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好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我娘子天下第一 > 第四百零四章落叶归根

第四百零四章落叶归根

    柳明志将嘴里仿佛苦到了骨子里的蜜饯全部吞咽了干净,举止艰难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了柳之安的身旁停了下来。

    “既然累了,想要歇一歇了,那就歇一歇呗。”

    柳之安轻轻地将烟枪从口中拿了下来,把早已经燃尽的烟丝对着窗台磕了磕。

    “你这个长不大的混小子,总算是说了一句人话了。

    老夫还以为,你会让老夫忙活到直至撒手人寰的那一刻呢!”

    “呵呵呵呵……原来本少爷在老头子你的眼里就那么的没良心啊?你这么一说,本少爷突然又不想让你跟我娘亲回江南了。

    不说让你忙活到直至撒手人寰的那一刻,起码也得让你再忙个二三十年才能放你回到江南故里,和我娘亲安安心心的颐养天年。

    可惜的是,想要走的人终究是留不住的,就像外公,舅舅,姑姑,老爷子,萱儿他们所有人一样。

    他们都已经打定了主意要离京远去了,本少爷想留也留不住,如今你跟娘亲你们二老也一样,既然已经告诉了我要离开的事情,就说明已经下定决心了。

    你们既然已经下定决心要离京远去了,本少爷这心里纵然是百般的不舍,又有什么意义呢?

    强留,不过是徒增一个不孝的名头罢了,本少爷可不想稀里糊涂的就背上一个这样的名头。

    老头子。”

    柳之安往烟锅里装填烟丝的动作一顿,默默的转头看向了站在身旁的柳大少。

    “嗯?”

    柳大少看着老头子手中已经再次装好了烟丝的烟锅,眼神犹豫了片刻,直接从袖口里取出了火折子吹燃。

    “累了,就好好的歇一歇,你的背跟二十多年前一比,弯了太多了。

    不但脊背弯了,须发也已经白了。

    遥记得二十年前在江南金陵老宅的时候,你挥舞着训子棍中气十足的模样,再看看你现在须发皆白的模样,不说是天壤之别,倒也相差甚大了。

    你说的对,老头子你现在老了,真的已经老了。”

    柳之安默默的望着柳大少手中噼啪作响的火折子,举起烟枪俯身凑了上去。

    静静地吞吐了几口烟雾,柳之安抬手拍了拍柳大少的肩膀,打量了一眼儿子还算挺拔的身体叹息了一声。

    “别说老夫了,你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那不一样,本少爷的娘子那么多,腰还能直起来身体就已经相当的不错了。

    而你就我娘一个夫人,想出去偷个腥还前怕狼后怕虎的,怎么跟本少爷我比较?

    本少爷的脊背有些弯了,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你就嘚瑟吧,就你这个放荡不羁,吊儿郎当的模样,能活到老夫这个岁数那也是咱们柳家的列祖列宗在天显灵了。”

    “哎!本少爷乐意,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人生在世,往长了说也不过就是百年光景而已;往短了说,也就那么匆匆几十年的岁月罢了。

    匆匆不过几十年或者百年的岁月,生而为人,又何必去在意那么多的条条框框禁锢自己的想法呢?

    人生在世,及时行乐。人生在世,当及时行乐啊!”

    “呵呵呵……你小子倒是心性豁达。”

    “人生嘛,本就该如此,不是吗?”

    “是!是!是!是老夫短见了还不行吗?”

    “打算哪天启程回江南故里?”

    柳之安没想到刚刚还与自己互相打趣的儿子忽然提到了这种伤感的问题,目光幽幽的轻轻地吐出了一口烟雾。

    “三五天左右吧,应该不会耽搁太久了。

    马上就要十月了,一旦天降瑞雪,从而大雪封路,今年估计就回不去了。”

    “好!对了,关于萱儿终身大事的问题老头子你到底是……”

    柳之安在窗台上磕了磕烟锅,直接截断了柳明志后面的话语。

    “儿孙自有儿孙福,萱儿已经长大了,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这些是老夫已经不打算再干预了。

    这丫头很懂事的,懂事的让人心疼呢!

    老夫不想再以所谓的……

    唉,不说了,不说了,叫你来就是要跟你说说老夫跟你娘亲我们两个要回江南故里的事情。

    该说的都已经跟你说的差不多了,今天是大朝会,你起得肯定很早,你先回去歇着吧,老夫要继续算账了。

    对了,别忘了把房门带上,年纪大了,老夫受不了凉。”

    柳明志看着已经走向了椅子的柳之安,嘴角嚅喏了片刻默默地点点头。

    “好,本少爷就先回去了。”

    “嗯!去吧!”

    柳大少心不在焉的离开了老头子的书房,漫无目的的游走到了齐雅的庭院之中,看到坐在凉亭里刺绣的齐雅径直走了过去。

    “雅姐。”

    “夫君?今天大朝会你起的那么早,肯定精神不佳,你送小妹回来后怎么没先去补补觉啊!”

    “为夫不累,你现在应该不忙吧?”

    齐雅马上将手里绣了一半的布帛放到了线框里,举止优雅的站了起来。

    “不忙,夫君找妾身有事吗?”

    “不忙就好,为夫也没什么事情,就是感觉到有些闲得慌,去后院陪为夫小酌几杯怎么样?”

    齐雅仔细打量了一下夫君的神情,宛然一笑的点了点臻首。

    “好啊,妾身把东西送回房间里后咱们就过去。”

    “行,为夫等着你。”

    几盏茶功夫以后,夫妇二人的身影出现在了柳府后院里已经枯黄的草坪上。

    柳大少手中端着盛着桃花酿的酒杯,静静地躺在齐雅圆润修长的玉腿之上凝望着天际的云彩,一杯又一杯的将美酒送入口中。

    齐雅静静地看着依偎在自己怀中默默饮酒的夫君,强行压下自己桃花美眸中的忧虑之色,举起自己的酒杯与夫君轻碰了一下。

    “夫君,妾身陪你共饮。”

    “好,雅姐,共饮。”

    大龙承平五年十月初二,旭日东升之际,一辆豪华的马车在一群孩童的哭喊声中,缓缓地驶离了柳府大门前的街道。

    “爷爷,奶奶。”

    “呜呜呜,爷爷奶奶,芸馨回去金陵看你的。”

    “爷爷,奶奶,不要走,不要走。”

    “爷爷,奶奶,你们等等正然,正然跟你们一起回江南。”

    “爷爷……”

    柳明志扫了一眼身旁那一众痛哭流涕,在各自娘亲的手里挣扎着想要朝着远去的马车追赶而去的儿女们,轻轻地叹了口气。

    望着街道上渐行渐远的马车,柳明志眯着眼睛沉默了许久,神色惆怅的转身走进了府门之中。

    都走了,原来热热闹闹的柳府,从今天开始也要变得的空旷了下来了。

    一众佳人听到了夫君的叹息声,转头看着夫君朝着府中缓缓走去的孤寂背影,相视了一眼,纷纷娇声叹息了一声,拉着手里挣扎的儿女转身迈进了府门之中。

    柳之安和柳夫人他们老两口离京以后,柳府之中安静了月余左右的光景,才逐渐的再次热闹了起来。

    只是相比之前的日子,终究让人感觉少了一些什么似得。

    “小的柳松求见少爷。”

    “进来吧。”

    “是。”

    “小松,怎么了?”

    “回少爷,小诚子回话,少爷吩咐的事情已经办理妥当了。”

    “晓得了,退下吧。”

    “是,小的告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