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好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我娘子天下第一 > 章节目录 第五百二十章帝星开口

章节目录 第五百二十章帝星开口

    李布衣看了看手中的佛珠跟拂尘最后还是选择了吃饭的家伙,手中跟鸡窝一样杂乱却一尘不染的拂尘挥了挥“小道,都是小道,称不得高人。”

    “不不不,大师能看破门户之见,绝对是大师,有些人为了佛道两家谁是正道的门户之见争的喋喋不休,那像大师可以同时领悟佛道两家的观念,真是一代大家!”

    “哎,谁想争啊,还不是那些秃佛门大师陷入了嗔念,为了争香火闹得不可开交,可是道教何曾跟佛教争过香火,道门清修才不想被人打扰哪,算了算了,跟你说这些你也不懂。”

    “明志,这位是?”

    “神相李布衣,不知道大姐你听说过没有?”

    “虚名,虚名啦,都是虚名啦。”

    齐雅一愣激动的看着李布衣“原来长者就是京城中赞不绝口的老神仙!

    “虚名,虚名啦!”

    李布衣挥着拂尘一直强调虚名,可是得意洋洋的劲怎么看都不像谦虚的模样。

    “大师,你这是准备去哪?”

    “去给一位登仙的施主度一下亡魂刚回来,就碰到了公子你了,公子此去金国一途想来是有惊无险吧。”

    “是,就像大师你说的一样,有惊无险,小子还没问哪大师怎么得知小子回去金国的哪?”

    “啊?呵呵不可说,不可说,一切自有天意。”

    “老神仙,小女子想求上一卦,不知道老神仙可方便?”

    “这,老道今日的三卦已经算完了,要不改日吧?”

    齐雅失落的点点头“也好,那就改日吧,不知道老神仙在何处落脚,小女子也好去登门拜会。”

    “有缘自会相见,不可强求。”

    “好吧,小女子失礼了!”

    望着齐雅失落的神色柳明志皱了皱眉望着李布衣吁了口气“大师,你过来,小子给你讲个故事吧。”

    李布衣一愣吞了吞口水“好啊!”

    柳大少揽着李布衣在齐雅迷茫的神色中走到了一个角落里开始轻的嘀咕了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柳大少手舞足蹈的对着李布衣比划着怪异无比的姿势。

    齐雅静听隐隐听到了老汉,老树,观音什么的词汇却不慎详细。

    李布衣不时地擦着鼻孔,口干舌燥的看着手舞足蹈滔滔不绝的柳大少不时地唉声叹气“哎呀,折寿了折寿了折寿了。”

    “预知故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没啦?”

    李布衣失望无比的语气,望着道貌岸文质彬彬的柳大少神色有些失落。

    “差不多就可以,你别太太贪心了,有损你大师的风采。”

    “好吧,无事不登三宝殿,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吧你想让老道干什么。”

    “帮我大姐算一卦!”

    “你大姐?不是你娘子吗?”

    “你是真大师吗?这都看不出来?你可不要胡说八道,会死人的。”

    柳大少惊慌的看着李布衣。

    李布衣迟疑的看着柳大少掐了几下手指:“无量他奶奶个天尊,天象一年时间怎么就乱成这个样子了哪?”

    “不是你娘子的话贫道不能算,贫道一日三卦已经算完了。”

    “你还想不想听故事了?”

    “想,但是还是不能算,这是规矩,无规矩不成方圆,若是你算的话老道还可以破例一次,别人不行。”

    “有没有别的办法?”

    “别的办法?”

    李布衣收回拂尘,搓着手中的佛珠徘徊了了起来,不时地啧啧两声,看着柳大少迟疑无比。

    “倒不是没有别的办法,但是你得帮忙才行。”

    “我帮忙?我怎么帮忙?”

    柳明志茫然地看着李布衣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你说一句话,贫道就可以破例算一卦。”

    “这么简单?卧槽,大师你不会让我说什么大逆不道的话吧?小子还想好好的活着。”

    “放心,保证不是大逆不道的话。”

    “好吧,说什么?”

    沉吟了一会柳明志应承了李布衣的话。

    “佛门不正,衰矣!”

    “就这?”

    “就这句,行不行?”

    “行,我说。”

    “佛门不正,衰矣!行了吧!”

    “不行,你跟我学,然后再说这句话。”

    李布衣开始踩着几个诡异的步伐教给柳大少。

    “照做一遍之后,然后再说。”

    柳明志皱着眉头,学了一遍之后“佛门不正,衰矣!”

    李布衣满意的点点头“有你这句话别说破例一次,破例十次也值了。”

    在柳明志茫然的神色下李布衣走向了齐雅“小姑娘,不用改日了,今天老道破例给你算一卦吧。”

    “真的?谢谢你了老神仙。”

    齐雅惊喜的看着李布衣,幸福来得有些太突然了。

    “你想算些什么?”

    齐雅沉吟了一下轻轻地开口“将来!”

    “将来!”李布衣嘀咕了一下,仔细的盯着齐雅倾城的容貌看了起来,随后从腰间的布袋里取出一个竹筒抽出一支竹签掐算了起来。

    片刻之后李布衣茫然的看着齐雅摇摇头“小姑娘,贫道不敢说,但是贫道有一句话相告,一切随心,告辞!”

    齐雅望着李布衣飞消失的背影神色怔然,不知道李布衣说的什么意思。

    一路疾驰出城的李布衣回头望了望诡异的笑了笑。

    “帝星开口,言出法随,秃驴,够你们喝一壶的。”

    说完之后谨慎的抬起头看了看万里无云的避空将袈裟往乱糟糟的头上一蒙:“折寿了折寿了。今天去去看小尼姑还是小寡妇哪?咦话说为啥贫道不能看了这一个看另一个哪?精辟,实在是太精辟了。”

    “大姐,怎么样,有没有求到自己想要的卦象?”

    齐雅茫然的摇摇头“不知所云,云里雾里!”

    “既然不知所云就不要细思了,算卦一道求个吉利而已。”

    “也是,你刚才跟老神仙说什么哪?看你讲的眉飞色舞手舞足蹈的。”

    “额一个关于学生的故事,不提也罢,不提也罢,走吧,还是先去放纸鸢吧,去晚了天都要黑了。”

    “行吧!”

    二人结伴而行到了城外。

    柳大少望着成双成对成群的踏青游人忽然有些心虚,这样做是不是有些忒刺激了点。

    望着天上形态各异的纸鸢,柳大少提起了自己的纸鸢“大姐,你帮我架着点,一会我让你松手你就松手。”

    “好,你小心点,河边地滑不要摔倒了。”

    “放心吧,我柳明志常在河边走我是说我在河边走惯了”

    “还是先放纸鸢吧。”

    轻而易举的趁着东风柳大少的纸鸢顺着湘西的麻绳高高飞起。

    柳明志将麻绳拴在树上“大姐,我帮你!”

    “可以啊。”

    “咦,你的纸鸢也是鸳鸯戏水,我的放纸鸢吧!”

    ps今天保底,没办法,要去陪前台同事看坦克尼克号,晚上加更说明呵呵呵,不加更嘿嘿嘿!

    我娘子天下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