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好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我娘子天下第一 > 第七百八十三章兔死狐悲

第七百八十三章兔死狐悲

      北疆固州。

      固州距离颍州城最多不过两日的路程,柳明志在三千亲兵的护送下,终于赶到了固州开始修整。

      固州驿站后院。

      女皇借着给柳明志洁面净身的借口,屏退了看守棺材的五十个亲兵。

      陶力他们虽然不清楚女皇的真实身份,然而有王爷的亲生小妹柳萱作保,加上女皇之前的援助之举,还是跟前几次一样带着兵马退出院落远离了棺材数十步之外。

      五十亲卫离开之后,女皇推开了棺材盖,看着躺在棺材里大眼瞪小眼,一副无聊透顶模样的柳大少翻了个白眼。

      “还不快出来!”

      “确定没有人暗中偷窥吗?”

      “放心吧,不确定也不会让你出来了。”

      柳明志动作灵活的坐了起来,快翻出了棺材跳了出来。

      “虽然有透气的孔洞,还是差点没有闷死我,主要是太无聊了。”

      女皇四下望了望,从墙角里提出一个食盒摆到了柳明志面前,从里面取出四碟糕点,一碗鲜美的鱼汤摆在了柳明志的面前。

      “饿了一天了,快吃吧,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承受这种煎熬,买一辆马车跟在车架后面不就行了,非要亲自躺在棺材里面受这个闷气。

      吃,吃不好,睡,睡不好。

      为了避免如厕出现差池,每天就吃那么三五口,你现在的伤势还在复原阶段你不知道?

      你知道我每天有多担心吗,真怕你哪天闷在里面了!”

      女皇虽然说着埋怨的话语,可是话语中包含的更多是心疼。

      柳明志端起鱼汤吹了吹,浅尝了一口,露出了满意的神色。

      将汤匙送到了女皇嘴边:“你也喝点。”

      女皇微微摇头:“我吃饱了,你自己喝吧,现在已经到固州了,距离颍州最多还有两天的路程,要我说就出来吧,别在里面躺着里,难受不说,更不吉利。”

      柳明志四下望了望,目光坚定的对着女皇摇摇头。

      “婉言,大意之下功败垂成的事情不用我说你也知道不少,越是这个时候越要谨慎才行。我已经小看过一次谍影了,坚决不会再小看第二次了。

      万一隐藏在周围的谍影探子,为了确保我是否已经死去,偷偷前来开棺检查,一旦现我不在棺中,那么前面所有的努力就要前功尽弃了。

      如今敌暗我明,不怕他们第二次正面袭杀,就怕他们暗中刺杀。

      先天高手暗中刺杀,可不是那么容易防备的。

      只要程凯他们六卫将领没有班师回来或者没有赶到颍州之前,一字并肩王柳明志尚在人世的消息便决然不能传扬出去。

      谁知道朝廷那边还有没有后手?

      小心为上啊!”

      女皇悻悻的皱了皱琼鼻:“只要你自己能忍得住颠簸跟折磨,老娘才懒得管你呢!”

      “唉!我难受点倒是没什么,就怕韵儿她们听到了传言之后方寸大乱。

      韵儿她们都是冰雪聪明的姑娘不假,或许不会轻信传言,就怕三人成虎,关心则乱啊!

      也不知道她们现在着急成了什么样子。”

      女皇皓眸幽怨的瞥了柳大少一眼:“既然担心她们会着急不安,为什么不让我提前给她们去书一封报个平安呢?

      现在想起来了,然而距离风云渡袭杀之事,已经过去了七八天了,你躺在棺材里是不知道北疆现在乱成了什么样子了。

      现在倒是知道着急了,晚了!”

      “唉!我这也是没办法,亲兵里面都有谍影的探子存在,府中的下人丫鬟里面更是不用说,十有**会有谍影密探的存在。

      不怕韵儿她们知道我还活着的消息,就怕被潜伏在府中的谍影探子给听了去,传到了朝廷的耳中,一样还是前功尽弃。

      事已至此,也只能委屈她们一下了!

      我吃好了,你把剩下的收拾一下吧。”

      “就吃这么点哪够啊?多吃两块糕点也行啊,撑不死你的!”

      柳明志目光坚定的将女皇递来的桂花酥推了回去:“忍一忍吧,万一在里面闹肚子可就恶心了!”

      女皇无奈的收起了糕点,皓目静静地盯着柳大少沉默了一会。

      “你这个人可真是可怕,为了完成一样事情,可真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简直是不择手段。

      以前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已经够坚毅的了,跟你一比我才明白什么叫做小巫见大巫。更新最快 电脑端::/

      你这个人在某些方面,简直是不可理喻!”

      柳明志起身伸了个懒腰,望着女皇有些敬佩的目光苦笑了几声。

      “说到底,不还是怕死嘛!

      时间差不多了,你先回去吧。”

      女皇不情愿的摇摇头:“多待会不行吗?”

      “乖,听话,以后日子多得是!”

      女皇无奈的瞪了柳大少一眼,收拾好了食盒冲着棺材努努樱唇:“呐,去死吧!”

      推上棺材盖将食盒处理干净,女皇端着水盆离去,陶力他们再次带着亲兵赶了回来,继续守护柳大少的棺材。

      翌日东方见白,车架再次启程北上,奔赴颍州。

      京城皇宫勤政殿。

      腊月二十九,明天就是除夕夜,后天就是新春佳节。

      本该待在家里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满朝文武,此时此刻齐聚勤政殿等候着李晔的到来。

      并肩王薨逝的消息终究是必不可免的传到了京城之中的百姓耳中,并且6续朝着南方继续传播而去。

      百官们早在各地总督刺史的传书之中得知了此事,也尽可能的想将此事的影响给压下来。

      奈何事情根本压制不住。

      此时此刻,勤政殿中鸦雀无声,寂静的落针可闻。

      习惯寒暄的满朝文武,如今各个噤若寒蝉缄口不言,心思各异的扣弄着手里的文书。

      并肩王薨逝的消息虽然传到京城的百姓耳中,但是具体缘由百姓们还不清楚。

      然而百姓们不清楚,满朝文武重臣却早已经从京城以北各地州府官员上奏各部的文书之中一清二楚。

      虽然不知道文书中的内容是真是假,但是看着文书中煞有其事,栩栩如生的陈述,百官本能的将文书中的内容当成了真的。

      毕竟放眼天下,无论是庙堂之上,还是江湖之中,敢对当今朝廷一字并肩王出手的势力,除了朝廷,几乎找不出第二个存在。

      官员之间心思沉重不堪。

      不由得思索起来,此次风云渡袭杀之举,若真的证实乃是陛下派人所去,自己等人以后将何去何从。

      不否认并肩王位高权重,总揽北疆小半壁山河的军政要务。

      而且行事尤为霸道,庙堂之上鲜有对手敢与之针锋相对。

      可是并肩王无论是在朝期间,还是自就藩以来,对朝廷的行为,对陛下的所作所为,哪怕不服并肩王的官员同僚,也挑不出半点毛病来。

      他下的命令虽然从来不会跟同僚商议,但是最后不得不承认,确实是为国为民皆是大有益处的政令。

      如今并肩王与风云渡薨逝归天,而始作俑者可能是他亲手扶持上皇位的当今天子李晔在幕后主持。

      百官心里一片茫然。

      连忠心耿耿,几乎做到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并肩王都为陛下所不容,我等又将置于何地?

      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不由自主的油然而生。

      尤其是吏部尚书杜成浩,礼部尚书秦子英,刑部尚书叶开言,吏部侍郎几位三朝元老的重臣,心思更是复杂难耐。

      要知道,杜宇,孙明峰,秦光,叶景辉,陶力他们几位并肩王的亲兵将领可都是自己的儿子啊。

      他们本来是最不受重视的次子,跟了并肩王之后反而功勋卓著,封爵拜将,成了自己等人告老还乡之后家族之中的顶梁柱。

      如今并肩王都被刺杀薨逝了,身为亲兵将领的孩子们是否被杀人灭口了?

      看似平静的朝堂之上,如今可谓是愁云惨淡,阴云密布。

      每个官员都有着自己的想法。

      “陛下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