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好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我娘子天下第一 > 第二百三十一章明月有意不照人

第二百三十一章明月有意不照人

    柳明志瞥了一眼画舫旁边饶有兴趣的偷瞄着自己夫妇三人轻声议论一群佳人,一甩衣袖轻哼一声疾步冲着城门的方向走去。

    幸亏月儿她们几个臭丫头为了出行方便穿了一袭士子儒袍的男儿装,否则今天的事情一旦传扬了出去,自己这张老脸算是丢尽了。

    柳大少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你柳落月一个女儿家的这么热衷于逛青楼干什么?

    你的哥哥柳承志他们哥几个已经长成了风华正茂的大小伙子,想要去青楼里面长长见识还情有可原,自己也可以理解。

    毕竟自己也是从那个年龄过来的,知道少年心里面在想些什么。

    可是你一个姑娘家有什么可去的?青楼姑娘有的你自己也有,都是姑娘家家的有什么不一样吗?

    你非要女扮男装去调戏跟你一样性别的女儿家干什么?难道是有什么特别的成就感吗?

    齐韵,闻人云舒两女自然不知道夫君现在的百思不得其解的复杂心情,看着夫君有些意兴阑珊的背影,相视一眼闷笑了两声莲步轻移的跟了上去。

    她们算是明白了,凡事只要牵连上月儿这丫头,夫君的心情就肯定好不了。

    这丫头似乎天生就是一个惹事精,专门来折磨夫君的。

    也许夫君上辈子做了什么对不起月儿这丫头的事情了,她等到今生投胎成了夫君的小棉袄来跟夫君讨债来了。

    以荷儿为首的一群烟雨楼佳人看着夫妇三人的背影渐渐远去之后,马上神色兴奋的聚在了荷儿身边盯着荷儿手里的一沓银票。

    “荷儿妹妹,这得有五百两了吧?那位女扮男装的千金大小姐出手可真阔绰。”

    “琴姐姐你眼光真准,肯定不会少了五百两,也不知那位千金大小姐到底怎么想的?身为女儿家竟然女扮男装学男人来逛青楼。

    咱们身上长的她自己也都有,想看女人身子长什么样自己沐浴的时候低头看看不就行了,花那么多的银子来找咱们姐妹作陪,这是何必呢?”

    “行了行了,管她什么想法呢!银票是咱们的就行了,荷儿妹妹你快数数有多少银票,咱们回去之后兑换成银锭好均分了。”

    “……”

    荷儿看着你一言我一语的众姐妹,俏脸委屈的低下头数起了手里的银票,原来就自己一个人没有看出来那位让自己春心萌动的‘公子哥’竟然是一位女儿家。

    本以为遇到了一位可以托付终身的如意郎君了,哪怕进门之后做妾自己都心甘情愿,万万没想到自己心仪的‘公子哥’竟然跟自己一样是个雌兔,自己可真是傻。

    荷儿这边发生的二三事柳大少,小可爱等人自然一无所知,此时此刻他们一大家子正在进行着角逐的游戏。

    柳明志夫妇三人回到齐府之后,齐府的正厅之中已经坐满了两大桌子,小可爱兄弟姐妹几人亦在其中。

    听到厅外的脚步声,众人不约而同的齐齐朝着厅外看去,齐润默默的站了起来。

    “志儿,丫头,云舒丫头你们回来了。”

    “回来了,岳父大人请坐。”

    “好好好,你们也坐吧,咱们爷俩今天好好的喝几杯。”

    小可爱笑嘻嘻的站了起来,玲珑的双眸弯成了月牙儿起身朝着老爹迎了上去,脸上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仿佛城外烟雨楼画舫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一样。

    “爹爹,你坐月儿这里,这里跟外公喝酒正好。”

    柳大少幽幽的瞪了一眼笑嘻嘻的小可爱,目光静静地扫视了一圈周围的几个儿女。

    兄弟姐妹几人接触到老爹可怕的目光,除了小可爱跟柳怜娘之外兄弟姐妹几个齐齐的吞咽了一下口水,目光飘忽的低下了头。

    小可爱瞅着老爹‘怒目圆睁’的样子,踮起脚尖笑盈盈的朝着老爹的耳畔凑去,声若蚊蝇的小声嘀咕了起来。

    “爹爹,你别生气嘛!回故里省亲却在儿女的外公外婆家里发火揍儿女,外公外婆的面子上也不好看不是?

    还有——”

    柳大少眉头一凝,目光幽幽的望着美眸里透露着狡黠之意的小可爱:“嗯?”

    “爹爹你忘了之前在京城的时候你怎么跟月儿说的吗?那次你说月儿逛青楼不是月儿的错,而是咱家的根坏了。

    爷爷去,爹爹你也去,大哥,二哥,小三子他们也去,月儿身上流着跟你们相同的血脉,没有理由不去啊?

    要怪你只能怪爷爷去,是他上梁不正导致下梁歪,跟月儿没关系的。

    这可是你自己说过的咱家的根坏了,不怪月儿的。

    一国九五之尊君无戏言,你可不能说话不算话!”

    柳大少脸色一僵,看着笑眯眯的小可爱嘴唇哆嗦着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当年自己跟小可爱在天香楼撞见老头子他们几个的时候,出门之后确实是说了这么一番话。

    “爹爹,你就别生气了嘛!月儿去烟花之地就是去喝喝酒,听听曲,其它的坏事是一样都没有干过。

    月儿跟那些姑娘都是女儿家的身份,亲近亲近又损失不了什么对不对。

    想干坏事同样也干不了!

    名誉的问题你更不用担心了,谁去青楼这种地方还跟个大傻子一样的留下自己的真实姓名啊?

    爹爹,你大人有大量,别跟月儿一个小丫头一般计较了好不好?”

    柳大少瞅着小可爱可怜兮兮的模样,默默的吁了口气,一时间他居然觉得这个臭丫头说的话竟然有那么几分道理。

    有道理是有道理,关键你一个小姑娘家家的去青楼那不是浪费银子吗?

    小可爱看着老爹紧绷的脸色松缓了下来,悄悄的拍了拍自己初具规模的小山丘呼了口气大声说道。

    “爹爹,咱们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外公等你喝酒等好久了,先吃饭,先吃饭,爹爹你坐。”

    柳大少思索间已经被小可爱按坐到了她之前所坐的椅子上。

    “外公,爹爹,月儿给你们斟酒,久别再逢,你们爷俩必须得开怀畅饮一醉方休才行。”

    柳明志反应过来,看着已经斟满了酒水的酒杯,脸色无奈的笑了笑端起来朝着齐润伸去。

    “岳父大人,小婿敬你一杯。”

    “哎!同饮,同饮。”

    翁婿俩将杯中酒水一饮而尽,互相示意了一下开始自己提壶斟酒,柳明志正欲举杯再陪齐润喝上两杯,齐府的管家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老爷,老爷,外面有一位公子自称是姑爷的好友,在府门外求见。”

    齐润神色一怔,将目光看向了柳明志:“志儿,你还有别的好友没有陪你一同回来吗?”

    柳明志一头雾水的摇摇头,将目光看向了齐府的管家:“七叔,你确定他说自己是我的好友吗?”

    “回姑爷,老朽确定,那位公子一口道出你们回来省亲,现在应该就在齐府之中。”

    “嘶——”

    柳明志微微吸了一口凉气,转头看向了齐韵众佳人。

    “韵儿你们知道怎么回事吗?”

    众佳人也是神色茫然的摇摇头。

    “妾身姐妹不知呀。”

    柳明志犹豫了一下:“七叔,那就有劳你将其请进来吧,既然知道我的身份跟行踪,说不定真的是本少爷的某位故人呢。”

    “是,姑爷稍等。”

    齐府的管家离开之后,柳明志轻笑着摇摇头。

    “奇哉怪哉!”

    齐润举起酒杯示意了一下:“也许真的是你哪位久未相见的故人吧,不用想这么多,等一会见了面就知道是谁了。

    来,喝酒。”

    “也是,小婿敬岳父一杯。”

    翁婿俩连连小酌了五六杯,齐府的管家领着一个身形消瘦却容貌绮丽的少年郎君走进了正厅之中。

    “老爷,姑爷,就是这位公子在府外求见。”

    柳明志放下酒杯,好奇的朝着身后望去,厅中的众人也停止了用饭,将目光看向了站在厅门内有些怯生生的少年郎君。

    “怎么是你?”

    “任妹妹?”

    “清蕊姨母?”

    各有不同的惊异话语在厅中此起彼伏的响起,其原因便是突然出现在众人眼前的任清蕊。

    齐润,齐夫人两人诧异的对视了一眼,柳明志一家人惊奇的反应说明眼前的这个姑娘真的是他们的好友。

    至于是什么好友,那就不好说了。

    任清蕊感受到众人怪异的目光,看了一眼柳明志急忙低下了臻首。

    “我在京城举目无亲,一个人待在家里觉得有些无聊,就来找你了……不不不……就来找你们来了。”

    柳明志看着任清蕊羞涩的模样,心里不由得一突,默默的叹了口气。

    “既然来了,那就找个位置坐吧。”

    齐韵听到夫君的话语,美眸中闪过一抹幽怨之色,浅笑着站了起来朝着任清蕊走了过去。

    “清蕊妹妹,来姐姐这边坐吧。”

    “谢……谢谢韵姐姐。”

    “客气什么,来这边坐。”

    “嗯!”

    任清蕊偷偷的瞄着柳明志,轻轻的嗯了一声,跟在齐韵身后朝着桌案走了过去。

    齐韵瞥着任清蕊偷望着自家夫君的眼神,无声的叹息了一声。同为女人,她自然清楚任清蕊看自家夫君的眼神意味着什么。

    爱一个人,真的可以从眼神里看出来。

    柳明志装作没有察觉到任清蕊的目光,淡笑着举起了酒杯。

    清风无情偏吹我,明月有意不照人呢!

    “岳父大人,咱们接着喝。”

    “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