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好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我娘子天下第一 > 章节目录 第六百四十九章鸡同鸭讲(为繁花花呦加更)

章节目录 第六百四十九章鸡同鸭讲(为繁花花呦加更)

    三个女人一台戏这话说的一点不假,如果四个女人哪?

    柳明志终于明白了太子为什么说皇帝松了一口气了,这些你一言我一语说个不停的性格放在自己身上自己也受不了。

    而且,为毛你们开玩笑总开本少爷的玩笑的。

    自己虽然在当年在三公主昏迷的时候那什么了一下下,但是我们是清白的啊。

    为毛从你们嘴里说出来本少爷跟三公主恨不得明天就能把孩子生出来了一样,这也太离谱了有没有。

    平心而论,后宫的嫔妃容貌无一不是上上之选,否则也当不了妃子,随意拿出来一个都跟自己的娘子齐韵不相上下。

    甚至在气质方面比齐韵还略胜三分,尤其是成熟风韵的神态,勾魂的眼神却是赏心悦目秀色可餐。

    但是你挡不住她口齿伶俐太烦人啊。

    几个女人依旧滔滔不绝的说着,柳明志不时地点头附和,其余时间一直在打额放炮,连续五把下来只小小的屁胡了一把!

    皇后摸着牌瞄了一旁桌案上放着的宣纸,一边打牌一边装作随意的聊天:“柳大人,本宫听说你当初乃是江南府的头名解元不知道是真是假?”

    柳明志一边给愉妃放着水一边回答:“臣当初侥幸取得了头名解元,不过江南当阳书院卧虎藏龙,能人异士数不胜数,能取得头名解元实在是侥幸而已,比如臣的师弟,现在的翰林学士胡军便是两登科的新科状元,头名会元,头名状元,臣甚至有些后悔当初若是没有那么侥幸,胡翰林甚至可以成为名垂青史的三元及第!”

    “世上哪有那么多巧合?两登科也不错了,胡翰林本宫也见过,确实是人中龙凤!”

    “娘娘慧眼如炬,胡翰林才识学究天人,有些方面臣是自愧不如,区区一州试的解元郎根本算不得什么!”

    “柳大人你也不必过于自谦,本宫偶然得到两句话不太明白,想请柳大人给本宫讲解一下!”

    柳明志一顿,母仪天下的女人必定是知书达理,饱读诗书之人,还有她理解不了的话?不过既然说了柳明志也不好推辞!

    “娘娘请说,不过臣若是讲解的不对还请娘娘不要介意!”

    皇后回瞥了一眼装作认真刺绣的三公主丹唇微启:“有凤来仪,非梧不栖!”

    柳明志捏着麻将轻吟了一会顺手打了出去:“娘娘,这句话应该是根据《尚书益稷》改编的,箫韶九成,凤凰来仪。有凤来仪用处不一,其意思也褒贬不一,不过娘娘说的有凤来仪,非梧不栖一结合起来表述的乃是情感方面的事情,可为男子给女子写的相思书信,反之亦可,非梧不栖,不知道那只梧桐树才能引来凤鸟筑巢啊!”

    “哦这么说的话这句话岂不是跟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有异曲同工之妙?”

    “娘娘果然饱读诗书,确实不错,有凤来仪,非梧不栖,跟汉代司马相如的《凤求凰》确实有异曲同工之妙,若是女子所写,便是告诉男子,小女子非君不嫁,若是男子所书则表示,在下这棵梧桐树乃是姑娘最好的栖息之所,寓有求亲之意!”

    皇后神色了然的看着柳明志点点头:“柳大人不愧是一府解元郎,讲解果然精妙!”

    “娘娘谬赞了,其实还可以用为君王招贤纳士所用,不过自从科举一开,有才居之,这句求贤所用几乎不多了!”

    “柳大人所说之意,若是一个男子给女子写这样八个字便是求亲之意?”

    “可以这么说,不过一语千意,就看别人怎么理解了!”

    “那你说如果写这话的人已经成家立业了哪?这个姑娘也对这个男子心有所属,总不能让男子休了妻另娶吧!”

    “两情相悦实属不易,男子有意,女子倾心乃是天作之合,若是没有经过妻同意,应该不会冒昧的写出这样的话来!”

    “若是柳大人是这个男子会怎么做?”

    “若是臣的话肯定会八抬大轿迎娶这个女子进门,否则的话何必要写这样的书信乱了人家姑娘的心绪哪,臣写这样的书信必定是娘子同意之后才会书写的!”

    “自摸,胡了!清一色对对胡,一人五两银子!”

    “娘娘好手气!”

    柳明志自觉地拿银子想要给皇后结钱,才现桌上的银子已经消耗干净!

    “嫣儿,柳大人的银子已经用完了,你的碎银子还有吗?”

    “有,儿臣这就去取!”

    盏茶功夫三公主羞答答的捧着一把碎银子走了进来轻轻地放到了柳明志的面前:“你不够用再说,我还有一些!”

    说完脸色犹如红霞一般嫣红的走进了珠帘之内。

    愉妃轻掩红唇巧笑起来:“三公主,你不会打算把自己的嫁妆全部都让柳大人输干净吧!若是没有了嫁妆,除了柳大人看谁还能娶你一个一穷二白的姑娘!”

    “没事没事,咱们这些娘亲可以凑一份嫁妆的嘛!”

    柳明志脸色怪异的取五两碎银子放到了皇后面前:“娘娘,三公主脸色不对是不是病了?天气骤寒,极易染上风寒,若是不及时医治恐怕会伤及凤体啊!”

    皇后脸色怪异的搓着手中的银子:“是病了,而且病得还不轻啊!”

    “那就及时医治啊,拖一天便更严重一天,早一天治好早安心不是!”

    皇后揉了揉娥眉喝了口安神茶静了静神看着柳明志:“柳大人你也认为该早一天医治?”

    “这个当然了,臣虽然不通医术可是也知道治病是越早越好!”

    “柳大人认为什么时候治最好?”

    柳明志茫然地看着皇后无言以对,什么叫我看什么时候治病最好了?本少爷又不是大夫怎么知道什么时候治病最好,宫里那么多御医都是吃干饭的吗?

    想是这样想还是不得不回答皇后的话:“三五天之内最好,拖太久了伤及肺腑就不好了!”

    皇后一怔眯着眼看着柳明志:“三五天会不会太急了一点?毕竟不是小事情!”

    神色纠结的看了一眼三公主的方向再看了看皇后淡然的神色柳明志不由得有些腹议,这是亲生的吗?

    “娘娘是三公主的母后,还是娘娘拿主意吧!”

    “本宫打算跟陛下商议一下再说吧”

    “额”三公主不会真的是捡的吧,啥玩意治个病还得跟皇帝商量一下才行!

    “臣身为一个外人自然不好干预,只是建议还是早一点的好!”

    “本宫想想吧!今日有些乏了,来日再请柳大人打麻将!”

    “臣告退,就不打扰娘娘安歇了!”

    “柳大人!”

    “臣在!”

    “你要早点准备才是!”

    柳明志一怔还以为皇后说的是找自己打牌的事情,暗道这皇后牌瘾还不小。

    “臣随时准备着!”

    典型的鸡同鸭讲,你说你的,我说我的,然后聊得很愉快。

    关键他喵的根本不在一个频道上好不好,一个相亲栏目,一个医药节目你们是怎么聊的宾主尽欢的。

    “去吧!”

    “臣告退!”

    我娘子天下第一

    我娘子天下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