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好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我娘子天下第一 > 第一千二十三章后手

第一千二十三章后手

    南宫梦望着手中李政递给自己的密旨内容脸色带着一抹惊疑的神色望着李政!

    “陛下,臣妾不懂陛下这是何意?”

    李政抓起南宫梦葱白的手掌放在自己的手心里轻轻地拍了拍:“三十五年了,嫁给朕三十五年了,从朕还是太子之时你就陪伴着朕渡过了一次次的难关,如今朕也老了,梦儿你却依旧显得年轻,真好!”

    南宫梦听到李政话中的消极之意眼眶微红,一手紧紧地攥着李政的手心,眼眸饱含深情的凝望着李政苍老的面颊,一手轻轻地抚了上去:“夫......夫君!”

    李政虎躯一震整个人显得猛然一激灵:“你叫朕.......我什么?”

    “夫君!妾身叫你政哥,叫你夫君!”

    李政颤巍巍的按住南宫梦抚在自己脸颊之上的手背:“三十三年了,多么熟悉又陌生的称呼,自朕登基以来,初登大宝之后就再也没人称呼过我夫君了!”

    “夫君愿意听,妾身愿意一直称呼你夫君!”

    “好,夫君好,夫君亲切,叫夫君让我心里暖和,让我觉得我也不是孤家寡人一个了!”

    “夫君从来都不是孤家寡人,有妾身,有羽儿嫣儿他们一直陪着你呢,除了这个天下,夫君也是有家有室的人!”

    李政戚戚然的笑了起来:“都说天家无情,天家真的无情吗?帝王亦有情,但是帝王背负的更多,他们不处在朕的位置之上,永远不会理解朕背负着什么!”

    “黎民百姓,江山社稷!简简单单的八个字而已,毛笔之下一蹴而就,可是就是这简简单单的八个字让朕五十岁不到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世人都道明君好,可是谁知明君难!”

    “事事操心,百姓的安宁要考虑,百官的琐事要考虑,后宫的烦事要考虑,连儿子也要考虑,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关心!朕想当一个只晓得享乐的昏聩之君,可是朕却又做不来昏君!”

    “难呢!”

    “梦儿你今日的这个称呼让朕重新找到了自己,原来朕也不是一个木头人,朕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呢!”

    “夫君!”

    “梦儿,我今日交给你的这份密旨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绝对不能有第三个人再知道了,纵然是羽儿也不能告诉他!”

    “妾身知道,妾身知道,但是妾身就是不明白夫君你为什么要这样安排!”

    “为了江山社稷,为了李家的六百年基业不能毁之一旦!”

    “柏鸿,云龙,云平..........他们几个没有一个省油的灯,朕百年之后羽儿手里若是没有强力镇压他们的实力,天下必乱,朝廷必危!”

    “羽儿登基的那一天与云小溪成亲,立云小溪为太子妃可保天下无恙,朝堂无事!”

    “妾身愚鲁,若是羽儿早日纳云小溪为妃不是可以早一日得到靖国公以及云家的支持吗?”

    “不一样,现在成亲就等于给了有心人提前防备的时间,只有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才能让他们措手不及!”

    “登基那天与云小溪喜结良缘,云小溪的爹爹云冲手里的虎贲军,加上羽儿舅舅南宫晔手里飞鹰卫,还有万明杰麾下的虎豹卫,羽儿的麾下就会有从龙六卫手里的三卫在手。”

    “到时候纵然其余三卫出了差池也可安然无恙,那样天下就乱不了!”

    “原来如此,妾身明白了,夫君你是想在羽儿登基的那一天直接就可巩固手中的皇权,省的出了差池!”

    “不错,朕此举也是无奈之举,虎毒不食子,朕总不能为了江山社稷亲手将亲生儿子们处死吧?这也是为了以防万一,以不变应万变,鸿儿云龙他们不生事,兄弟和睦一心辅佐羽儿就再好不过了,朕此举防的是万一!”

    “妾身懂了,妾身懂了,羽儿这么大了还要让夫君你事事操心,实在是朽木难雕!”

    “不要这么说,朕当初还不如他呢,生在平民百姓家羽儿能有这份心境已经实属难得,偏偏生在了帝王家!”

    “生在帝王家就意味着时时刻刻都要生活在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之中,一个不慎就绝无回还的余地!这份旨意朕思来想去辗转反侧还是写了出来,万一哪天一睡不起,也算是朕最后一次帮助他了!”

    “夫君,你一定会长命百岁的,你这样说妾身以后该怎么办啊,不要胡思乱想了!”

    “朕给羽儿留了三路后手,希望一路都用不上!梦儿!”

    “夫君!”

    “去告诉老周,把关在宗人府的四弟带进宫来吧,朕想他了!”

    “是,妾身马上就去!”

    “福海,准备一壶好酒备着,等四弟来了让他好好喝上一杯,在宗人府的大牢里虽然谈不上吃苦,但是想要跟以前一样只怕是难了!”

    “遵旨!”

    福海退下去之后御书房除了李政之外空无一人。

    闭目听着勤政殿外广场之上传到御书房中若有若无的琴瑟声李政嘴角扬起一丝笑意朝着一个角落走去!

    片刻之后李政搬着昔日的檀木箱子放在桌子上吹了吹上面不多的灰尘打开了上面的铜锁。

    取出一叠叠的名册摆在龙案之上开始润笔!

    柳明志,颍州,抚州大都督!

    姜远明,幽州,同州大都督!

    秦子英,丰州,汉州大都督!

    杜成浩,庚州克州大都督!

    ....................

    一个个满朝文武的花名册之上李政都备注了一行字,盖上了自己的印玺!

    按照两府大都督的官职来说,与现在众人所任职的官阶来说皆是平调为官,但是州府官员跟京官来说品级虽同,所享受的待遇以及手里的权利却是千差万别。

    “陛下,王爷带到!”

    李政眉头一挑将所有的花名册收了起来放回原处,检查了一下桌案之上的物品之后静静地坐在龙椅之上!

    “将四弟请进来吧!”

    “遵旨!”

    “罪臣李玉刚拜见皇兄,万岁万岁万万岁!”

    李政静静地望着跪拜在自己面前的李玉刚神色微怔,李玉刚头上的华比自己还要多,还要浓密!

    又是一个华早生的人物,李政迷茫的叹了口气:“四弟,起来吧!”

    “谢皇兄!”

    “坐吧!”

    “罪臣不敢!”

    “今日只有兄弟,没有君臣,坐吧!”

    李玉刚怔怔的望了李政一会点点头:“多谢大哥!”

    李政见到李玉刚坐下,也拉开椅子坐到了其对面,扭头望着一眼不知何时归来的福公公!

    “福海,给四弟斟酒!”

    “是,陛下!”

    福海给李玉刚摆上了一个玉杯,恭恭敬敬的斟满一杯香味浓郁的酒水,放下酒壶退到一旁等候!

    “这酒四弟可敢喝?”

    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