进怀里。

    “吃太饱了就想睡!”昨晚被折腾地太累,童嫿只想一直赖在床上睡到自然醒。“你衣服布料真硬,脱掉啦!”蹭了蹭他的xiong膛,却只觉得不舒服。

    “好好,我脱还不成吗?!”无奈投降的男人心里哀叹一声,真不知道自己是上辈子造了什麽孽,遇到这个小魔头。

    舒服地靠在那光裸坚实的xiong膛上,童嫿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嗯,帮我揉揉,肚子好难受!”被子底下,是一丝不挂的胴体。

    娇柔的肌肤,带著温暖和丝滑的触感,让何子琪著魔一般地抚摸起来,从小腹慢慢往下,手指温存地在那花穴上搓揉著,昨夜激情留下的体液沾满了他的手指。

    “怎麽那麽多脏东西?昨晚和几个人做了,嗯?明知道自己这个地方又小又嫩得要命,还让那些不懂事的男孩子做得那麽狠!”猥琐的话语,从男子的嘴里说出来,却不带半点yín意。

    “哪有和几个,你当我什麽人?!而且,即使我和十个八个男人做也不关你的事!走开,我想睡了!”童嫿不觉得何子琪有这个权利来质疑她,“对不起,小嫿,都怪我多嘴。你的那里都红肿了,而且,那种东西还在你身体里,肯定让你不舒服的!先让我帮你弄出来!”

    将她软绵绵的身体抱起来走进宽大浴室,雪白的浴缸是四角花瓣形状,靠墙的边上还有柚木做的宽长凳子。按了进水和水温按钮,何子琪在长凳上铺了条厚实柔软的浴巾,将她轻轻放上去。

    修长温暖的手调了些玫瑰精油在手中摩挲著,然後握住她雪白的小脚,顺著脚底和小腿的穴道一直向上按压和揉捏。他的手法专业而熟练,好像是个职业按摩师一般。

    在小腹上用手掌揉捏按压,轻柔地旋转,童嫿只觉得全身舒服极了,小腹里的液体被温和地挤压出来,粘稠地从那花穴里流出来,温热地堆积在小小的洞口处,淌落在雪白的浴巾上。

    第四十二夜

    “嗯”那饱胀的感觉慢慢消失,身体舒缓放松极了,让童嫿不由叹息著。

    打来些热水,替她清洗那些粘稠的体液,换了两次水,那些东西都差不多已经干净。

    将精油调好,在手心搓热,何子琪将手掌贴在那红肿不堪的花穴外,从臀边往大腿内侧按压推挤。甜美的花液在他将手指插入那xiao穴的时候,欢快地淌下来。

    将她双腿分开,屁股微微抬高,他俯下本就跪著的身体,将唇贴上那妖豔地肿胀不堪的花洞上,舌头不停扫著那两瓣肉花,然後嘟起嘴嘬了一口那透明的汁液。精油的芳香混合著腥甜的蜜汁,奇特至极的味道,却让何子琪喜欢不已。

    童嫿的小腹微微抽搐著,呼吸局促,她喜欢极了这种舒服的感觉,带著快感却极为平和。正若何子琪这个人一般,冷冽的外表下却是温暖和柔和。这样的亲密,童嫿和何子琪却没有做过一次爱,四年多了,居然一次都没有。

    原因很简单,何子琪是ed,性无能,绝对不是gay的直男。他可以替她按摩,做饭,洗身子,甚至给她口交,却独独没办法和她做爱。他想,拼了命地想,那样柔媚的xiao穴,任哪个男人看了都想要插入。更何况,这些年的相处,他早就不可自拔地爱上了她!

    若不爱,他有怎麽会任劳任怨替她管理公司和俱乐部,又怎麽会任她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呢?男人,总会对自己爱的人欲所欲求。

    舔了舔嘴角沾染的花液,他直起身子双手慢慢往上而去。小腹,双rǔ,肩颈,以及脸和头发。

    待到整个按摩好,时间也差不多过去了快一个小时。何子琪探了探水的温度,仪表上显示的数字他并不十分相信。

    “来吧,小东西!”将她抱起来缓缓放进浴缸里,让她在里面一个凸起的防滑板坐下,何子琪也很快地脱下了身上的衣服,滑了进去。

    将她清洗干净擦干头发和皮肤上的水珠又将她抱回房间,抽去那沾染了体液和汗水的床单和被子,换上了新的。这个地方,何子琪比童嫿自己还要熟悉。

    “嗯,好想睡,琪子!”嘤咛了一声,早就睡意朦胧的童嫿挥舞著小手,想要避开何子琪的抚摸的双手。

    “好好好,你睡你的,我帮你上药膏!”将薄被替她盖上,看了看中央空调的温度,何子琪揭开她脚边的被子钻了进去。

    被子有著淡淡的安定心神的薰衣草香,里面的光线yīn暗,凭著触觉,何子琪很快找到了那私密的双腿间的蕊花。手指温存地探了探那干燥的花瓣,拧出一点特制的药膏在食指上,然後抹在了那红肿的肉缝上。借著药膏的润滑慢慢探入那小rou洞,“好紧!”轻叹著舔了舔唇,何子琪不由在心里惊叹著她是个天生的尤物,被那样弄了一个晚上,除了有些红肿和乏力,那花径居然没有被任何扩张的迹象。紧得让他的手指仿若被一张小嘴不停吮吸著,试图将它拉入那无底的深渊。

    眼眸黯淡下来,他揉了揉胯间那条软蛇,没有半点勃起的迹象。多少次,他痛恨自己身为男人却无法享受雄性愉悦和快感?!

    何子琪将胳膊垫在她的颈下,将童嫿搂在怀里,亲了亲那粉嫩的脸颊,另一只手搂住她的腰,闭上了眼睛。

    第四十三夜

    貌似人气不太好,最近太忙,这篇我做了大修,把後半部移到另外一个文里了。因此还在努力修改中,如果大家不喜欢也不勉强,会申请删除专栏鸟。

    发现我写文是个错误,没钱浪费时间,还要忍受人气问题,嘿嘿。看来以後还是封笔比较好,努力工作努力赚钱比较实在。请大家不要盗我的文,因为不想宣扬。

    ────────────────────────────────────

    “笨蛋童,居然连我生日都记不住!”猛地灌了口浓烈的威士忌,冲上来的酒气让尼古拉斯猛地打了个嗝,差点没吐出来。

    沈浸在自己世界里的少年完全没有意识到他粉面含醉的漂亮脸蛋勾起了酒吧角落里几个高壮男子的注意,还在兀自伤心著自己被遗忘的生日。

    昏昏沈沈的脑袋像忽然变得沈重无比,他将钱扔在吧台上,摇摇晃晃走出了酒吧的门。门外已经是凌晨一点的夜空却依旧灿烂,霓虹闪烁,却没有了白天行人的喧闹。还没走出那个巷子口,方才的几个男人早就跟上了他。

    “嗨,Boy!陪我们玩玩吧!”肥壮的黑人伸出粗胳膊拦住了尼古拉斯的脚步,“你,你们走开!”挥了挥手,少年捂住了鼻子,对方身上恶臭的体味让他xiong口被翻搅地蠢蠢欲吐。

    “嗨,buddy,这小子让我们走开呢!”黑人掰了掰手指咯咯作响,和自己的同伴挤眉弄眼地笑著。

    “那咱就走开吧,带著这小子的衣服还有钱包?!哈哈哈哈!”说著另外两个白人趋上前去,拉扯著尼古拉斯的衣服。此时正是九月,天气微凉,刚刚下了场雨,空气潮湿。尼古拉斯被拉扯地几个踉跄,xiong口开始翻江倒海,“呕”地一声秽物便喷在了其中一个白人的xiong口上。

    那白人恼怒地重重推了他一把,将他推倒在湿冷的地上。“你,你干嘛推我!”尼古拉斯虽然是个纤瘦少年,可并非柔弱可欺的,他昏沈沈站了起来,一拳头就打了回去。

    “***!”男人吐出一口吐沫,抓住他的衣襟提起来狠狠挥拳上去。

    漂亮白皙的脸立即肿胀了起来,尼古拉斯吃痛後酒醒了一大半,他扶著地面站起来,飞出一脚,但是却被几个男人按在地面上,撕扯起他的衣服。

    这个小巷在酒吧後面,人迹稀少,即使有人,在这ny冷漠的天空中又有谁回去解救这个无辜可怜的陌生人?!

    尼古拉斯用尽力气挣扎著,却如蚍蜉撼树,哪能奈何得了比他高壮得多的三个壮年男子。其中一个甚至已经拉开了自己的拉链,正在拉少年的裤子,他甚至能感觉到那恶心的东西正在他裸露的腰臀上摩擦著。

    绝望的泪水在眼眶中翻腾,他甚至屈辱到喊不出一声“he1p”。

    “你们在干什麽?!”就在那粗长的男根抵住他菊穴的时候,一个声音飘过来,那个男人放开了他,三人围上了来著。

    尼古拉斯连忙拉上裤子,扶住墙壁转过身,看到一个纤细的身影和三个男人纠缠打斗了起来。他捡起地上的一个啤酒瓶,冲上前去,趁著三个人没注意,一个猛然砸上去,砸晕了一个,立马躺平。

    两个对两个,虽然尼古拉斯身上有伤,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运气比较好,还是这三个男人是外强中干的货色,反正很快剩下的夜给打趴下了。

    见三人想要挣扎著起来,两人忙飞快奔跑起来,直到坐上TaxI,两人才面面相觑起来。

    “刚才真的很谢谢你!”打量著眼前黑发黑眸清秀的男孩,尼古拉斯伸出手诚恳地道谢,或许是因为童嫿的关系,他对有东方面孔的人总有一种说不上来的亲切。

    少年摇了摇头,腼腆地笑了笑,“没什麽,我就是看不惯几个人欺负一个。不过刚才真的好险,幸亏他们都没有枪,不然真的很可怕!”

    “是啊,不过你方才不仅仅是救了我的人,还救了我的尊严。也是我自己太不小心了,那,你到哪里下?”

    “ny大学,你呢?”

    “啊,真是失礼,我还没自我介绍。我叫尼古拉斯.king,你是中国人吗?”

    “是,你还真能猜,很多人都问我是不是日本人,但是我是堂堂正正的中国人,我叫亚瑟.童。”

    “我喜欢中国,也喜欢中国人。我很好奇,中国有很多人姓童吗?”这句话,尼古拉斯是用中文说的,果然拉近了对方对他的好感,“童并不是一个大姓,你有认识另外一个姓童的人吗?”

    “是的,她是个很漂亮的女人!”摸了摸脸上的伤,尼古拉斯又黯淡了表情,“是你喜欢的人吧?”亚瑟咧开嘴笑了笑。

    “是,我很爱她,可是她不爱我!你瞧,我们在一起也有五年了,她却从来记不住我的生日!”

    “有些人可能会粗心一点,我认识的一个人,有时候连她自己的生日都记不住呢!”

    “是吗,还有这样的人?!我认识的那个人好像也是,她总是说生日没什麽好过的。不过,我总是会记住,好几个礼拜前就会开始准备给她的礼物!”

    两个人打开了话匣子聊了一路,直到到了学校,互留了联系方式才告别彼此。

    尼古拉斯回到宿舍这才发现手机不知什麽时候关掉了,想了想应该是没电的缘故。於是插上插座,重新开了机,里面有五条留言,都是来自同一个人:童嫿。

    想了想,他摸摸脸还是决定先洗个澡。想起方才那几个人手的温度他又开始有了想呕吐的感觉,幸好,同宿舍的同学这个学期搬出去了。其实,他在学校附近也有一层公寓,但是太大了,而且这一年学业比较重,他就没有去住。

    当他洗澡出来的时候,电话又响了,他按了接听,是个焦急的声音,“你去哪了?怎麽电话打不通?”

    鼻子一酸,尼古拉斯觉得自己委屈极了,惊魂未定,还要遭受这样的指责,於是便默不吭声。

    “我找了你一个晚上了,今天不是你生日吗?”

    “都已经过了十二点,哪还是我生日!”

    这口气,分明是稚气的赌气,童嫿摇了摇头,按了按有些跳跃的太阳穴,“我是在十二点前打电话给你的,你自己都不开机,能怪谁?”

    “手机没电了!”

    “那我现在说声‘祝你生日快乐’也晚了是不是?”转了转手里的电视遥控器,童嫿有些无奈,她其实根本就没记住尼古拉斯的生日,但是少年年初就在她手机里设置了提醒,想要当不在意也不行。

    “那,有没有生日礼物?”夹住手机从冰箱里拿出冰块敷在脸上,让他猛地打了个哆嗦。

    “当然有,那,你明天过来拿还是我送过去给你?”

    “不,不用了!我这个礼拜都会很忙的!”

    “你生气了?”

    “没有!”望住镜子里那张面目全非的脸,尼古拉斯才不想自己的心上人看到这副鬼样子。“过几天我自己来拿好了,你千万别过来,我会很忙的!”

    “好,我知道了,快三点了,你早点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