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好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我娘子天下第一 > 第二百九十二章等一个机会

第二百九十二章等一个机会

    金国尚书房。

    尚书房大殿内屏风后女皇平时小憩的床榻之上,柳大少唉声叹气的望着旁边椅子上用金国话交流的女皇跟御医两人。

    他完全听不懂女皇两人叽里呱啦的在说些什么,不过看女皇娥眉微微蹙起的模样,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妈耶,不会废了吧。

    虽说留着也没有多大的能耐,也比撞废了强啊。

    小可爱眼泪汪汪的忙前忙后给老爹端茶倒水,丝毫没有公主应该有的端庄姿态。

    女皇坐在椅子上静听御医的话语,不时的点头一下。

    片刻之后御医提笔在宣纸上书写了一剂药方交到了女皇手里,含笑着对柳大少点头示意了一下,对女皇还有小可爱行了一礼背着药箱朝着殿外走去。

    柳明志看着女皇捧着药方沉重的脸色心里更加的彷徨了起来。

    “婉言,你们叽里呱啦的说些什么呢?本少爷没事吧?”

    女皇神色带着欲言又止的模样望着柳大少,轻轻地收起手里的药方走到柳大少身边坐了下来。

    “御医说,废了,可能要去净身房根除了!”

    若是放在平时柳大少一准能现女皇皓目中的促狭笑意,然而此刻的柳大少心神全在自己的命脉之上,哪有心思细看女皇的神色。

    此刻的柳大少脑海中全被废了两个字给填满了。

    望着庄严的大殿带着生无可恋的目光。

    “废了!”

    “废了!”

    “再没用也比废了强啊!”

    一旁端着茶杯眼泪汪汪的小可爱看着老爹的反应顿时慌乱了起来,仰头茫然的望着女皇。

    “娘亲,爹爹怎么废了?月儿看爹爹好好的,一点不像成了废人的样子啊!”

    女皇轻轻地拍了拍小可爱的肩膀,强忍着嘴角的笑意:“月儿啊,娘亲告诉你,男人废了不仅仅是残废这一种,也可能是别的残废。”

    “而这种残废,这个男人也不再称之为一个男人!”

    “啊?那是什么?”

    “公公!”

    生无可恋的柳大少听到女皇口中公公二字,整个人一哆嗦,佝偻着身子颤抖起来。

    “本少爷这是造了什么孽啊,没死在战场之上,却废到了...............”

    “咯咯咯........”

    望着柳大少捶手顿足的模样,女皇再也忍不住的笑了出来,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柳大少这种心灰意冷的神色。

    望着柳大少愕然的反应,女皇抬手拍了一下柳大少的肩膀,生怕给柳大少吓出什么心理阴影出来,女皇急忙解释起来。

    “看把你吓得,婉言跟你开玩笑呢,就是一点轻伤而已,喝两副药修养一两天就好了,别弄得自己要进內侍监一样。”

    柳大少脸色一僵,嘴角不停的抽动着,望着女皇淡淡的笑脸心底松了口气,连要命的疼痛都忽略了过去。

    “真的没事?”

    “真的没事,老娘给你开个玩笑而已,再说了东西在你自己身上,有没有废了你自己没点感觉啊!”

    柳大少一愣,静下心来感受起来。

    最初痛彻心扉的疼痛消失时候,除了有些不适之外似乎真的不像有太大的问题。

    望着女皇充满促狭意味的眼神,柳大少轰然倒在床榻之上,眼角不由得流出一行泪痕,那是失而复得的喜悦眼泪。

    正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柳大少并不觉得此刻这种情况当着女皇跟女儿流泪是一种丢脸的事情,只有男人才明白,简简单单废了两个字要比天塌地陷还要可怕。

    “完颜婉言,你个恶婆娘,有拿这开玩笑的吗?你要吓死我啊!”

    “好了好了,人家也不是有意的嘛,就是看你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怕你难受,调和一下沉重的气氛。”

    柳大少默默的叹息了一声,不想跟女皇再争论什么,闭上眼睛默默的调动内力,舒缓着不适的感觉。

    小可爱一脸茫然的在老爹跟娘亲身上徘徊者,她听不懂两人之间关于大人话题的讨论,但是不代表她不会察言观色。

    毕竟代替女皇处理朝事那么长时间,小可爱从女皇还有老爹的脸色上就明白了老爹应该不会有多大的问题。

    不过小可爱还是不放心的扯了扯娘亲的衣袖,扑棱棱的大眼睛眨呀眨。

    “娘亲,爹爹没事了吗?”

    “当然没事了,让你爹先休息一会,咱们去给他准备点药膳补补身子。”

    “好的,月儿亲自去膳食间安排,娘亲再会,月儿先去了。”

    女皇望着小可爱飞跑而去的小身影,回眸望了望周身内力涌动的柳大少莲足微微朝着屏风外走去。

    女皇眼中透露着柔和的笑意,或许这就是百姓口中传颂的人伦之乐吧。

    没良心的回来不到短短一个时辰,就让寂静平和的后宫充满了喧闹的人气。

    多少年了,似乎自从父皇母后大行之后,颜玉出嫁,飞熊去了大龙之后,后宫之中就再也没有这样闹腾过了。

    一个在闹,一个在笑,还有一个小不点在一旁蹦蹦跳跳。

    人世间的一切荣华富贵只怕都比不上短短半个时辰带给自己快乐更多。

    女皇回眸望了一眼屏风后,褪去自己的牛皮织锦云履,赤着白嫩的脚丫走到龙岸前跪坐了下来。

    望着龙案上霜儿送来的一摞子奏折,女皇静了静心翻看了起来。

    这些奏折都是小可爱下朝之后带回来的,本该小可爱自己处置,可是现在小可爱的身心都在老爹的身上,哪有心思去处置这些奏折。

    不知道过了多久,女皇将最后一本奏折批阅完成,放下了手里的朱笔,皓目带着疑惑之色的朝着殿外望去。

    “慧儿怎么还未回来,难道中途出了什么变故不成?”

    女皇自言自语的嘀咕声刚刚落下,慧儿的身影适逢其会的出现在了尚书房之中。

    “陛下,慧儿已经...........”

    “嘘!”

    女皇给了慧儿一个噤声的手势,起身朝着屏风后面走去。

    望着床榻之上呼吸均匀一动不动的柳大少,女皇轻轻地退了出去。

    刚刚退了三步左右,女皇脚尖一点朝着屏风后面飞跃而去,望着依旧一动不动的柳大少女皇这才转身朝着慧儿走去。

    “殿外说!”

    “是!”

    两人行至殿外,慧儿目光谨慎的扫视了一下周围、

    “陛下,柳大少入金国效力的传言弟兄们已经去操作了,不出五日就会传遍三国。”

    “办的不错,都城中的可疑人物搜查的如何了?”

    “还没有现太过有问题的人,弟兄们正在继续搜查着!”

    “好,你让查哈带着金吾卫在城中加派巡逻卫士,一点可以离开的机会都不能留给没良心的。”

    “慧儿明白了!”

    “你先忙去吧,朕有事再传你!”

    “是,慧儿告退。”

    女皇回头望了一眼身后寂静的尚书房,迟疑了一下朝着左侧的宫苑走去。

    女皇离开之后,殿中酣睡的柳大少眼眸微微眯缝开来,隐晦的扫视了一眼殿中大梁上的十二处位置又闭上了眼眸。

    这十二处房梁之上都有人存在的气息,柳明志翻了个身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般,嘴角挂着意味深长的笑意真正的酣睡了起来。

    婉言,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柳明志没有那么真正的无情。

    只是现在还得等,等一下良机。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