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好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我娘子天下第一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五章遗言

章节目录 第九十五章遗言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苏州自古以来便是必不可少的一处江南代表之一历来由文人商客所称道。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此时日薄西山,一个穿着绿衣的女子搀扶着一个白衣女子躲避着人多地方走进了苏州城,白衣女子步履蹒跚显然是受了重伤,正是白莲教的两个持剑女婢青莲,白芍。

    但愿世间人无病,宁愿架上药生尘,横批济世为怀。

    看着这门上挂着的对联,一下子就能想到这是一间药铺,外面挂着一块牌匾济世堂。

    远远的距离就能够闻到药铺中传出来的浓重药香,令人精神猛然一震。

    青莲扶着白芍缓缓走进药铺:“有没有人在?”

    柜台后面忽然忽然出现了一位五十岁上下的老者,老者鹤童颜,精神饱满,一双眸子充满了和气的样子,穿着一身淡蓝色的长袍,让人很容易生出一种亲近的感觉。

    见到白芍重伤的模样,老者马上放下手中的医书慌忙走出柜台:“两位姑娘这是怎么了,这姑娘怎么会受了这么重的伤?”

    青莲搀扶着白芍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老先生,求求你救救我姐姐,我们姐妹二人在省亲的途中遇到了山匪,我姐姐被山匪的箭矢射中了身体,流了很多血,求老先生妙手回春救我姐姐一命。”

    老者抓起白芍的手腕:“姑娘,老朽周济,你叫我一声周老头就行了,老朽先为这位姑娘把把脉再说。”

    “周老,求求你救救我姐姐。”

    周老抓起白芍的手腕微微闭目,神色越来越凝重越来越难看,片刻之后将白芍的手腕放下对着青莲:“这姑娘脉象微弱,气若游丝,面色苍白毫无血色,已经失血过多,恐怕药石无用,老朽医术浅薄无回天之力,姑娘节哀顺变准备后事吧。”

    青莲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抓着周老的手:“老先生,小女求求你,你一定要想想办法,小女与姐姐从小相依为命,姐姐若是没了,小女子也活不下去了,常言道医者仁心,老先生,你想想办法,小女子愿意替老先生当牛做马报答您的大恩。”

    周老哀叹了一声:“老朽尽力而为吧,能不能活命就看她的造化了,她的伤口在什么地方?”

    “腹部。”

    周老掀起白芍的衣摆,看着被削去两头只留下一节的箭杆猛然色变,凝重的看着青莲:“姑娘你方才所言你们是碰到了山匪,被山匪的箭矢射中?”

    青莲语气有些结巴:“是是遇到了山匪。”

    周老摇摇头:“你在说谎,别说是山匪了,就是寻常的守备军都没有这种箭矢,丧魂箭,这种凤羽丧魂箭除了北疆的守城军别无他有,纵然你削去了剑头还有剑尾老朽亦能一眼便看出来,这种伤口除了丧魂箭别的箭矢也只有木羽箭可以做到这种伤口,恰恰这两种箭矢都是边军所使用的,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青莲有些惊慌失措:“我我们老先生”

    周老见到青莲背后的宝剑脸上闪过一丝明悟:“老朽是个医者,治病救人是职责所在,你们的身份我可以不问,老朽也会尽力救治这位姑娘,你们听天由命吧。”

    “谢谢老先生,小女子一定不会忘了你的恩德。”

    “将她扶到床上,老朽先取出她腹部的箭支。”

    白芍躺在床上,周老用刀子割开白芍的衣物,对于白芍那柔嫩滑腻的肌肤周老视若无物,从布囊上取出几根银针在白芍腹部扎上几针:“老朽已经封住了她的穴道,你摁着她一点不要让她挣扎,越挣扎对她越不利。”

    青莲压制住白芍的肩膀,周老握住箭杆呼了口气,猛然用力拔出,白芍一阵抽搐,生生的疼的昏了过去,额头带着一丝丝的汗珠,可见带来的痛苦多么惊人。

    箭矢拔出,伤口仅仅流出一点血迹便止住了,显然是那些银针的功劳,周老取出布匹准备包扎伤口,脸色又是一阵难看,丧魂箭的冲击力已经将白芍腹内的肠胃破坏的七七八八,能活到现在都是个奇迹了,可见习武之人身子骨的强悍。

    周老不忍心说出伤害青莲心情的话,默默的包扎着伤口,却清楚的知道根本已经无药可救,此女子必死无疑,只是早晚的事情,看她的面色,能不能熬过今晚都是个问题。

    “姑娘,老朽去熬药,这姑娘醒了你们多说说话吧。”

    青莲失神之下并没有听出周老话中的意思,感恩戴德的对着周老点点头。

    约莫小半个时辰左右,白芍睁开了眼睛,气若游丝,看着满脸泪珠的青莲:“傻丫头,哭什么,人早晚都是要死的,我只是早去了一步罢了,没什么可难受的。”

    “姐姐,你别乱说,你一定会没事的,周老先生去熬药了,喝了药就会没事的。”

    “傻丫头,没有人比姐姐更清楚自己的情况,姐姐”

    “姐姐你不要”

    “青莲,听姐姐说,白莲教已经不是久待之地,朝廷是动了杀心了,势必要剿灭白莲不成,你要去隐姓埋名找一个新的安身之所,那样我就放心了。”

    “姐姐,你好了之后,咱们还要跟教主他们会合,青莲哪都不去。”

    “不,不要会和,白莲教绝非栖身之所,你精通苗疆蛊毒之术,只要不惹到非常厉害的大人物,路上足以自保己身无恙,你要赶去金陵投靠柳公子,这是唯一的出路,才能保证你性命无忧。”

    “我不,我不。”

    “青莲,自从扬州事了之后,你回去便一直茶不思饭不想的呆,姐姐心里清楚你是在记挂着柳公子的,如今你可以去依附与他才能保重性命。”

    “我没有,姐姐,我没有。”

    “傻孩子,你每日睡梦中都在喊着淫贼我要杀了你,姐姐看的出来你心里有他,当初情况难料姐姐忍着不说,现在白莲教损伤殆尽,无论如何你都不能再回去了。”

    “姐姐,你会没事的,一定会的。”

    “柳公子不但是江南柳家的长子,根据情报调查,他是兵部尚书的义子,跟金陵刺史将来更是翁婿关系,且与淮南王有几分交情,他还是帝师闻人政的关门弟子,天子的师兄弟,这一切的身份足以保护你,就算有人知道你曾经是白莲教众的身份,你的身份太过低微,无足轻重,有他出面足以保护你的一生不受伤害,千万记住,见到了柳公子一定要诚信恳求,不要耍小性子,柳公子虽然有纨绔之名在外,却没弑杀之人,记住姐姐的话,投靠柳公子。”

    “姐姐,我不。”青莲撕心裂肺的喊道。

    白芍面无人色一口鲜血吐了出来,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摸了摸青莲的脸颊:“记住姐姐的话答应我替我好好活”白芍的手无力的垂了下来,嘴角带着放松的微笑闭上了双目。

    “姐姐,不要抛下我独活啊,姐姐”

    “唉,这吊命的参汤终究还是没用上啊,姑娘节哀顺变,你姐姐是笑着去的,你该为她高兴才是,她已经为你想好了退路,别辜负她的心意,匪,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