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好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红杏暗香系列 > 章节目录 第五章

章节目录 第五章

    第五章

    事情的发展果然是峰回路转,一波三折——

    门铃并没有响起,秦俊也没有被吓住。只见他嘴里说着“别……别冲动”,眼睛一直看着白芸,好像在观察她的脸色、揣摩她的内心变化,人却已慢慢地接近,最后在床沿坐了下来。

    “别过来……我真的刺……下去了……”画面中的白芸仍旧威胁着,但声音有些颤抖,语气也不似刚才那么坚决了。

    “好了,我的小美人,别这样!我不碰你了还不行吗?快把剪刀放下,啊?

    你看,都流血了。别傻了,你不疼吗?我都心疼了……”秦俊坐在触手可及的距离内,慢声细语地劝说着——其实是在拖延时间,慢慢消磨她求死的意志。

    (叶薇觉得,别看秦俊不学无术、无所作为,但在对付女人方面还真是有一套。作为女人,她很理解白芸此刻矛盾的心理处境:生命是最宝贵的,死,哪那么容易下得了决心?你们男人敢吗?世上真为贞洁而死的女人又有几个?求死,不过是很多女人用以威胁的一种手段,十有**是假的!活着多好啊,有让人赞美的容貌身材,有漂亮性感的时装、琳琅满目的化妆品、吃不完的零食美味,还有老公、孩子、家人……死了就都没了!当然女人是情绪动物,一开始不能逼之过急——否则在冲动的情绪之下她会干出自己也不想、不敢干的事来,这时要好言相劝,柔声以待,尽量缓解她紧张冲动的情绪,给她时间,让她去留恋世间美好的东西……所以,她由衷佩服秦俊在女人面前的处变不惊。)

    果然,画面中白芸的表情变得好像不那么坚定了……看得出来,她原本冲动的死志,在秦俊慢声细语的劝说和自己的慌乱心绪中正在渐渐减弱、消失……

    (快!快用剪刀威胁!扎……扎那个杂碎也好!——田浩心里在呐喊。)

    一直在观言察色的秦俊终于采取行动了。他一面温柔地说着“看你……这样多疼……快放下剪刀……我给你擦擦……”,一面非常缓慢地伸手抚在白芸的秀发上——只遇到些微反抗,然后手顺着她的额头、脸颊、下巴缓慢地往下抚摸,慢慢地,慢慢地……最后轻轻停在握着剪刀的颤抖的手上……还没等白芸反应过来,她握剪刀的手已被猛地拉到一边,才一挣扎,剪刀已被夺走了。(晚了!完了!阿芸啊,你怎么这么……没用!——田浩把手指深深地插进自己的头发里,痛苦得不敢再看下去了。)

    接下来当然是——“晚了”!但还没“完”!

    色狼强有力的搂抱、贪婪的索吻、下流的亵摸……

    少妇激烈的挣扎、羞忿的躲避、带着哭声的求饶……

    接着——

    色狼开始脱她的内裤,遇到剧烈的反抗,但看他的表情好像很享受这种“猫戏鼠”的过程……

    少妇神情慌乱地紧抓内裤,娇声求饶,手忙脚乱……内裤被褪下一点、又拉上一点,一会儿露点阴毛、一会儿又露些臀肉……

    后来——

    内裤还是被色狼从一只脚上褪了出来,但还是卷成一圈挂在另一条腿上,色狼已经钻入少妇胯下享受那里的嫩肉了,不时发出“嗤嗤……啧啧……”的吮吸声……

    少妇好像有些绝望了,又好像在忍受着什么,挣扎慢慢变得无力了,求饶声也慢慢变得虚弱了……

    渐渐地——

    色狼重新伏上了少妇的身体,用瘦骨带毛的胸膛挤压、摩擦着少妇娇嫩的乳肉,下身也已挤开少妇的双腿,瘦瘦的屁股不停地挺动,好像是用自己已经坚硬的东西在少妇胯间嫩处滑动、顶弄……

    少妇一边左右摇首躲避着色狼的索吻,一边难耐地扭动着身躯——大概是想摆脱色狼在自己身上敏感处的侵扰吧,雪白的双腿被色狼的身体分开后就再也夹不拢了,屈在色狼毛腿两侧可怜的颤抖着……求饶声变得更像呻吟声了——“嗯……别……不要……嗯哼……求你……别……”……

    终于——

    色狼屁股狠狠地一沉,伴着他自己“啊!——”一声欢愉的闷呼,夹在少妇双腿间的下身好像与她的腹下接触得更紧密了……(天啊!真的插进去了吗?!

    就像那篇绿帽小说里的小灵最终还是被“老猫”干了一样?!——田浩紧张得脸往屏幕上一凑。)(“当然插进去了!看你老婆的表情就知道,傻瓜!”叶薇好像与田浩有心灵感应似的,在心里这么想。同时她感觉到自己下面的肉缝也越来越湿了,眼睛不由自主地瞥了一下田浩的裆部。天!那里搭起帐篷了!她惊奇地看看田浩的脸,发现他对自己下身的异样并无察觉。)

    在色狼的屁股下沉之际,少妇发出几声惊惶而短促的求饶:“不要!求你!

    表!表表表……哦!——”随之,她仰起脖子张着小嘴再也发不出声音了,双腿屈起微微抖了几下,原本象征性推拒着色狼身体的双手也彻底放松摊在床上了,眼睛一闭,两行清泪顺颊而下……

    接下来的情景就跟一般夫妻恋人的欢爱没什么大的区别了:男的埋头苦干,女的娇婉承欢;男的在上面时慢时快地抽插,女的在下面时羞时急地迎合……要勉强找区别,那就是白芸的叫床声——头几分钟,几乎没有声音,只是当被插得过重过深时偶尔发出一两声闷哼;大约五分钟后,慢慢有了“嗯……嗯哼……喔……”的呻吟;到后来,娇吟越来越响、越来越密,“嗯——哼……不要……轻点……哦!天啊!……慢点慢点……嗯!嗯!嗯!我死了!死了死了死了死了!

    ……哦哦哦哦!喔——”

    (只有田浩知道,“死了死了”是妻子白芸在高氵朝最顶峰时才会发出的床上“口头禅”,而且结婚至今三年多了也只听她叫过五、六回。所以田浩每回都很珍惜、很自豪,事后都会就这句“口头禅”调笑一番,把娇妻羞臊得对他又捶又掐,直往她怀里钻。可是现在,她竟那么轻易就把这个珍贵的“口头禅”奉献给了别的男人!——而且是正在强奸她的色狼!“难道像那些小说里写的,很多女人在被强奸时会有更兴奋的感觉?”田浩忿忿地想着,这时才发现自己下面已经硬硬的,心里不免有些诧异和沮丧,“妈的!我怎么也会像那篇小说里的王八男主角一样呢?看到自己妻子被人……也会兴奋?”)

    (强奸?叶薇可不这么认为!她第一次和秦俊发生关系也是在类似的情况下——酒醉、书记离开、醒来、发现是秦俊、挣扎、屈服、迎合、投入、疯狂……

    别看秦俊瘦巴巴的,后来在多次交换活动中,她体会过他在这方面的过人之处,她知道几个圈子里的“宦妻”私底下对这个花花公子的超人能力也是既爱又怕。

    所以当看到白芸被插入的那一瞬间,她就相信这个娇美少妇最终同样会被秦俊征服的。“这不,刚刚经历过高氵朝,才安静了不到一分钟,又被阿俊搞得呻吟连连了!早知如此,刚才还装什么烈妇,扮什么清纯啊!……嘿嘿,怎么样?又叫上床了吧?叫得还真是消魂!哼!”这样想着,叶薇情不自禁地把自己微微发烫的脸贴上田浩同样热乎乎的脸,手已经伸到他的裤裆上,像是安慰他似的,隔着裤子握住那坚硬的男根抚摸起来——顺便也“安慰”一下自己渐渐浓郁的春情。)

    画面果然像叶薇想的那样……

    还沉浸在高氵朝余韵中的白芸,正闭起眼睛,好像在享受着秦俊在她耳畔的甜言蜜语、在她脸上唇间的轻吻慢扫……感觉到秦俊的再次抽动后,她睁开眼睛惊奇地看着他,脱口问道:“你怎么还没……”语气上竟似乎还带有一丝撒娇、惊喜的味道。当发觉自己问得有些暧昧,而色狼又嘲弄似的盯着她时,赶紧慌乱地移开视线,羞红的脸就像两朵桃花,花瓣上却透着悔怨、娇羞、迷乱的色彩……

    好像是为了纠正色狼对自己的误解,她改变了语气:“你这个色……流氓!你到底有完没完!快停下!求求你别搞了!我……我没脸见我老公了……呜呜……”

    说着又呜呜噎噎地哭了起来。(“这回才想到我啊!淫妇!”田浩心里忿忿地骂道——他还在为妻子在色狼身下叫出“死了死了”而耿耿于怀呢!)

    但随着秦俊很有节奏、很有技巧的时而细磨慢研,时而深入浅出,少妇的哭骂声也慢慢地在变味——

    “你这个流氓……畜生……嗯……老公会不要我的……呜呜……哦!……快停下……你流氓!……呜……嗯……哦!……流氓……魔鬼……嗯嗯……哦哦!

    哦!……太重了……轻一点……你这个流氓……流!流!流……氓……呀!你干什么!别这样……这样难受……酸——酸呀……求求你……别磨了……嗯——哼……”原来是秦俊把她的双腿架在自己的肩上了——少妇的整个身子被对折了起来,膝盖压在自己的乳房上,屁股被迫离开床面凌空向上。这样一来少妇的下体与“流氓”接触得更加紧密了,“流氓”再扭臀一磨,难怪她会难受得叫“酸”

    呢!(叶薇想起秦俊那很会“磨人”的硕大guī头,不禁心驰神往,感觉自己肉穴深处的花心也是一阵骚痒,那只手也情不自禁地拉开拉链伸了进去,隔着内裤套弄起田浩愈发变硬的yīn茎来。)

    磨了一阵后,秦俊的动作好像又变磨为插了,并渐渐加强了力度和深度——用力地抽出,狠狠地插入,速度越来越快……秦俊的屁股和腰部向上高高一弓,又重重地落下,像在石臼中捣米一样,借助席梦思的弹力,把个少妇凌空上翘的屁股弄得一会儿深深陷进床里,一会儿高高弹在半空……画面中也第一次出现了两人结合在一起的性器:黑黑粗粗的ròu棒使劲抽出的一霎那,带出了少妇小yīn唇里面的粉红嫩肉,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也可以清楚地看到yín水的莹莹反光。

    淫靡的“啪,啪”肉体撞击声越来越响、越来越快……

    “啊啊——啊!啊!啊!……天啊!……流!流!流!流!氓!哦哦!轻点轻点轻点……我不行——了!我——死了死了死了死了!死了!啊啊!——”

    随着那声“啊!——”的长音,只见少妇的头使劲后仰,手指紧掐秦俊的手臂,无处着力的屁股难耐地向上一阵乱扭乱顶,架在秦俊肩上的脚尖也绷得直直的,接着全身一阵剧烈的颤抖……然后——紧绷的双手软瘫在床上,后仰的头也无力地侧贴在枕头上了,只有身子还在无规则地持续抽搐着,喉咙还在深一口浅一口地呼气、吸气……(天啊!妻子竟在色狼的强奸下来了两次高氵朝!叫了两次“死了死了”!田浩简直快气疯了,心中恨死了画面里那根比自己粗壮有力的yīn茎。)

    在白芸第二次喊过“死了死了”之后,摄像机里终于逐渐寂静下来,只听到两人由促渐缓、由粗渐细的喘息声。秦俊已经轻轻放下了少妇高举的双腿,但仍趴在她身上,在她桃红的脸上吻着,在她耳边细语着一些好像是赞美的话……

    (叶薇注意到他刚才还是没有shè精——她很熟悉秦俊shè精前特有的剧烈腰部动作,还会像老外A片中的猛男那样发出“哦——哦——”的狼嚎。“这个死色鬼!还不想射?到底要把这个娇娇弱弱的人妻折磨到什么地步啊?”她心中既有些幸灾乐祸,又有一丝莫名的嫉妒,正套弄着田浩yīn茎的手也不自觉地加快了动作……)

    画面中男上女下缠在一起的镜头持续了约五、六分钟,其间只偶尔传来秦俊轻微的甜言蜜语和吻吸声;白芸除了偶尔微微扭头躲避他对自己嘴唇的索吻外,基本上没有动作,一副娇弱无力的样子,躺在那里任其施为……

    慢慢的,激情散去,耻意渐浓,悔上心头……白芸推了推身上的秦俊,见他丝毫没有放开她的意思,只得羞涩地低声说道:“我……要去洗手……”

    “手挺干净的啊。”秦俊好像在逗她,还故意拿起她正推他的手看了看。

    “不是……是去……”声音低得听不清。

    “什么?去干吗?”秦俊捉挟地逼问。

    “去……小便……”声音还是低得像蚊子,但摄像机里好歹是听到了。

    “哦——去尿尿呀——快去快去!”秦俊故意拖着长音强调少妇羞于出口的“尿”字,这才从羞涩的少妇身上翻下来。

    白芸坐起身来在旁边翻找了一下自己的衣物,好像找不到或被秦俊压住了,也不好意思再跟他说话,似乎怕他又说出什么让她羞耻的话来,只好扯过毯子上的被单裹在身上,匆匆忙忙跑向卫生间去了。好像没听到关门声,就马上传来淅淅哧哧的急促水声。(“大概憋坏了吧?不过你也关一下门啊小荡妇!你知道这种声音对男人的诱惑有多大吗!”田浩心里气急败坏地骂道。)

    果然,刚躺下准备休息一下的秦俊好像又忽然来了兴趣,听了足有半分钟,见水声还没停止,便起身走出画面。接下来都是从卫生间里传来的断断续续的声音——

    “你干嘛!快出去!”哧哧淅淅的水声也随声骤止。

    “害什么羞嘛?美人儿……刚才你身上……哪样东西我没看过啊……”

    “你……流氓!快出去……别……求求你,出去……”

    “嗒,啪——喀”(好像是少妇挣扎时厕圈、厕盖和抽水马桶的撞击声。)

    “你继续嘘嘘,别停啊!来……让我看看……你撒尿的样子……”

    “你这个……无赖……别……别摸……求求你……别看……”

    “没关系的……美人儿……让我再瞧瞧……揉揉……尿吧……别忍……嘘嘘……放松……嘘……”

    “你不是人……流氓……无赖……嗯——哦……别压那里……别……不要啊……表!表表表……哦——天啊——”接下来就是一阵哧哧的激水声。

    “对……这才乖……继续,继续尿……嘿嘿……还真多……真热……好香啊……瞧,都溅到我脸上了……”

    “你……流……氓……呜呜……”少妇好像被羞臊得发出哭声了。

    “我流氓……你流得也不少啊……呵呵……来,我给你擦擦好不好……”

    ……

    (娇妻裸着身子坐在抽水马桶上,一个无耻的色狼蹲在她两腿间,还一边下流地发出“嘘嘘”的把尿声,一边看尿柱从妻子的肉缝里激射而出……这副淫靡的景象,平时田浩连想都没想过,可这时却通过摄像机里断断续续的声音浮现在他脑海里。他气得浑身都在发抖,但下面的yīn茎却在叶薇的套弄下硬到不能再硬了……)

    “你说话要……算数……真的舔……一下就走?”摄像机里又传来少妇在秦俊软磨硬施下带着侥幸和妥协的声音。

    “当然当然!来……转过来,对……再翘一点……好漂亮的屁股啊!……真圆……真嫩……呼——嗤……”好像是秦俊舔吸嫩肉的声音。

    “嗯……别……好了好了……你……不是说……舔一下的……吗……”

    “呼哧呼哧……说好了不擦……给你舔干净的……呼——嗤……”

    “嗯哼……你……无赖……说话不算……数……嗯……啊!你……你怎么还要……别……别再插进来……哦!——天……”

    “——啊!好舒服!真他妈紧——哦!你不知道刚才我还没射吗?——嗯!

    你这个小骚货!——啊!只知道自己爽……哇!好紧!你老公没怎么干你吧?他有没有在厕所里也这么干你?——嗯!……”

    “啪啪啪”,一阵连续的肉体撞击声。

    (“原来他刚才一直没shè精啊?怪不得昨天我在床单上的污迹里闻不到jīng液的气味!”田浩这时才想通这一节,心中多少有一种“不幸中的万幸”之感,但同时也对秦俊性能力上的强悍充满了憎恨和嫉妒。)

    “……嗯嗯……嗯哼……求求你……太深了……轻一点……呜……你这……

    个流氓……怎么没完……嗯……没了……哦!别顶那么重……哦!嗯!……顶死我了……”

    “啪!啪!啪!……”肉击声越来越急、越来越响……

    “……哦!——哦!——哦!……嗯——啊!——啊哦!……”白芸的呻吟(叫床声?叫厕声?——叶薇心里窃想。)也越来越密、越来越响,每个音符开始都酝酿得很长,但马上像遇到休止符一样嘎然而止,而且很有规律。(大概是秦俊这个杂碎每次都顶得特别重吧?——田浩心疼地想道。)

    “哦——哦——哦!哦!哦!……啊!啊!啊!……”这回是秦俊发出的低沉、有力、越来越急促的声音。(这死色鬼,终于要射了!——叶薇心想,手上也不知不觉加快了套弄的速度。)

    “……哦天啊!哦天!——啊!啊!……哦轻!一点!哦酸!——嗯!哼!

    我……要!——死啦!……别射进来!求求你别……射……进……哦!天!——死了——死了——死了……死了死了死了死了!啊——”(一夜之中竟然三次喊“死了”!你这个荡妇!骚货贱妇淫妇!——田浩心里愤怒到了极点,嘴巴颤抖着,差点要骂出声来了。)

    “妈的!——妈的!——哦!哦!啊!——啊!——”(听到最后一声重重的“啊——”音,叶薇知道秦俊终于射了。田浩也是聪明人,当然知道秦俊最后的几声喊叫意味着什么。他甚至在想象着秦俊的jīng液正有力地喷射着他妻子的子宫口,成万上亿个小蝌蚪正拼命向子宫里游去,争先恐后地在找他妻子排出的卵子结合呢!“天!这几天正是阿芸的排卵期啊!”田浩真有些后怕了。)

    接着,卫生间里两人呼呼的喘气声持续了将近两分钟……

    “呜……你……叫你别射……进来的……怎么办……呜呜……快出去……”

    “太没人情味了吧,刚才我那么辛苦……也不说声谢谢……”

    “无赖!流氓!快放开我!滚出去……”

    “美人儿,你生气的样子也那么美……”

    “无耻!下流!快给我出去……”

    “唉!真是翻脸不认人啊,呵呵……jī巴刚从你洞洞里滑出来,就这么凶巴巴……”

    “放开我!……”

    “啪啪!叮——咚!叮咚!叮咚!”(这时,摄像机里才传来田浩一小时前急盼而不来的他自己的敲门声和门铃声。“原来在我敲门前两分钟,这个杂碎刚刚在我老婆的yīn道里射完精!而我敲门的时候,他俩还在卫生间里抱在一起争吵呢!那时候,杂碎的jī巴刚从老婆的ròu洞里滑出来,老婆听到我的叫门声时,洞口还在流着杂碎的jīng液吧?”田浩不知为什么忽然又想起那篇小说里男主角看到他妻子的ròu洞口留着老猫jīng液的情形,这时,刚好叶薇的手套动得越来越快,他只觉自己的yīn茎已经胀到极点,随即guī头一麻,浑身一抖,一股jīng液喷薄而出,直把裤裆射得粘呼呼、热腾腾的……“噗嗤——”叶薇轻轻一笑,把手伸到他鼻子前,嘴巴凑到他耳边轻声说道:“闻闻看,羞不羞?看来——你还真是个换妻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