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好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我娘子天下第一 >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学堂二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学堂二

    孟子曰:“以力假仁者霸,霸必有大国;以德行仁者王,王不待大。汤以七十里,文王以百里。以力服人者,非心服也,力不赡也;以德服人者,心悦而诚服也,如七十子之服孔子也。诗云:‘自东自西,自南自北,无思不服。’此之谓也。”

    柳明志依旧做着自己的春秋大梦,刘夫子已经开始讲解今天的知识。

    “这句话的意思便是孟子说:“依靠武力假借仁义之名而统一天下的叫做霸道,要想称霸天下,一定要有强大的国力;依靠道德施行仁义而统一天下叫做王道,想要称王,不一定要有强大的国家。

    商汤凭借七十里的土地成王,文王凭借百里的土地成王。只靠武力迫人臣服,并不是真心臣服,只是力量不足以反抗;凭借道德使人信服,心悦诚服,就像孔子的弟子信服孔子一样。《诗经》上说:‘从西从东,从南从北,无不心悦诚服。’大致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刘夫子在上面侃侃而谈,逐字逐句的分析亚圣孟子的言论,下面的众学子听得津津有味。

    “秦斌,这段话你领悟了没有?”

    秦斌沉思了一会:“夫子,学生领悟了一点。”

    刘夫子并未失望:“如此短的时间你便能领悟了一部分,属实不错,既然你有所领悟,那么你如何看待王道?”

    “君王以仁德治理天下,安抚百姓,广开言路,进纳雅言,兼听则明,偏听则暗。”

    “那么什么是天道?”

    “《荀子天论》曾说过,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百王之无变。”

    “你对经史理解的很透彻,引经据典更是巧妙。”

    “闫怀安。”

    “学生在,何为霸道?”

    闫怀安沉思片刻:“以武凌弱,以武伐交,以武立国,以武治邦。”

    “基础都很稳健,孟子话中的意思便是”

    “呼呼呼,呼呼呼。”

    刘夫子皱眉停下了刚要讲的话,望向声音的来源之处。

    众学子也现了呼呼的声音,纷纷向着柳明志的位置看来。此时柳明志正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跟周公下棋。

    刘夫子疑惑的看着陌生的柳明志,印象中丙字班并没有这位学生的存在。

    “马永,把你旁边的同窗叫起来,堂堂学堂,圣人之地,传道受业解惑的地方,呼呼大睡成何体统。”

    马永轻轻地推了推熟睡的柳明志,对于旁边的这位同学马永早就现了,刘夫子的课堂之上居然敢酣然大睡,方才想要叫醒他又怕打扰刘夫子讲学,惹怒了夫子下场可不怎么好。

    马永本想着事情先把这堂课业熬过去再说,哪想到这二位仁兄如此作死,睡觉就睡觉吧,还出声音。

    “啊?吃饭了?老大老四你们要吃什么,我给你们带回来。”柳明志迷糊的擦了擦嘴角的口水。

    刘夫子吹胡子瞪眼的盯着柳明志:“这位学子,你叫什么名字?”

    柳明志慢慢回过神:“柳明志。”

    “他就是柳员外家的大公子?”

    “听说他非礼了齐刺史家的二小姐,不知道是真是假。”

    “他怎么会出现在丙字班,我记得咱们这里没有这个家伙啊。”

    “八成是刚来的。”

    刘夫子隐隐约约想起昨天晚上山长的孙女告诉自己,山长新安排了个学生在丙字班,当时因为忙于整理书案就给疏忽了,没想到这个学生是名动金陵的纨绔子弟柳明志。

    “柳明志,不知道你对老夫方才的言论有什么见地?”

    柳明志一脸懵逼,什么言论鬼才知道:“夫子,能再说一遍吗?”

    刘夫子摔了下衣袖哀叹了一口气,班级里怎么进了这么个玩意。

    “什么是王道?”

    柳明志抓了抓脖子:“不听话的杀掉。”

    刘夫子等人脸色一黑,暗道狗屁言论。

    “什么是霸道?”

    “听话的也杀掉。”

    “什么是天道?”

    “天之道,损有余”柳明志愣住了,好像有点串文了:“一边杀人,一边喊着天诛之。”

    “什么是圣人之道?”

    “杀你之前通知你一声。”

    “什么是帝王之道?”

    “要你死你就得死,不死就是抗旨不遵,抗旨不遵诛九族。”

    刘夫子一口气没上来,抽搐的指着柳明志说不出话来。

    秦斌赶忙上前给刘夫子顺气,片刻后刘夫子叹气道:“今日散学,三日后再来。”

    “吾等送夫子。”

    刘夫子步履蹒跚,摇摇欲坠的走出学堂,柳明志一咬食指,疑问的嘀咕道:“我说的过分了?”

    闻人政苦笑不堪的看着坐在自己下的齐家千金齐二小姐。

    “韵丫头,你今日若是为了找寻云舒丫头闲聊闺阁之语,爷爷自然是扫榻以待,欢迎之至,可是你来当阳书院读书这个无论如何都不行,有违定制啊。”

    “闻人爷爷是觉得韵儿才识浅薄,难登大雅之堂,会给当阳书院丢脸?”

    闻人政摇摇头:“那倒没有这个意思,爷爷是说自古便没有女子进入学堂的规矩,老朽自然不能同意让你进入当阳书院进学,人言可畏啊。”

    “闻人爷爷,云舒妹妹可在?”

    闻人政顺手一指:“应该在闺房之中,你去看看吧。”那意思巴不得齐韵去找孙女闲聊,撇开想要进入书院的想法。

    只是闻人政注定要失望了,片刻之后闻人政手中的茶盏扑打一声掉在地上。

    孙女闻人云舒正双臂环抱着一个黑小子的胳膊慢慢的向着自己走来,黑小子陌生至极,当阳学院中完全没有见到过此人。

    闻人政突然冒出一个女大不中留的念头。

    “孙贼,你是谁,还不赶快放开云舒,不然老子让你好看。”闻人政一蹦三尺高,恶狠狠的看着孙女身旁的黑小子呵斥道。完全忽视了是自己孙女整个人贴在黑小子身上。

    “晚辈后学之士齐良拜见闻人山长。”

    “齐你娘”

    “闻人爷爷这下子我进学院应该没问题了吧。”

    齐你娘个腿还没骂出来,一声熟悉的声音从黑小子口中说出来闻人政惊疑不定的看着齐韵:“你是韵丫头,难道你使用了易容粉?”

    闻人政就是闻人政,老江湖不愧是老江湖,一下子想通了其中的关键。

    齐韵清了清嗓子,略微粗狂的道:“闻人山长,晚辈齐良希望能够在当阳书院进学,望闻人山长应允。”

    闻人政一脸纠结:“模样倒是可以了,可是山上已经没有单人学舍了,总不能让你一个女儿家和大男人住在一起吧,传出去的话齐润那小子能活活吃了老朽。”

    闻人云舒笑嘻嘻的道:“爷爷,可以让韵姐姐和我住一起呀,我们都是大姑娘了,住在一起也方面。”

    闻人政脸色一整:“不行,你个小屁孩懂什么,易容粉一经使用十天之中便恢复不到原来的模样,韵丫头只能顶着这张脸生活,每天一个黑小子进进出出你的闺房,清白还要不要啦。”

    “柳家公子住在哪里?我和他一间房就行了。”

    闻人政有些迟疑:“这”然后想到了什么,复杂的看了一眼齐韵掏出一串钥匙递了过去。

    齐韵走后闻人政包含深意的叹息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