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好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红杏暗香系列 > 章节目录 第四章

章节目录 第四章

    第四章

    这世上根本不会有无缘无故从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任何好事都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田浩现在总算明白这个简单的道理了。昨晚他就遇上了一件好事——与漂亮女主持人香艳缠绵的一夜情,但随后马上就付出了代价——妻子孤身一人备受色狼的凌辱。虽然最终妻子的贞操还是保住了,没有被那个杂碎公子哥夺去,但他心里还是有点说不出的别扭。

    这件事确实对他妻子的身心(她到今天还是忧郁寡言、令人担心的样子)和他的心灵造成了伤害。他也想过去找秦俊算帐,可他毕竟是秦书记的公子。高高在上的秦书记——的公子啊!他又能把他怎么着?而且还是“强奸未遂”。

    “如果、要是、万一……他真正的强奸了我老婆,我敢去揍他、告他吗?”

    他不禁为自己的这个想法感到奇怪、疑惑、沮丧,和更加的别扭。

    但是心里的别扭,并没有影响他的本职工作——这是他多年来养成的良好的秘书素质。

    尽管昨晚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但今天他还是起得很早。在李老板的亲自协助下,一切后勤工作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中饭的包厢、菜式,下午海滨浴场门票的购买,太阳伞、躺椅、泳圈、浮垫等等的预订,晚饭定在海边最有特色的一家豪华海鲜酒店,晚饭后的项目暂时还是先定在昨晚的ktv包厢(等晚饭时秦书记定夺)……

    忙完这些回到酒店,时间还不到10点半。很多人都还没起床,只在楼下花园里看到俞处长在悠哉地打着太极拳,便远远地跟他打了声招呼,提醒他12点准时用餐。他回到房间,不见了妻子,只看到梳妆台上留了一张纸条:“我出去散散心,顺便去商场逛逛。早饭吃过了,中午12点以前回来。——妻芸字”

    在这个昨晚发生过“强奸未遂”事件的现场,尤其是想到女主角就是他的妻子,他就感到浑身不自在。然而,他又忽然心念一动,想再看看床单上的那滩水痕。可惜,房间早被服务员整理过了,床单也换过了。

    静静的房间里,他感到空虚,有种想找事做的感觉。对,还有工作呢!他坐到书桌前,插好网线和微型打印机的连接线,启动手提电脑,打开邮箱,阅读了十几封来自市委、市府办公室的邮件,回复了几封无关紧要的邮件,又把几份需要秦书记过目和批示的文件打印出来——这是他这两年来跟着秦书记出差时的日常性工作。做完这些,他拿着文件出门,准备送秦书记过目一下,签个字,顺便提醒他12点用午餐。

    快经过1609房间门口时,看到门是半开着的,他下意识地停住了脚步。这时从门后传来一阵女人发娇的低吟:“别……别再闹了……人家刚穿好的衣服……

    又被你弄乱了……你这个小无赖……嗯……喔……别摸到里面去……人家刚刚洗……干净的……我真的得走了……老俞会不高兴的……晚上再陪你好吗……”

    话音未落,已从门内闪出一个匆忙整理裙子的女人,差点和田浩相撞——正是俞处长的妻子郑淑文。

    “哦,是小田啊!……这么早啊……我先回房去了,再见!”

    “你好……哦,郑老师,午餐12点,还是昨天的A2包厢。”一边吩咐着,一边心想——还早呢!可怜的老俞在楼下都打一个上午的太极拳了,嘿嘿!

    接着,他跟探出门外的秦俊尴尬地笑笑、点点头,又吩咐了一句“记住,12点”,才向电梯方向走去。他知道自己刚才笑得那么没骨气、甚至有点献媚——为什么不能狠狠地揍这个企图强奸他妻子的色狼呢?至少也应该骂他几句啊?心里又想:“老俞也真是!为了升官把老婆都送别人淫乐!那郑老师虽然三十五、六岁了,但看上去还真是风韵犹佳啊!瞧那个又圆又翘的大屁股,摸起来一定很……嘿嘿,老俞啊老俞,你做了乌龟怎么还有心情打太极呀?哎呀不对,我怎么笑起老俞来了,自己不是也差点做了乌龟吗?不过嘛,这‘差点’跟他还是有区别的吧?嘿嘿!……唉……人啊!”

    ************

    送完文件(为秦书记出来开门的竟是刘局的夫人何盈丹),田浩一边在楼下花园里散步,一边感叹着这个乱了套的世界。同时他也在等妻子回来,想利用这花园里的优美景色来调节她忧郁的心情,再用自己温情的话语去抚平她心灵的创伤。

    等到11点半左右,终于远远地看到妻子的倩影出现在酒店大厅里。他想跑过去迎接妻子,但马上看到大厅里一个胖胖的身影就近迎了过去,叫住妻子,和她说起话来——好像是刘局长,妻子跟他又不是很熟,会有什么话好说呢?好奇心使他停下了脚步,站(躲?)在一棵茂盛的灌木后面,远远地看着他们。

    他们说了几句后,妻子的神情好像有些慌张,低着头沉默片刻。刘局长又开始说话,妻子慌乱地摇摇头,接着抬头看看四周,又跟刘局长说了几句,好像有哭的样子。

    田浩更是起疑心了——他们在说什么?阿芸为什么那么慌张?还哭了?难道她(他们)有什么秘密吗?要瞒着我?

    正猜疑间,后背忽然被人拍了一下,吓了他一跳。

    “怎么啦,大秘书?大白天的在这里当侦探啊!”回头一看,正是光彩照人的大美女叶薇。

    “没……没什么……刚好走到这里,嗯……好美的景色……”被人发现自己鬼鬼祟祟的样子,使他有些尴尬。

    “哈哈……瞧你这傻……样子。自己的老婆还用得着偷看的?真有意思……

    哈哈……”

    铜铃般的笑声和大方直白的语气,使田浩不禁想起昨晚在床上她截然不同的柔媚样儿,不由得心中一热。心想自己总得为昨天的事表达些什么,于是轻声地说道:“昨晚……嗯……真对不起!我……控制不住自己……”

    “对不起?……哦,那件事!”她微带笑意地一顿,然后沉下脸来:“我是……属于酒后失身吧?嗯……你**了我,我要告你!……哈……瞧你吓得!开玩笑的啦!哈哈……”

    “可是……我……”

    “你还真是有意思……嘻嘻……这种事,你情我愿的有什么好道歉的啊?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嘛!我不是也很享受吗……再说,大家不都是一场游戏一场梦?

    来,握握手,欢迎你正式加入我们的圈子!”

    “你们的什……么圈……圈子?”田浩不由得心头一怔。

    “他们昨天就跟我说你也是我们圈子的人了,所以我才跟你……秦俊不是已经上了你老婆吗……也是昨晚!”

    “哦!这事……你怎么也知道了?嗯,还好……幸亏我回去得早……唉……

    那个混帐东西!我妻子她……差点就真的被他强……奸了。”

    “差点?……你老婆跟你说的是——差一点?!”这回轮到叶薇吃惊了。

    “对啊!”

    “你真的还被蒙在鼓里?”她好像先有点犹豫、但马上又为田浩的受骗感到忿忿不平的样子,眼睛有些鄙夷地看了一下远处的白芸,轻声但很坚定地说道,“你老婆真的已经被秦俊干过了——不是差一点!是真正的插入!懂吗?!”

    “真的啦!”又在田浩耳边轻声重复了一句。

    田浩有些半信半疑,急忙问道:“你又怎么知道的?我……我还是相信我妻子说的!”

    “你……真是个可怜的小傻瓜!这事现在大家都知道了,秦俊亲口说的。”

    “他说的哪能作数!男人都爱吹牛炫耀,巴不得说全世界的女人他都……”

    “唉……小傻瓜!没证据的事我怎么会乱说呢?”

    “证据?什么证据?!”

    “午饭后到我房间来,我给你看样东西。”看到他脸都白了,叶薇还真的有点于心不忍,接着安慰了他一句,“不过,你也要面对现实。也别太责怪你老婆……如果换成……你是她的话,可能也会这么说吧……毕竟,这对女人来说……

    尤其是第一次……怎么说得出口呢……”

    田浩觉得浑浑噩噩的,叶薇后面说的话他都听不大清楚了……

    “你老婆往这边来了,我得回避了。记住——午饭后,我房间!”叶薇轻声说了这一句,就走了。

    原来,刘局长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妻子白芸好像看到了他,正朝这边走来呢。想起刚才妻子和刘局长说话的可疑一幕,他心里对叶薇的话好像又多信了几分。

    接下来,田浩一直处于恍恍忽忽之中,除了“你来了”、“你去哪里了”、“刚才那是叶薇”几句话,和妻子说了些其他什么,他都记不得了。

    中午饭时,吃的什么菜、说的什么话、敬的什么酒……他都迷迷糊糊记不清了——一切动作都是惯性的、下意识的。他的脑子里几乎是空白的,只偶尔“嗡嗡”作响……

    现在,田浩心中唯一清楚的就是几个关键词:

    午饭后——叶薇房间——证据。

    ************

    午饭后,照原定日程安排,大家都先回房稍事休息,下午3点钟出发到海滨浴场的沙滩去玩。回房后,妻子白芸好像也是心事重重、愁眉不展的样子。但这已经不是田浩所要关心的事了——这反倒加重了他的疑心、使他更加心乱,他现在只关心叶薇所说的那个——“证据”!

    借口秦书记找他有事要吩咐,田浩丢下犹在黯自伤神的妻子,急急忙忙来到叶薇的房间门口。门虚掩着,轻敲两下,房里传出慵懒的女声:“小田吗?进来吧……”他忐忑不安地推门进去了。

    叶薇正半倚在床上,摆弄着一个微型摄像机,机子里好像正传出男女欢爱的呻吟声。见他进来,叶薇只用眼神示意让他坐在她身边,然后神色诡秘地摇摇手中的摄像机,轻声说道:“证据——”接着,按了一下上面的重新播放键,两人几乎是脸挨着脸一起看了起来。要是昨天(或者几个小时以前),美人在怀、肌肤相贴、吐气如兰,田浩不心猿意马才怪呢!可是此刻,他是绝对绝对的坐怀不乱柳下惠——因为他预感中最坏的事情就要出现了!

    一开始,图像一直是黑的,只有声音——

    “对不起,先生,让您久等了!”很甜的女声,像是服务员。

    “没事没事,应该我说对不起才对!自己忘了带房卡,又怕吵醒我太太……

    这么晚还打搅你,真不好意思!你人又漂亮服务又好,我真的好感动!”这是秦俊的声音,油腔滑调的——原来他是这么进的房间!

    “您太客气了!您们都是李董的贵宾,李董刚刚吩咐过,一定要为您们做好一流的服务。”

    “嘀——嗒!——吱——”门好像开了。

    “谢谢,谢谢!太感谢了!这个……你收下,一点小意思!”——原来还给小费!

    “谢谢先生,您的心意我领了,但我们酒店是不让收小费的。不打搅您了,再见,晚安!”

    “吱——咔哒!”

    (听到关门声后,虽然知道后面要发生的事情,但田浩心里还是被揪了一下——关了门之后,酒醉沉睡的妻子就要毫无防备地直接面临色狼了……)

    接着,有图像了。(看样子摄像机是藏在公文包里,而包侧下端有个洞,摄像头刚好可以露出来。现在,镜头盖打开了。——“妈的混帐,竟然偷拍!我昨天怎么就没注意他的黑色公文包呢!”田浩忿忿地想。)

    随着光圈的慢慢适应,屏幕中也慢慢出现了妻子白芸清晰的面容,然后是慵懒醉卧于薄毯上的整个睡姿。(田浩记得昨晚离开前已经帮妻子盖好薄毯的,可能是在他离开后,妻子又上了趟卫生间吧?)

    美人醉卧,恰似海棠春睡,粉瓣带露,临风微颤,惹人爱怜,个中诱惑,别说当时房间里急欲采花的秦俊(图像明显地在抖动,还有画面外男人急促的呼吸声),连现在看着小小屏幕的女性叶薇也赞叹不已。全景很快变成了特写镜头,并在颤抖中慢慢移动,从穿着丝袜的小巧玉足开始,经过可爱的圆膝、被粉红细花薄裙遮盖的细圆大腿,最后停留在他妻子的下腹秘处——虽然被裙子遮着,但柔薄的衣料软软地伏贴在身上,非常诱惑地浮现出腿隙和微微鼓起的阴阜形状。

    (这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景象,在别人看来是何等的香艳迷人,但田浩却心似刀割!)接着,镜头继续上移,停在白芸的胸部——不大,但形状优美,衬衫上面的纽扣解开了两个,可以看到白嫩嫩的小半乳肉和镂花的白色乳罩的上沿。

    随着镜头的又一次下移,裙子被一只男人的手掀到了腰间,终于看到美少妇内裤了!(这么保守的样式呀!——叶薇心想。)白色的棉布料子上印着几只小熊,上边还有个可爱的蝴蝶结。柔柔的棉布包着少妇饱满的阴部,鼓鼓的,形状诱人之极。更要命的是,在内裤底端的正中竟有一滩小小的椭圆形的湿痕!

    画面在这道湿痕上停留了大约半分钟,然后画面杂乱晃动,最后图像变成床单上一只女人的胳膊固定下来(显然是装着摄像机的公文包被放在了床上白芸的体侧)。接着是画面外用力的吸气声,再传来秦俊的自言自语:“……嗯!这尿臊味还真香啊!你这小娘们……撒完尿都不擦的啊,这么不讲卫生……来,让哥哥我打你几下屁股,看你以后乖不乖……来……转过来……对……好圆的屁股啊……叫你不讲卫生!(轻轻的一声“啪”)……叫你不擦!叫你不擦!(轻轻的“啪、啪”)……”

    (那几声“啪”是秦俊拍打在妻子白芸嫩嫩的屁股肉上的声音,但田浩此时却感到那简直是打在他自己发烫的脸上,火辣辣的!叶薇被摄像机里秦俊稍带顽皮的亵弄逗得本想笑的,但看看田浩气得煞白的脸,硬生生地忍住了。)

    一阵悉悉簌簌的声响后,画面又开始杂乱的晃动,经过几番调整最后终于固定下来(看位置,摄像机应该是摆在靠墙的衣柜里)。现在,白芸侧身屈体躺在床上,仍是毫无知觉,裙子掀在腰际,圆圆的屁股翘向画面——虽然还有内裤的遮挡,但两瓣浑圆的臀肉和中间凹陷的臀缝在内裤的紧紧包裹下,还是被诱人勾画出来。接着,一个裸体男人进入画面,坐在了睡美人的身旁(原来在摆好摄像机之前,秦俊已经脱光了自己)。

    好像是故意折磨现在正看屏幕的田浩似的,屏幕里秦俊慢吞吞地脱着他妻子的衣服,就一件衬衫、一条裙子和一个乳罩,他竟脱了足足有十分钟!脱一件,就对睡梦中的少妇亵语评价几句,东摸摸西捏捏,这里嗅嗅那里舔舔,还把他妻子的身体翻过来转过去的,好像根本不怕会弄醒她。(虽然已经知道后来妻子醒过来的经过,但这时田浩还是紧张地在心里对妻子呼喊:“快点醒来吧,老婆!

    快点,老婆!”)

    终于,像剥了皮的香蕉似的,白芸被剥得只剩一条内裤,白嫩嫩地躺在淡棕色的毯子上。娇小玲珑的躯体,显得那么精致纤细,而饱满的乳房和弯曲的骨盆弧线又凸现了女性的柔美和性感。尤其是淡淡乳晕上刚刚被秦俊吸吮过的rǔ头,小小的、红红的,翘翘地挺立在房间空调的冷气中,煞是惹人爱怜。

    接着,秦俊瘦长的裸体压在他妻子身上,头埋在她胸前乳房间一阵乱拱乱舔——他妻子开始发出断断续续梦呓般的呻吟……

    后来,秦俊趴在他妻子身上吻着她的脸和唇,一只手在她乳房上不停捏弄,另一只手在她腿间的内裤上不断地搓揉——他妻子无意识的呻吟声也渐渐多了起来……

    再接着,秦俊分开他妻子的双腿,整个头都钻到她的胯间,用脸、嘴和舌头在她的羞处拱扰、舔逗着——他妻子的手下意识地伸到自己胯下,推拒着秦俊的头,呻吟声中也有了具体的词汇:“阿浩……别弄了……痒……那里是……人家的……小豆豆……”(“小豆豆”是田浩和妻子欢爱时,私底下对妻子yīn蒂的昵称。听到这里,叶薇强忍笑意,但感到自己下面的“小豆豆”也有点痒了;田浩的心里却是酸痛难忍!)……

    再后来,当秦俊想脱她最后的遮羞物时,他妻子终于适时地醒了……

    先是尖叫,接着就是激烈的抗争和叫骂声……然后是渐趋无力的挣扎和求饶声……

    录像播放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像妻子向他叙述的那样……直到她施计把小剪刀骗到手,拿剪刀对着自己的喉咙威胁说要自杀,叫秦俊别再碰自己。(田浩一边庆幸,一边在想叶薇刚才的表情——我按门铃和敲门的声音应该快要响起了吧?难道事情真的还会有变故?)