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好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我娘子天下第一 > 章节目录 第八百二十二章不能坑爹啊

章节目录 第八百二十二章不能坑爹啊

    齐韵接过夫君的衣袍拍大了一下上面的尘土撘在了衣架之上。

    望着正在逗弄柳夭夭的夫君轻笑的摇着头去整理床铺。

    “夫君,再过几日就是如意的忌日了,你是不是又要回金陵祭奠一下如意了?”

    抱着柳夭夭乐呵呵的柳大少闻言脸色一暗,换了个姿势将柳夭夭竖着抱在怀中。

    柳夭夭并未因为姿势的改变而哭闹起来反而趴在爹爹肩膀之上嘴角挂着小泡乐呵呵的拍着手掌扭动着娇小的身子不老实拱动起来。

    “韵儿,难为你还记得如意的忌日,方才为夫正想跟你说一声呢!为夫答应了如意妹妹每年都要去祭拜她一番,今年当然也不例外了,正好为夫新婚的修沐之期还未结束,去金陵一趟吧,顺便去看看岳父岳母二老!”

    齐韵将枕头摆放好之后走向柳大少轻轻地接过其怀中的小棉袄:“这样也好,人无信则不立,虽然如意妹妹不在了,但是答应人家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要不妾身也一起去吧,正好很久没有见到了爹娘了!”

    柳明志迟疑了一下点点头:“也好,岳父因为为夫的事情不得不辞官还乡,心情一定很忧郁,去看看也好!”

    齐韵刚刚接过柳夭夭,小棉袄望着柳大少小嘴一撇灵活的大眼睛含着泪水马上就要哭了出来。

    柳大少见状不得不再次抱了回去,小棉袄可不能受委屈,还指着她们给自己养老送终呢!

    要不怎么说女儿是爹上辈子的小情人呢! 手机端::

    柳夭夭刚被柳大少抱住了尚未流出来的泪珠粘在细长的睫毛之上硬生生的收了回去。

    粉嘟嘟的小手揪着柳大少的耳朵咯咯咯的笑了起来,根本没有方才嘤嘤欲泣模样。

    齐韵见到这个模样嘟着红唇幽怨的瞅着父慈子孝的场景心里酸。

    吃娘亲的喝娘亲的,结果到头来竟然跟爹爹更亲近,你这样让当娘亲的心里如何作想。

    柳大少现了齐韵神色的委屈笑嘻嘻的抬手捏了捏齐韵的脸蛋:“怎么着,韵儿你不会连夭夭的醋都吃吧?”

    齐韵打掉柳大少的手掌玉指捏着柳夭夭粉嘟嘟的小脸蛋:“你个没良心的小东西,娘亲白白的疼你了!”

    将柳夭夭举在手中高高的抛了几下:“韵儿,热水已经在屏风后面准备好了,你先沐浴吧,为夫看着夭夭!”

    齐韵玉指缠绕着衣角羞赧的望了柳大少一眼:“妾身想服侍夫君沐浴更衣!”

    柳大少身体一僵紧紧地抱着柳夭夭:“韵儿啊,不是为夫不愿意,你看看夭夭压根不离开为夫,为夫一点办法都没有啊,以后有的是机会,也不差这一天不是!”

    齐韵幽怨的盯着柳大少:“送奶娘哪里去啊,今天可是中秋团圆夜!”

    “好好吧!,你先沐浴,为夫把夭夭送回去再回来!”

    “嗯!”

    柳大少抱着柳夭夭走出了房门,走廊之上皎洁的月色加上灯笼的原因不但不昏暗,反而亮堂堂的跟天色见白并无两样!

    “乖女儿,一会爹爹一撒手你就哭知不知道,爹爹能否安然无恙就看你了!”

    柳夭夭兴奋的拍着小手挣着大眼睛好奇的看着自己的爹爹,也不知道听没听懂老爹的祈求。

    柳大少就当女儿已经领悟了自己的意思,乐呵呵的抱着柳夭夭朝奶娘的房间走去。

    “嗯”

    抱着柳夭夭的柳大少脚步一停眼神微微凝气驻足了下来。

    望着房顶之上阴暗角落疏忽而逝的几个身影柳明志微微摇头叹了口气。

    看着怀中的柳夭夭迟疑了一下最终装作什么都没有见到朝着前方走去,只是方向却不在是奶娘的房间。

    “乖女儿,去看看你的清诗姨娘睡没睡,咱们去跟清诗姨娘做个小游戏去。”

    一路上回应了几个丫鬟的问好之后柳大少走到了云清诗的房门前,伸手轻轻地敲了敲房门。

    “谁啊?”

    春儿的声音从房中响起。

    “是我,把门打开!”

    房中传出春儿有些惊喜却又惊慌的声音:“侯爷你等一下,奴婢马上给你开门!”

    春儿话音刚落房门便应声而开,度之快反而让柳大少为之一愣,春儿竟然没有拖延时间如此快的打开房门,难道是自己想错了,只是一个不知名的小毛贼而已?

    抱着柳夭夭走进云清诗的房中柳明志四下打量了一下:“清诗呢?”

    “侯爷,小姐在沐浴!” 电脑端::/

    “沐浴?”

    柳明志朝着珠帘之后的屏风望去,屏风之后确实烟雾缭绕热气蒸腾着。

    望了一眼春儿不沾水痕的双手柳大少朝着屏风一望:“你是清诗的贴身丫鬟怎么没有伺候清诗沐浴更衣?”

    春儿身躯一颤畏惧的低下了头:“侯爷,不是奴婢不伺候小姐沐浴,而是小姐向来不喜欢让人伺候沐浴,一直都是她一个人!”

    “关上房门!”

    “是!”

    柳明志径直朝着屏风后面走去,想要看看云清诗是否真的在沐浴着。

    “侯爷!”

    春儿急忙阻挡在柳大少的身前,却又有些畏惧不敢去看柳大少的眼睛:“侯爷,小姐还没有沐浴完呢!”

    柳大少眼眸一瞪:“那又如何,清诗乃是本侯的妾室,有什么好避讳的,让开!”

    “是,侯爷请!”

    柳明志直接掀开珠帘抱着柳夭夭朝着屏风后面走去,春儿直直的跟在后面不言不语!

    屏风后烟雾缭绕犹如人间仙境一般,柳明志直奔浴桶走去。

    望着浴桶中云清诗低着头羞赧的遮挡自己娇躯的模样柳明志眼神一凝,云清诗竟然真的在房中沐浴。

    望着云清诗裸露在花瓣覆盖水面之上肌肤如雪的脖颈还有不时地眨动的羞涩眼神柳明志心里松了口气。

    柳夭夭同样眨巴着玲珑的大眼睛看着呆在浴桶中的云清诗,一会看看柳大少一会看向云清诗,雾气蒸腾让其情不自禁的张着小嘴想要打喷嚏出来。

    “夫君,你怎么抱着夭夭来了?”

    柳明志淡笑着点点头:“路过就进来看看你,你洗你的,为夫随便坐坐一会就走!”

    柳明志朝着云清诗的床榻走去,抱着柳夭夭坐到了床沿之上隐晦的伸手探了探云清诗的被窝。

    有温度,说明人确实一直呆在房中!

    柳大少乐呵呵的站了起来朝着浴桶走去,一手抱着柳夭夭一手朝着浴桶中的水摸去。

    云清诗见状不由自主的用毛巾遮挡住娇躯缩了缩身子。

    在浴桶中扒拉了几下柳明志甩干净手上的水珠还有花瓣望着跟受惊了的麻雀一样的云清诗:“清诗!”

    “妾身在!”

    “水温不要太凉了,小心受了风寒!”

    “多谢夫君挂怀,妾身知道了!”

    “那就好,为夫先走了,你早点休息!”

    “夫君!”

    “嗯?怎么了?”

    云清诗羞赧的从浴桶中站了起来,装作不紧张的静静地望着柳明志:“妾身一直都给夫君准备一床被褥候着!”

    “知道了,以后再说吧,安歇吧!”

    “妾身恭送夫君!”

    春儿望着柳大少走出房门的背影遗憾的拍了拍手关上了房门带着无尽的疑惑挠着后脑勺:“小姐到底比少夫人,青莲夫人她们差哪了?”

    柳大少望着柳夭夭被奶娘接过去不哭不闹的模样傻眼了。

    “乖女儿,咱们可不是这样说的啊!你不能坑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