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好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红杏暗香系列 > 章节目录 第七章

章节目录 第七章

    第七章

    老俞穿着一条四角泳裤,浑身上下没见几两肉,只在肚子上围着两圈似肉非肉的凸皮腩,那模样实在有点猥琐;还在脖子上挂着一架数码照相机,忙前忙后地为几位美女拍照,时蹲时站、时跪时趴,路过的游客与其说是看几位美女,倒不如说多半是被他滑稽的拍摄姿势所吸引的。

    但游客的指指点点和窃窃笑声并没有降低老俞的热情,反而不停地叫美女们变换着姿势,一位换一位、一张接一张,拍得不亦乐乎。以为他是个天生热心肠或摄影爱好者的人就大错特错了——醉翁之意岂在酒?看看他所拍的照片就知道了:除了正常的全身或半身照以外,足有一半是各位美女胸部和下腹部的特写,其中被泳衣下裆包着的阴部特写又占了一大半。这可是老俞的特殊癖好哦!平时无论在单位里还是在街上,只要看到穿着紧身裤的女性那包得鼓鼓的阴部形状,他就会像被勾了魂似的,心痒血热,口水直往喉里咽。而今几位穿着泳装的大美人就在眼前,他又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呢?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镜头观察,现在他对几位美女的体态特征(尤其是阴部)

    已经有了比较细致的了解:老婆郑淑文——十几年夫妻,对她的身体太了解了,奶大臀肥,阴包鼓得跟座小山似的(昨晚被秦书记父子俩搞了个通宵,看起来好像又鼓肿了不少),虽然泳衣五彩缤纷晃人眼,但阴包下端那道裂缝还是被深深地勾勒出来;叶薇——穿一件白底粉红碎花泳衣,nǎi子也挺大,白白深深的乳沟很诱人,阴阜的位置鼓得形状很柔美,还隐隐从打湿的白色衣料里透出模糊的黑影;何盈丹——高腰的淡蓝色泳衣上配着素雅的黄白色小花,nǎi子不大,但圆滚滚的挺好看,胸前还明显可以看到两粒凸起(几个美女中,好像唯有她的泳衣里没有海绵胸贴),泳衣细窄的下裆把整个yīn户绷得原形毕露,阴阜微鼓、yīn唇细长,一如主人高挑的身材;黄菲儿——绿底黄花、两段式的泳装,上段把一对乳房包得紧紧圆圆的,下段则是一截四角裤,初看没什么,镜头一拉成特写,哇,泳裤又湿又薄又有弹力,把个小馒头似的yīn户包得鼓囊囊、肉嘟嘟的,中间布上的线缝刚好深深陷入yīn唇之间,看得老俞差点流鼻血……

    老俞在镜头里欣赏美女,秦书记则躺在沙滩较高处的太阳伞下高瞻远瞩地欣赏着沙滩上的红男绿女。

    和同样躺在旁边沙滩椅上矮胖发福的刘局长相比,秦书记显得分外魁梧,甚至可以用健壮来形容。1米80的个子,180多斤的体重,除了胸腹部稍稍有些赘肉外,全身上下的肌肉都还很结实——对于一个56岁的男人来说,这已经是非常不易了。这当然要归功于他平时十分注意锻炼,一有空就去健身房健身,在市府大院里还得了个“健身书记”的美称。健康魁梧的身体,不仅使他精力充沛、容光焕发,倍具官相和官威;更使他得意的是在床上,他的强壮持久令多少人妻少妇娇声求饶、臣服胯下!一个副局的太太在床上对他说过,很多女人就喜欢身材魁梧壮硕的男人,不用插,光是被这样的体重压在下面,就已经春水盈盈了。经典啊!

    昨晚,他就压过两个女人。一个是风韵不减、百干不厌的郑淑文,一边插着她的菊花洞,一边摸那肥嫩嫩的大屁股,真是令人爱不释手!一个是准媳妇黄菲儿,虽然已是第二次了,但还是一副羞答答的娇模样,只在高氵朝喊叫时才把眼睛睁开过。当然,付出代价是体力有点透支,不得不中途暗自吞了一粒“伟哥”。

    现在,他的心思却在那个让他心痒的秘书妻子——白芸身上。第一次看到她时,他就被她小巧玲珑和单纯恬静的样儿搞得心痒不已,有一种立即把她揽进怀里或压在身下的冲动!

    “刚才还看到她在海边独自漫步的,这会儿怎么找不到了?”寻不见白芸的身影,秦书记心里不禁有一丝失落——为一个女人伤神,这对秦书记来说,是不多见的,“阿俊这个兔崽子,差点坏了我的事儿,还先拔头筹!幸好,小刘的办事能力强,说现在一切都已办妥。嗯……这么说,今晚可以尝一尝这个娇小的白老师的滋味了……”

    ************

    长长的沙滩已经逛了一个来回,但是看到丈夫跟叶薇、黄菲儿她们在海中玩得挺欢的,白芸忍住伤心和落寞,转身沿着自己刚刚走过的足迹,再次漫步……

    走着走着,忽然看见刚才扎疼她脚底的那枚带刺的贝壳,在海浪的冲刷下摇摇摆摆。她弯腰捡起贝壳,用海水洗了洗上面的沙子,放在手心上仔细端详起来。看着看着,一个本来模糊的念头在她心里慢慢清晰了起来——

    “既然我已经不贞了,既然阿浩不在乎我了,我究竟在为他守什么呢……他可以享受别的女人,我为什么就不可以?……天!可我还是那么爱他……”

    其实,这一回白芸是有点冤枉她丈夫了。

    从看了录像带到现在,田浩一直想找妻子好好谈一谈,甚至想抱着她痛哭一场。可是,男人的自尊却又让他一直回避着妻子时而哀怨、时而求助似的目光。

    刚才在秦书记的躺椅附近徘徊时,他一直在心理矛盾中挣扎着——应该照刘局长的话去做,还是原谅妻子,带着她远走他乡、远离耻辱?正当想起往日与妻子的融融爱意,让后者稍占上风,一番拒绝腐化堕落的豪言厉辞在心中酝酿之际,秦书记忽然叫住了他。

    “小田啊,过来一下。想什么呢?出什么事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啊?”

    “没……没事儿!昨晚睡得不好……”田浩心虚地撇了一眼秦书记官威十足的神色,刚才心里酝酿的豪言厉辞一下子杳无踪影了。

    “哦,没事就好。给你一个任务,去陪陪小叶。她一直缠着我要学游泳,现在你去教教她。跟着我这个老头子,她也闷得慌,你们年轻人在一起玩,也好让她轻松轻松……”

    “好……是,我知道了……这就去。”田浩唯唯诺诺地应着,好像刚才心里的矛盾挣扎压根就没发生过似的,反而心里像一块石头落了地般轻松起来:“秦书记原谅我了吗?肯定是,不然还会叫我去陪叶薇吗?看他的脸上还有一丝笑意呢?嗯,肯定是的……”

    但是陪美女们玩水时,他忽然又惦记起妻子来:“那么……肯定是刘局长跟书记说了我同意换妻的事,他才会……唉!阿芸啊,如果你真不愿意,我也只好抛弃一切,和你远走高飞,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于是,他一下子又变得玩兴全无了。直到细心的叶薇发现他的心不在焉,提醒他叫白芸来一起玩,他才如梦方醒,离开海水往沙滩远处追寻妻子孤单的背影。

    “阿芸……等一等……”

    听到丈夫熟悉的喊声,白芸忽然心一酸,两滴泪没理由地夺眶而出。她边走边偷偷擦掉,然后装作才听见似的停下了脚步。

    “你不是玩得挺好的吗?干嘛……”背对着丈夫,她故作轻松地说道。

    “不,我是想说……”

    “昨晚那件事……你知道了?”

    “嗯……不过我已经原谅你……”

    “那么,他们说的那件事……你也同意了?”她有些激动地插话问道,强忍住不让自己的身体颤抖。

    “如果你不同意的话,我不会……”——田浩不知道,他的这句话完全改变了妻子今后的人生;其实,如果换一种说法,比如“我才舍不得让你去……”或者“谁说我同意了”之类的话,或许,两人就会抱在一起小哭一场,然后互相原谅,重新开始恩爱生活。

    “哦——你怎么知道我会不同意呢?”说这话时,白芸转身冲丈夫翘嘴眨眼一笑,神色十分调皮、轻佻。

    “那你……同意了……”田浩心中一酸,差点想拉着妻子马上回家,但笨嘴里讲出的话却让白芸听来像是他在期待这个答复。

    “为什么不呢?我想再问你一句——你还爱我吗?这件事过后,你还会爱我吗?”

    “爱!……当然爱你!”田浩多么希望妻子能改变主意啊!但如果是一天以前,白芸也许会百分百地相信,现在,她开始对什么都只信一半了。

    “那就好。那么今晚……我就是那个老头的女人了!你可别吃醋哦——”说着,白芸还拉起丈夫的手摇了几下,就像刚谈恋爱时跟他嗲声撒娇的神情。

    “那好……你好自为之!”田浩气乎乎地甩掉妻子的手,转身离去。

    看丈夫生气离开的背影,白芸又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一点怀疑——“他说不定真的依旧深爱着我?”

    接着,转身,捂嘴,泪水盈眶。

    ************

    照例是李老板安排的晚宴。海景包厢,丰盛海鲜,美酒佳肴,觥筹交错,美女做伴。

    田浩却没什么心情去品尝和欣赏,只在大家的劝酒声中一杯接一杯被动地喝着酒,心里直期待着晚宴快点结束,好把“好消息”早点告诉妻子。

    刚才在海滩上得到妻子的答复后,他真是伤心透顶,最后把心一横,照刘局长的意思去跟秦书记“表态”。当他吞吞吐吐地说着那些违心而耻辱的话时,他真想扇自己几个耳光,或者找条地缝钻进去!秦书记却含笑点头问了一句:“那你妻子的意思呢?”

    “她……好像不大情愿……”男人的自尊使他不敢说妻子已经答应。

    “那可不大好啊!我们可从来都不会强迫别人的,对吧?小刘。”秦书记转头向刘局长看了一眼,然后接着对他说,“尤其是像你们这么恩爱的夫妻,我们怎么忍心让你太太这样贤惠的女人做她不愿做的事呢?嗯……这样吧,晚上你把白老师带来先观摩一下。第一次嘛,人少一点,气氛轻松一点,让她看看小刘、小何和郑老师他们是怎样享受……其中乐趣的,她如果愿意参加当然最好,如果不愿意,我们也别太为难她……你说,这样好吗?”

    见他还不是很明白书记的意思,刘局长赶紧把他拉到一边向他低声解释道:“书记的意思是,今晚先小范围地聚一聚,让你老婆看看我们是怎么享受换妻之乐的。当然啰——照规矩要脱了衣服,一起看看色情片子,互相摸摸捏捏什么的也是在所难免啰,融入气氛嘛……接着呢,我们只换我们的,决不会强迫你老婆的。你呢,为了让书记的那口气消了,也不能只当观众,要当着他的面尽量挑起你老婆的性趣——让书记知道你的确尽力了,只是老婆不同意换而已。懂吗?但是……要是你老婆受不了诱惑,求我们操她的话——我们当然会义不容辞的!嘿嘿……开个玩笑,别生气别生气……”

    虽然想象得到那种场面同样会令人非常难堪(听刘局长的口气,好像他们还可以摸她、挑逗她),但毕竟可以避免妻子再次被别的男人玷污的尴尬境地了。

    只要妻子不愿意(笑话!她怎么会愿意呢?),从今以后他们就不会再打她的主意了!——就他目前的处境来说,这当然算是个好消息了!

    所以从离开沙滩到现在,田浩一直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妻子,但苦于没有二人独处的机会。看妻子时而强颜装欢、时而沉默寡言的样子,他不禁在心里怜惜不已,也终于明白了——刚才妻子在沙滩上说的其实都是气话,气他对自己的出轨只字不提,气他还在怪罪她的“失贞”,气他把爱妻当作官场上的交易品,所以故意装出一副“破罐子破摔”的姿态来“捍卫”她的面子。其实,整个下午的思想斗争,使田浩觉得很累很累,已经没有多少心情再去怪罪爱妻的失身了,心理防线业已退守到怎样才能保住爱妻的“二次贞洁”了。幸好,秦书记好像特别体谅下属,给了溺水的他这根救命稻草!

    好不容易捱到宴会结束,田浩虽然已被刘局长和秦俊他们“热情”地灌得有点晕晕乎乎了,但他还能清楚记得两件事:一是找机会把好消息告诉妻子,二是按刘局长的吩咐,一回酒店就去秦书记的套房参加聚会,也好早点把事情做一个了结。

    李老板把他们送回酒店就识趣地告辞离开了。当田浩终于有机会在酒店花园里把秦书记的承诺告诉妻子时,白芸悲喜交加地一愣,嘤咛一声扑进他的怀里。

    先是一笑一吻,说了句:“太好了!阿浩,我爱你!”再是一恼一推,嗔怪道:“你这个傻瓜!如果他们……下流,你叫我怎么办啊?”脸蛋红扑扑的,眼睛水汪汪的,红唇翘嘟嘟的,看得田浩都痴了。

    “不会的不会的,你别怕,秦书记答应过的!如果只是摸摸……你就将就一点……忍耐一下,他们大小也是领导,应该不会硬来吧……唉,反正到时你看我的眼色行事就行了。等过了这一关,咱们就没事了——说不定年底我还会升助理呢。别哭了,啊?咱们这就去秦书记那儿,别让他等急了。来,擦擦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