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好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我娘子天下第一 > 章节目录 第八百二十三章小人得志柳大少

章节目录 第八百二十三章小人得志柳大少

    翌日。

    柳大少齐韵同乘一骑女皇自己骑了一匹同样是汗血宝马的坐骑朝着金陵疾驰而去。

    只是骑马的位置颇为引人瞩目,身为男儿的柳大少竟然被自己的娘子揽在怀中,让过往的路人不得不有些诧异。

    齐韵扯着马缰不时地瞄着右侧的女皇露出一丝疑惑的目光。

    虽然见过在家中见过女皇,而且女皇还给了自己孩子一块玉佩当做礼物,可是过了一傻三年时期的齐韵越看自己夫君这位朋友便觉得越是怪异。

    至于那里怪异又有些说不上来。

    俊俏的有些过分,说是女儿身份吧身上那丝若有若无的霸气却又不是女儿家能够拥有的,纵然是自己的夫君身为万户侯都没有这种凌驾于人的气势。

    说是男儿身吧,又俊俏的不像话,偏偏一举一动没有丝毫阴柔的感觉,反而像一个杀伐果断的侠客一般。

    齐韵昔日也是闯荡过江湖的人物,女皇眼神中不经意流露出的杀意气质肯定是沾染了最少几十条人命才能有的模样。

    随后又打量着女皇的身段起来,比自己还要高挑半头,很是符合男儿的身份,身段的话倒也符合。

    除了容貌一举一动的行径没有一点女儿家娇柔的模样,弄得齐韵也无法入定女皇的身份,暗叹自己也许真的是想多了的齐韵静下心来专心致志的骑马赶路。

    两匹汗血宝马疾驰起来说是风行电掣可能有些夸张,但是官道之上赶路的行人根本看不清骑马之人的长相就已经见到两匹马渐渐远去只留下了一地的烟尘。

    感受到齐韵从自己身上收回的目光,女皇紧绷的身躯终于松弛了下来。

    明明没有做什么亏心事却有些不敢去往齐韵的眼神。

    女皇感受着握着马缰手心中的细汗微微的吁了口气,自己行的正走的直有什么好害怕的。

    怎么跟小妾见了正牌夫人一样心里紧张的要死,朕是绝对不会成为柳明志的小妾的,哪怕是平妻以及抚正平妻都不可能。

    既然如此朕为何要怕齐韵看出什么端倪来呢?

    此时此刻女皇忽然有些想念小妹颜玉来,或许只有颜玉才能给自己一个最好的答案吧!

    柳大少神清气爽的翻看着手中的《阴阳和合大悲赋》,虽然昨夜被齐韵伺候到了后半夜,可是柳大少今天早上起床一改往日的萎靡之状反而有些龙精虎猛的模样。

    想起了昨夜齐韵告诉自己的话柳大少彻底放下心来,经过赛华佗的鉴定,这本《阴阳和合大悲赋》确实是一本世间罕见的精妙双两人一起修炼才能达到阴阳和合的上乘功夫。

    而且这本功法暗合道家阴阳之学,开篇便是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阴阳和合生生不息。

    至于为什么要叫大悲赋柳大少也懒得去深思。

    就好比你去青楼狎妓还管姑娘是哪里人士吗?

    有用,好用,实用才是最合心意的对不对!

    同样的道理,你别说你叫《阴阳和合大悲赋》你就是叫《十万个为什么》叫《书法到底是怎么样炼成的》只要能让本少爷不怕喝粥本少爷都没有意见。

    想起了昔日在朱润门前遇到的那个卖禁经书的猥琐中年人柳明志就有些好奇,到底是什么人竟然会将这样一本神奇精妙的功夫如此价格卖给自己。

    本来还觉得三千两银子太贵的柳大少此刻才知道简直就是花了大白菜的价格买了一本绝世秘籍。

    从此本少爷将会像世人证明一件事情。

    本少爷,终于不虚了!

    想到这里柳大少隐隐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明明娘子那么多却力不从心,你知道本少爷心里什么滋味吗?

    你们不知道,自己再也不怕喝粥了!

    隐隐的瞄了一眼女皇柳大少将阴阳和合大悲赋塞进怀里,小心的拍了拍生怕一不小心就丢失了一样。

    “哼哼哼败家娘们,一根‘白萝卜’的事情本少爷是不会忘记的,等着吧,本少爷不威你当孙猴子的如意金箍棒真的是跟绣花针吗?定海神针铁之所以叫定海神针铁是因为它可定住万丈海底深渊,就算你是无底洞也挡不住本少爷手里随意召唤托塔李天王收了你!”

    女皇娥眉微蹙,她觉柳大少的眼神有些小人得志的感觉。

    瞄了一眼柳大少女皇觉这货的眼神让自己有些毛骨悚然,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韵儿,万兄!”

    “夫君怎么了?”

    女皇同样微微侧降低了度望向柳明志带着一丝不解。

    “到了兴州找个客栈住下就行了,咱们吃得消马匹也吃不消!到兴州足足四百里的距离,汗血宝马再厉害也不是无所不能的!”

    “妾身知道了,只是夫君你现在不看书了咱们是不是可以把位置换一下了?路人的眼神妾身觉得不自在!”

    “好,你坐好了,为夫马上从换位置!”

    仗着有轻功在身柳大少也不客气马上侧从马背上给齐韵调换了一个位置。

    轻轻地揽着齐韵的柳腰柳大少挑衅的对着女皇吹了一个口哨:“万兄,比一比谁先到的兴州!”

    女皇微微颔也不答话,手里的马鞭轻轻一挥,胯下的坐骑再次加疾驰起来。

    朝廷每年花费大笔银子维修官道的好处此刻的用处展现了起来,两匹马你追我赶的疾驰起来。

    不但没有劳累的模样反而高高的扬起马蹄嘶鸣起来。

    柳明志虽然不懂马也知道风行的嘶鸣声带着兴奋的意味

    汗血宝马日行千里夜行八百柳大少前世一直以为这不过是夸张的言辞,当今生自己拥有了一批汗血宝马之后才明白这句话不但不夸张反而有些谦虚。

    原来真的不能用前世的一些观念去看待一些东西。

    古代确实有很多我们无法了解的东西存在,神秘而充满了不可思议。

    “吁”

    “吁”

    女皇望着阔别已久的城门带着一丝怀念的神色,昔日自己带领金国士子动士子战眨眼间竟然已经过了两年多的时间。

    往事不可追,女皇望向了一边的柳大少:“柳兄,你输了!”

    “未必,万兄,本少爷的马可是带着本少爷还有娘子我们两个人,仅仅比你晚到了几步而已,孰强孰弱万兄心里自有分晓!”

    齐韵也望着自己的长大的金陵城神情有些怀念,扭头看向了一旁的女皇:“万大哥,不是小妹偏向夫君,风行确实比你的龙驹多带了一个人呢,二百里也不是一个小距离,理应说是万大哥你输了!”

    女皇微微的耸耸肩:“你们夫妇夫唱妇随,万某自当认输好了!”

    “得得得,本少爷承认自己输了,改日再比过,进城吧!”

    女皇微微颔挑衅的凝视着柳大少:“好,那就改日再比!不过万某相信改日你依旧不是万某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