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好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激情,假夫妻 > 【V060】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怀孕是个大工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在杜决像是喝农药似得喝完那桶药酒之后一个月,程诺的肚子依旧毫无动静。

    其实,一个月不长,可杜妈妈熬不住了,经过多方打探,又探到了不少新招。

    比如……

    “诺诺老婆,那个……那个,有个事,要问问你。”难得的,杜公子也有结结巴巴、扭扭捏捏的时候。

    程诺从面前的文件抬头,不解地看着他,“有话你就说呗,在那嘤咛啥呢?”

    杜决的表情很痛苦,如果不是为了形象考虑,估计他想把自己的头发给一根根揪下来的心都有,“我先说好,这话……呃不,是这个招,可不是我想的,不是我出的,这是我妈她……”

    程诺听得头都晕了,“哎,你平时不是这么废话的人,杜决,你……”

    发现杜决的眼睛时不时地扫过自己的肚子,程诺也有点明白了,“跟培育下一代有关?”

    杜决低头,在她的脸上吧唧亲了一口,“老婆,你真聪明。”

    程诺眨眨眼,“又要我喝什么?”

    “这次不是喝,是借!”

    “借?”

    “对,借!”

    “……借啥?”程诺的心里涌起不好的预感,总觉得不会是什么好东西,因为,连脸皮那么厚的杜决,脸上都浮起小红晕。

    “诺诺,你现在在梁志的那家律师事务所里的同事,有没有正在怀孕的女人?”

    程诺想了下,点头。

    杜决一拍两手,“那……你去问你那同事借片卫嗯嗯来。”

    “借什么?”不是她耳背,而是杜决那两字就像是从鼻子里哼出来似得,完全听不清楚。

    “哎呦,要你老公说这么清楚么,就是你们女人常用的那种东西!”杜决现在的口气,绝对可以用恼羞成怒来形容。

    程诺抽了下嘴角,“……卫生巾?”

    “除了那个,还能是什么。”

    这下,程诺崩溃了,敢情杜决在那矫情了半天,就是要让她……

    “杜决,你没发烧吧,这玩意家里我储存大把呢。”

    “那能一样么。”

    “怎么,这怀孕的女人的东西,还能发光不成?”

    说到这,杜决凑近她,神神秘秘地来了句,“我妈说了,把你借来的那玩意塞枕头底下,每晚睡觉压着,下个月就能怀上孩子!”

    闻言,程诺想死的心都有了,“杜决,你好像也是经过高等教育的吧。”

    “……”

    “你还是学医的呢!”

    “……”杜决被鄙视了,干脆一屁股坐床上了。

    程诺跟了过去,挨着他身边,盯着他的俊脸追问了句,“你觉得,刚刚那事可信么?”

    杜决耸肩,“不可信。”

    “那你还……”

    “诺诺。”杜决两手搭在她的肩上,“道理咱们都懂,可是我妈她听不进去,她非坚持,老人么,一些思想挂念都已经根深蒂固,她坚信这事是真的,非要你做,你就算是让她宽心吧,这也是咱们为人子女尽孝的一种方式,是不?省得她老惦记你的肚子,总被她盯着你的肚皮看,你也烦,对不对?”

    程诺扶额,认了。

    “行,我借。”

    就这样,为了省得杜妈妈亲自来催促这事,程诺自己厚着脸皮,问公司里那个刚刚怀孕三个月的张姐借了一片卫生巾,放在枕头下面。

    而杜妈妈竟然真的在亲自过目了之后,才面带笑容地放过了这对小夫妻。

    不想,借卫生巾一事之后不过两天,程诺的大姨妈来了,而当天早上,手忙脚乱之下,程诺就近地抽走枕头底下的那片垫上。

    好在杜妈妈没有隔三差五的检查。

    不过,在下一个排卵期到来之际,杜妈妈又支新招了。

    这晚,一通床上的嗯嗯啊啊之后,杜决在一泻千里之后,一刻没歇地从床头抽来两个抱枕,提起程诺的后腰,把那两抱枕交叠地塞了过去。

    “别动!”

    程诺被惊了一跳,“干嘛?”

    “保持这个姿势别动!”

    “我……杜决,你又抽什么疯了?”

    杜决一脸严肃地说,“保持这个姿势半小时,让精子和卵子可以在你的身体里充分融合!”

    程诺一翻白眼,瞪着天花板,无语了。

    “这不会也是妈说的吧。”

    杜决没否认,“不过,从身体的结构上来说,这说法还是有点道理的。”

    程诺欲哭无泪,“那我就这么跟挺尸似得,挺半个小时?”

    杜决裂唇笑了,“我知道,累,是不是?”

    “……切。”

    “这样好了,半小时之后,我给你揉揉?”

    “……那算了,为了孩子,我认了。”

    可不是程诺不愿意享受这种免费服务,而是她知道,如果让这家伙揉的话,只有一个结果,那便是再一次地被压倒在床上哼哼,而哼哼之后,很可能是要再挺尸半小时!

    如此反反复复,这一晚上,她还能睡么?

    为了睡眠,不就是半小时么,反正腰下面还垫着两抱枕呢。

    ……

    诸如此类,杜妈妈的招数层出不穷,可是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程诺的肚子始终没有动静。

    杜妈妈急了,程妈妈也急了。

    天天被两个快更年期的女性催促着,程诺也急了。

    为了要生一个“高质量”的宝宝,杜妈妈甚至还限制了杜决的同房次数,惹得杜决也急了。

    虚火那个旺啊,程诺这对小夫妻的嘴角都冲了泡。

    眼瞅着这些偏方都不管用,杜妈妈又听说市里的光孝寺很灵验,买了高香、青莲、荷花什么的,就拖着程诺和杜决去了。

    杜妈妈很虔诚,每尊佛像面前都恨不能三叩九拜,而且还让程诺和杜决效仿。

    话说,程诺二人对这些事本是不信的,可二人体检过,身体也都正常,为什么就怀不上呢?

    拜佛之后十天,程诺姑娘的例假延迟了。

    惊喜!

    这天,程姑娘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坐在马桶上半天,悟了。

    “杜决!快拿个早孕试纸来,我可能……可能有了!”

    带着发颤的声音传到杜决公子的耳朵里,杜公子激动啊,翻箱倒柜的手都在抖,一通翻腾之后,像是要百米冲刺似得捧着一试纸冲进卫生间,体贴地帮自家老婆拆开,递了过去。

    一分钟后。

    “怎样?”杜决发现心跳快得厉害。

    程诺则盯着那试纸,想要笑,可是那笑容却怎么也扯得不自然。

    “杜决,有、有两道红杠,其中一道,比较浅。”

    “这是什么意思?”杜公子是明知故问了。

    程诺抬头,笑不出来的脸,看上去像哭,“应该……应该是有了。”

    话音刚落,杜决就捧起她的脸,对着她的唇瓣猛亲一口,“好诺诺!你真是我的好诺诺。”

    程诺也激动地很,“你别急,这第二个红杠比较浅……”

    “没事,过两天咱们再去医院查!应该错不了。”杜决乐得很,手足无措地嘀咕半天,竟然冒充一句,“要不要跟妈说说,去光孝寺还个愿?”

    “……”

    ……

    事实证明,还愿那是必须的!

    可还愿之后,在市医院龚医生的检查之后,换来的结果却是龚医生的摇摇头。

    一时间,对面的这对年轻夫妻异口同声,“怎么?胎像不稳?”

    龚医生白了杜决一眼,“什么胎像不稳,是压根就没有胎!”

    杜决一怔,不信了,“怎么可能,会不会……会不会是时间太短,还测不出来?”

    程诺很想反问:那两天前的试纸怎么测出来了?

    龚医生叹口气,“我能了解你们要孩子的心情,不过怀孕这种事,可不能强求,要顺其自然,回去吧,保持良好的心态,才能增加受孕的机会。”

    程杜对视一眼。

    真的是空欢喜一场?

    杜公子怒了,“我去找那家药店去,居然卖假冒伪劣产品!”

    “什么?”

    “早孕试纸啊!”

    回了家,杜决真就把剩下的那堆早孕试纸给翻出来,准备找药店经理当面对峙,可他还没冲出门,就被程诺给拦住了。

    “哎,杜决,那天,你就是拿着这试纸给我测的?”

    “是啊!所以说,现在这些奸商,你说他们缺德不,他们……”

    “等等!”程姑娘扶额,模样快哭了,“杜决,麻烦你看清楚,看清楚上面的字。”

    “字?”

    杜公子低头一扫,眼珠子差点就瞪出来了,“测排卵试纸?”

    “……”

    程诺抽着嘴角。

    杜决则心虚地嘿嘿一笑,“原来是……拿错了。——不过诺诺,我那天不是激动的么,才……,罢了罢了,白还愿了,革命尚未成功,咱们还需继续努力!”

    程诺抢回他手里的那堆试纸,口气恨不能语重心长,“我说杜决,我觉得龚医生的话很有道理,你不觉得咱俩太刻意了?”

    “对对,太刻意了。”

    “传宗接代,这都是遵循自然规律的,要顺其自然。”

    “对对,顺其自然。”

    “明儿开始,我不测基础体温了。”

    “……行!”

    “什么光孝寺的,我也不再去了。”

    “成。”

    “补品啥的,我现在也用不到。”

    “对。”

    程姑娘满意了,丢开那堆测排卵的试纸,而且是直接丢到了垃圾桶里,像是丢掉了压在心头的一块大石,“这东西肯定也是用不到了。——折腾一天,我去洗个澡。”

    是该放松了。

    这几个月来,她真是被折腾得不轻。

    累得不是身体,而是心理。

    想想,总是被人惦记着肚子,时时刻刻地猜测着是否受孕成功,谁能受的了这个?

    一头钻进浴室,洗完了,程诺才发现,这心理一松,人的集中力也差了,竟然忘了拿换穿的内裤。

    “杜决——”隔着浴室的门,程诺只能求助于同一个屋檐下的那个男人。

    而杜决进了浴室之后……

    本来用杜妈妈的要求,这天是不该同房的,不过,抽着程诺刚刚洗了澡的娇俏模样,杜公子哪里柳下惠,守在浴室里就“激动”了起来。

    “喂,杜决,这浴袍我才刚穿上。”

    “这不简单,回头运动完了,我帮你穿上就是。”

    “那……那先说好,今天只能一次,一次!”

    “嗯,行,我尽量控制。”

    等程姑娘虚弱地躺回床上时,已经分不清在杜决的“控制”下,折腾了几次了。

    没有垫抱枕,没有挺尸半小时,什么都没有,可就是这样的兴起之举,让程姑娘的肚子,有了反应。

    ……

    “有了?”

    “有了。”

    “这次是真的?”

    “真的!”

    杜决咧开唇,“这叫什么来着,有意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阴。”

    “……贫!”

    因为怀孕,程诺辞了梁志那家工作。

    而程诺怀孕一事,很快就搞得所有亲朋人尽皆知。

    至于是谁宣传的……

    别的不说,光瞧着杜妈妈和程妈妈那俩开心的样子,便可知一二。

    左梅梅则是提着一大包的婴儿衣服和两大包的纸尿布奔着程诺的新居就去了,程诺瞧着惊恐,“女人,你这准备地也太早了吧。”

    左梅梅横了她一眼,“没文化,你知道这小孩子出生后,是多么废纸尿布么?我看了很多论坛,都说……呕……”

    话未说完,程诺便被左梅梅的反应给震住了。

    “梅梅,你……”

    左梅梅难得的面露羞赧,“你什么你,咱俩是啥关系,那么铁了,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这……同时怀孕生孩子,总是能做得到吧。”

    程诺真是吃惊不小,“你……凌风的?”

    “还能有谁。”说到这,左梅梅还真有些无奈,“那个男人,我无法解脱,不过,看在他把他那档子破事摆平了的份上,我……,嗨,我也算是要奉子成婚吧,婚期定了,下个月。”

    程诺了解左梅梅,如果不是动了真情,她是不会拿结婚这事来开玩笑的。

    于是,千言万语只凝成一抹微笑,“梅梅,恭喜。”

    ……

    就在程诺怀孕的同时,杜决通过以前医院里的朋友得知,温馨和高铭离婚了。

    而有些人,你遗忘了他时,他好像销声匿迹了一般,可往往一旦有了他的消息,便发现,出镜率最多的,就是这个人。

    因为,几乎在得知高铭离婚的同时,程诺又听以前质检所的同事说,高铭离职了,好像是最近纪检风气最盛的时候,高爸爸不知道是不是得罪了谁,惹得纪检的矛头都瞄准了他。

    这混到一定高层的人,几乎都是经不起查的,所以,高爸爸落马了。

    而连带着连锁反应,高铭的位置也坐不稳。

    程诺没再细打听,对她来说,那人已不过就是毫不相干的路人甲,于她再无关系。

    倒是杜爸爸,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程诺怀孕的事,又和杜妈妈见了面。

    这一次,倒是被杜决给碰了个正着。

    杜爸爸是无颜面对儿子的。

    杜决虽然心里还有恨,可血缘羁绊摆在那里,他只说了一句,“妈,你可要珍惜封叔。”

    一句话,让杜妈妈对封先生摊牌了,不想,封先生只是笑着说了句,“其实,我早就在小区里,碰到过老杜了,等诺诺生了孩子,自然还是要管老杜叫爷爷的,什么时候,约老杜一起,咱们吃个饭吧,离婚了,还是可以做朋友的,不是么。”

    杜妈妈动容,这样一个大度的男人,她怎能辜负?

    ……

    时间飞逝,程诺的孕期生活,在看似无所事事,可每天却都忙碌充实的步调中,走了过来。

    一举得男,杜妈妈乐得眼睛都要笑没了。

    生完孩子,程诺在孩子两个多月的时候,参加了考研,然后在孩子七个月的时候断奶了,因为听说母乳在这个时候就没有抗体了,正好可以去读研。

    边读研,边带小孩,还是比较轻松的,而且,有双方父母可以帮忙。

    两年后,程诺的导师安排了她去实习,万万想不到的是,那个实习单位,竟然就是质检所。

    兜兜转转,似乎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可是,此时此刻,伴随着程诺的,却又多了很多。

    伴随自己二十多年的青梅竹马,最终成了老公;费尽心思,到底生了一个健康儿子;即便是工作,也回到了自己最适合而属意的单位。

    她还有什么可求的呢?

    是夜,看着小床里睡态可爱的儿子,程诺抓住杜决的手,靠在了脸颊下方,低声喃喃,“……老公,我真的很幸福,真的……”

    “什么?”

    程诺回头,笑中带嗔地损了自家男人一句,“没什么,就是说,你儿子现在这模样,跟你小时候一个德行。”

    杜决也笑了,“哎哎,诺诺,你记得我小时候的模样么,说得信誓旦旦的。”

    “怎么不记得,就算不记得,明儿咱们回妈家翻翻照片,你自己瞅瞅,是不是一个德行。”

    别人不敢说,杜决那厮小时候的样子,她还真能如数家珍地说上几天几夜,谁让他们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彼此牵绊在一起了呢。

    曾经,他们还共穿过一条裤子呢!

    (全书完)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